第798章 陷阱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129字
  • 2022-03-23 20:09:39

“没事,村民们帮了我这么多,这都是我应该回报的。”张晓凡轻描淡写道。

于大佑拗不过张晓凡,也只能这么办。

“还有就是,你跟乡亲们说,咬死他们家禽和牲畜的野兽,已经被我击毙。”张晓凡避免以讹传讹,造成不必要的恐慌,随便编了一个说法,“是一头擅长攀爬的花豹。”

于大佑闻言,赶忙望了望四周,好奇问道:

“张老板,那花豹的尸体呢,怎么我没看到。”

张晓凡就知道于大佑死脑筋,只能再次编了个谎:

“已经埋了,毕竟是大自然孕育的生灵,理应得到应有的尊重。”

听到张晓凡这么说,于大佑顿时觉得张晓凡的身躯,又变得伟岸不少。

像如此敬畏自然的觉悟,是他一个泥腿子怎么都赶不上的。

这时,张晓凡的手机震动起来。

张晓凡掏出手机一看,是柳虹蕾打来的。

他不猜也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事,将补偿乡亲们的钱,转给于大佑后,他就打了回去。

“柳队,有什么事吗?”张晓凡客套问了一句。

柳虹蕾兴奋表示:

“我已经大概确定了那个放日记的保险箱所在。”

听到这个消息,张晓凡迫不及待道:

“我们现在就过去吗?”

“今天恐怕不行。”柳虹蕾道:“我临时有点私事要办,你看明天怎样?”

对此,张晓凡没有意见。

挂了通话,张晓凡刚想去看下对村民补助的落实情况。

一辆崭新的兰博基尼,开到了村委会空地上。

张晓凡一看车牌,就认出那是宋威鸿的座驾。

他二话不说从水厂下到了村委会,迎上去道:

“宋兄,你怎么有空过来?”

据他所知,优宠发展迅猛,已经攻下海城很大一部分市场。

宋威鸿应该忙得不可开交才对。

“我这不是向好兄弟汇报喜讯来了吗?”

说着,宋威鸿就将一份财报递上。

张晓凡简单看了一眼,惊诧道:

“赚了这么多?”

“你小子可以啊!”

宋威鸿谦虚道:

“那还不是托了你的福。”

“如果不是你研发出了宠物粮的新配方,估计我还在为资金抓破脑袋呢。”

张晓凡客气笑道:

“我就出了点技术而已,根本算不了什么。”

宋威鸿的女友沈菲儿,直接递上银行卡道:

“张老板,您就不用谦虚了。”

“这是之前商量好的,分给您的利润。”

张晓凡怎么敢接,连忙推辞:

“我暂时不缺钱。”

“现在优宠正值上升期,哪都要花钱,用这些资金继续把市场扩大才是正道。”

“张老板,开拓市场的资金,早划出来了。”沈菲儿道:“您还是收下吧。”

宋威鸿接着规劝:

“是啊,你不拿,我就成忘恩负义的小人了。”

听到两人这么说,张晓凡没办法,只能将银行卡接了过来。

“这张卡是以你公司法人的身份开的,密码六个六。”宋威鸿解释道:“以后,公司的分红,都会打到你这行卡里来。”

张晓凡点头,觉得宋威鸿做得还真是周到。

他果然没有看错人。

突然,沈菲儿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走到一旁接听。

不多时,沉着脸走回来道:

“威鸿,又是你们宋家人打来的。”

“自从你将他们拉黑之后,他们就一直将电话打到我这里来,烦死了。”

宋威鸿安慰出声:

“那你也将他们拉黑不就得了吗?”

“反正我都已经跟宋家断绝了关系。”

“可是,大小姐刚才说,今天是老奶奶的七十大寿,宋家子弟全都要到场。”沈菲儿道。

“不去!”宋威鸿直接拒绝:“去了也只会添堵。”

“那帮畜生根本没将我当回事,难道又要看他们的脸色吗?”

沈菲儿举棋不定,劝道:

“大小姐都打电话过来了,说明宋家还是挺重视这次老奶奶寿宴的。”

“重视个屁!”宋威鸿没好气道:“据我所知,这次寿宴,看似是给老奶奶庆生,实则是为宋承志的未婚妻,专门架设的陷阱。”

宋承志的未婚妻?

这让张晓凡瞬间想起在海城人民医院,他偶然遇见过宋承志。

当时,他就自称柳虹蕾是他的未婚妻。

“你说的那个未婚妻,该不会是治安队长柳虹蕾吧?”张晓凡连忙问道。

宋威鸿诧异,他没想到张晓凡竟然会知道,点了点头:

“没错,宋家大少的未婚妻正是柳虹蕾。”

“刚才你说的陷阱又是怎么一回事?”张晓凡关心道。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宋威鸿将自己听到的消息,说出:“似乎是有人向宋家施压,要求必须尽快完婚,所以宋家打算采用非常手段。”

闻言,张晓凡瞳孔骤缩,脸色顿变。

他呼吸急促问道:

“那宋老太的寿宴在哪举行?”

宋威鸿不知道张晓凡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激动,回应道:

“就在宋家,张兄弟,怎么了吗?”

不等宋威鸿把话说完,张晓凡已然冲了出去。

这让宋威鸿和沈菲儿看得是一头雾水,不知所措。

与此同时,宋家大院,张灯结彩,到处充满了喜庆气氛。

前来为宋老太祝寿的宾客络绎不绝。

柳家作为名义上的亲家,当然不可能缺席。

柳虹蕾本来不想来的,但碍于父母强硬的态度不得不来。

“虹蕾,一会碰到老奶奶和宋大少爷,给我放乖巧点。”柳虹蕾的母亲叮嘱道:“别整天跟人家欠了你钱似的,板着个脸。”

柳虹蕾没有回应,她跟宋承志是包办婚姻,根本没有任何感情。

让她对着这么一个人笑,那是不可能的。

“你这个死丫头,听到没有?”柳虹蕾的母亲见女儿不吭声,再次训斥了一句。

柳虹蕾的父亲,上前打圆场道:

“女儿身为治安队的队长,常年面对罪犯,不苟言笑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你总不能让女儿成天嬉皮笑脸吧?”

“就你惯着她!”柳虹蕾母亲没好气道:“她的人生迟早要被你毁了。”

二老带着不情不愿的柳虹蕾跟现场嘉宾打招呼。

这里大多嘉宾都知道柳虹蕾是宋大少爷的未婚妻,为此也是格外热情。

这让二老觉得脸上有光,倍有面子,走路都生风。

“看到没有,这就是嫁给大家族子弟的好处。”柳虹蕾的母亲道。

柳虹蕾露出厌弃目光,完全不觉得有面子,让她嫁给一个草包,还不如光棍一辈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