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势利眼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166字
  • 2022-03-17 20:32:25

听到韦俞深这么说,严靖皱了皱眉。

但碍于对方身后的两位强者,也不敢再多吭一句。

闻言,柳虹蕾也不是很舒服,谢绝道:

“不好意思,我们本来就是一队的,并没有打算加入你们的意思。”

说罢,柳虹蕾就要走。

韦俞深没想到柳虹蕾这么有个性,不过他更喜欢了。

他上前拦住柳虹蕾的去路:

“带上那两个累赘也行,不过,他们必须听我的命令。”

“你也知道,我是为了他们好,以免他们进了山,糊里糊涂送了命。”

听到韦俞深这么说,张晓凡目光一凝,就要发作。

柳虹蕾不想节外生枝,凑到张晓凡耳边,小声道:

“张神医,先忍一忍。”

“不用和这帮人置气,任务为先。”

在柳虹蕾看来,只要能为民除害,找回失踪人员,跟这帮人组队也不是不行。

对此,张晓凡也没有多说什么。

“既然都谈拢了,那我们现在就进山吧?”韦俞深凑上前来,笑着提议。

张晓凡看了一眼天色,眼看太阳西斜,就要落山了。

到了晚上,山林里将更加危险。

为此,他提出建议道:

“天色不早了,还是明天进山为宜。”

听到张晓凡这么说,韦俞深看了过来,当场讥讽出声:

“像你这样的胆小鬼,还是尽早退出的好。”

“以免进了山,被吓尿了裤子。”

闻言,韦俞深身后的一帮手下,也全都捧腹大笑起来。

张晓凡这次并没有动怒,因为他知道,此刻这些笑得最欢的家伙,也将会是死得最快的。

柳虹蕾此刻面色也不是很好看,他没再理会韦俞深,而是询问了张晓凡的意见。

张晓凡看到这帮家伙急着去送死,他也没有要再做阻拦的意思。

反正,他只要顾好自己人就可以了。

“现在进山也可以,不过,不能深入。”张晓凡对柳虹蕾道。

柳虹蕾点头,看向韦俞深:

“可以进山,但我们不会深入。”

韦俞深戏谑笑道:

“你们深不深入,那是你们的事,反正我们是要深入的。”

说罢,韦俞深就让人在村中找了一个向导。

向导正是大石村的村长,名叫刘老根,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猎户。

山脉发生怪事之前,他就经常在山中打猎,对那一片地带可谓了若指掌。

可如今,他一听到要去原始山脉,整个人就不自觉哆嗦起来:

“几位爷,不是我刘老根不肯做这向导。”

“而是这山真的不能进啊。”

面对刘老根的退却,韦俞深什么也没说,直接丢出一大摞钱:

“这里是一万块,去不去?”

刘老根看了一眼拍在自己面前的钱,暗暗吞了吞口水,但最终还是拼命摇头:

“不能进,就是不能进,你再给多少钱都没用。”

“据说,这是村民们开山采石,触怒了山神。”

“只要进山,山神就会降下神罚,谁都无法幸免。”

听到刘老根的话,严靖凑到张晓凡耳边,小声嘀咕道:

“该不会真的是山神作祟吧?”

“天底下哪有什么怪力乱神,那个治安处给的照片,你也不是没看到。”张晓凡回应。

即便张晓凡这么说,严靖还是害怕得不行。

他又凑到柳虹蕾跟前,道:

“柳队,我看我们还是等明天一大早再进山吧。”

“这眼看天就要黑了。”

柳虹蕾淡淡表示:

“看大石村的向导怎么说,如果他能带我们进山,那再好不过。”

闻言,严靖一脸无奈,现在他只能期盼刘老根脊梁真的够硬,不会为金钱所折腰了。

“十万,去不去?”此刻,韦俞深已经不耐烦,直接提道:“不仅如此,我还会投资你们村,让你们的采石生意,做得更大,甚至卖到港城去。”

韦俞深开出的条件,让刘老根脑袋嗡鸣,狂喜不已,感觉就跟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一般。

十万向导费用,外加港商投资,他有怎可能抵抗得了。

“行行行,只要您能来我们村投资,我这条老命豁出去又何妨。”刘老根兴奋不已。

当即就让自己孙子,回去将他那把许久没用的土制猎枪拿来。

看到态度强硬的大石村村长最终还是被买通了,严靖不免心如死灰。

看来,这山是非进不可了。

有了向导指引,一行人简单休整了一番,就开始往山脉方向进发。

刘老根讨好式走在韦俞深左右,不停为他介绍着大石村的风光:

“你看这里的山水多漂亮,还有这里的梯田,也是港城绝对看不到的。”

“如果开发成为旅游景点,那也是相当有看头的。”

柳虹蕾见状不免摇头。

这刘老根哪是来当向导的,分明是拉投资来了。

张晓凡也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如果能全身而退,还能拉到港商的投资,如果他是这儿的村长,他也干。

韦俞深被吵得无法忍耐,摆手道:

“只要你能带我获得那妖物的血肉,多大的投资都不是问题。”

听到对方这么说,刘老根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扛着土制猎枪就冲到了最前头。

刘老根刚走,他的孙子刘二庆,又舔着脸凑了上来。

对港城一帮人百般讨好,各种嘘寒问暖,送吃的喝得,以及送驱蚊水什么的。

反倒,张晓凡这边,他连看都不看一眼。

“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严靖最看不惯这种势利小人。

见人家港城来的有钱,就跟小狗一般摇尾乞怜,像是祖宗一般奉承着。

而对他们却理都不理。

“驱蚊水,我们也想要一份。”严靖被这儿的蚊子叮得受不了了,也想要一份驱蚊水。

可人家鸟都不鸟他,直接丢出一句:

“一千块一瓶,要不要?”

“一千块?”严靖没好气道:“就这种牌子的驱蚊水,外面超市顶多六块钱。”

村长孙子刘二庆,冷哼一声:

“那是外面,如今在我这,就得要这个价。”

“你这不是赤裸裸的宰客吗?”严靖不满。

刘二庆直接收起驱蚊水,嫌弃道:

“死穷鬼,不买就给老子滚蛋,哪那么多废话。”

“你……”严靖被气得不浅,恨不得暴揍这势利眼一顿。

其实,柳虹蕾也被蚊子叮到不行,她也想要驱蚊水来着。

可见对方这样的态度,索性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今也只能苦苦忍耐了。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张晓凡,在路边找了几种草药,结合灵液,随手就制作出了功效强大的驱蚊水。

“这个你试试!”张晓凡将自制的驱蚊水,递给柳虹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