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 仇河死了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08字
  • 2022-03-22 19:32:19

在柯奎龙一帮兄弟看来,一拳能带动气流,轰飞易拉罐还没什么了不起的。

可要是能将十米开外的易拉罐轰成碎渣,那就不是一般武者能够办到的了。

这显然是超越内劲,达到内劲外放,凝气成罡的宗师级手段。

“怎么样,现在你们可否认我这个教官?”黎乾道捋着胡须问道。

张晓凡上前补充道:

“黎老可是老牌宗师,你们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柯奎龙等人输得心服口服,在没有任何怨言,全都抱拳认了黎乾道这个教官。

张晓凡见状,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这么做,也是意识到柯奎龙等人最近有些盲目自大了。

完全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就他们这点实力,倘若遇上龙斗宗的高端战力,根本不够看。

“今后,多听从黎老的教导。”张晓凡鞭策道:“争取尽快提升实力,后面有一场硬仗要打。”

“是!”柯奎龙一帮兄弟异口同声。

周家。

自从张晓凡去了通城,周梓凌难得迎来悠闲时光。

只见他带着墨镜,躺在面向泳池的藤椅上,喝着女仆送上来的果汁。

“通城那边来消息没有?”他向一旁的孙管家问道:“按理说,仇河已经将张晓凡废了。”

“现在就等他将张晓凡押回来,给老子慢慢炮制了。”

孙管家笑着道:

“只要宗师出手,张晓凡就绝对逃不了。”

“怕就怕,仇河下手太重,直接就将那小子打得嗝屁了。”

“嗝屁了也没事。”周梓凌笑道:“将尸体运回来,老子照样可以将他大卸八块,丢去喂狗。”

说着,两人都阴恻恻笑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张晓凡这次插翅也难飞了,迎接他的只有惨无人道的折磨。

这时,前往通城的三个探子,总算回来了。

只不过,他们灰头土脸的,全身衣服都破烂了,跟难民没什么两样。

一看到三人如此德行,周梓凌从藤椅上起身,啪啪啪就是每人一个巴掌甩过去。

“妈的,弄成这样,还有脸回来!”周梓凌没好气道:“仇河呢,有没有将张晓凡带回来?”

听到周梓凌问话,三个探子迟迟没有回应。

一个个全都低着头,一副死了亲爹的模样,看在周梓凌眼中,恨不得再甩他们几巴掌。

“妈的,一个个都聋了吗?没听到老子问话?”周梓凌被气到不行。

他这是脑子有问题,才会派这么几个木头,前去追踪张晓凡。

孙管家见三人半天打不出一个屁,也是气到不行,瞪着他们道:

“还不快说。”

“就算那姓张的被仇河不小心打死了,少爷也不会责罚你们。”

周梓凌下达的指示,那是要将废掉的张晓凡带回来,让他亲自处置的。

为此,孙管家见三人这副德行,还以为张晓凡是被打死了呢。

三人对视一眼,许久才有一人开口:

“张,张晓凡已经回来了!”

听到探子这么说,周梓凌喜出望外,感觉全身毛孔都舒张了,格外的畅快。

“到哪了?”周梓凌迫不及待道:“在仇河那,还是送到我们周家了。”

周梓凌恨不得现在就去将废掉的张晓凡活寡了。

不不不,第一件事,应该是将张晓凡也给阉了。

将他那玩意做成烤肠,当着他的面,喂给狗吃掉。

再来就是将他的女人,一个个绑过来,活活折磨死。

自己虽然不行,但自己一堆手下可以啊。

虽然便宜了他们了,但只要能让那臭农民生不如死,他就无比痛快,也算报了他的断根之仇。

见周梓凌高兴得忘乎所以,手舞足蹈的样子,三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孙管家见状,直接一脚踹上去,催促道:

“还愣什么愣,快告诉少爷,那张晓凡押送到哪了?”

此刻,另外一个探子被拱了出来,他战战兢兢,缩着脖子道:

“现,现在他人在千户村。”

“千户村?”周梓凌费解了,“仇河怎么将他押到那边去了?”

“难不成,仇河在那边还有什么事要处理?”

孙管家想到什么,跟着道:

“宗师行事,一向飘忽不定,我们捉摸不透也很正常。”

周梓凌点了点头,笑道:

“也是。”

“不过,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弄死那臭农民了。”

“干脆我们直接过去跟仇河汇合。”

说着,周梓凌就要让人备车。

可刚才说话的探子,愁眉苦脸道:

“汇,汇合不了。”

“什么意思?”周梓凌脸色一下沉了下来,“难不成仇河还想违背我们当初的合作条件不成?”

该探子不敢再说下去了,只能又将另外一人拱了出来。

那人害怕极了,哆嗦了半天,才说出事情真相:

“因,因为,仇……仇河宗师他,他,他已经死了!”

“什么?”

听到探子这么说,周梓凌整个人都傻了,脑袋嗡鸣作响,根本转不过来。

他咂了咂嘴,喉咙中发出咯咯的声音,就好像被掐住脖子一般:

“到,到底怎么一回事?”

“仇河怎么可能会死?”

“是受到那臭农民暗算,一起同归于尽了吗?”

就是孙管家都瞪大了眼睛,宛如听到什么天荒夜谈一般,呆愣在那,喃喃自语:

“怎么可能,仇河可是一代宗师啊,竟然和一个臭农民同归于尽了?”

他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内劲武者和宗师那可是有着天渊一般的差距啊!

想到什么的孙管家,缓过神来,面向周梓凌宽慰道:

“虽然事情出乎了我们的意料。”

“不过还好,张晓凡这个心腹大患,总算被我们给除掉了。”

听到孙管家这么说,周梓凌也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没错,只要死了就行!”

就当周梓凌觉得消息还不算太糟糕之时,刚才汇报的探子,却当场泼了他一盆冷水,让他瞬间从头凉到脚。

“少,少爷,不是同归于尽了。”

“而是仇河宗师被那姓张的杀了。”

随之探子将最终结果说出,周梓凌和孙管家当即如遭雷劈,呆立当场,灵魂都要出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