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突破宗师之境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50字
  • 2022-03-16 20:44:42

张晓凡见状,笑了笑,顺便感谢了两人一句。

他知道,如果不是两人在场,关键时刻吸引仇河的注意力,他也没机会打出致命一击。

柳虹蕾笑道:

“互帮互助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柳虹蕾就猛烈咳嗽了两下。

她赶忙捂住嘴,再摊开之时,手上已经浸满了鲜血。

“啊!”严靖大惊:“柳队,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他就要冲出去叫医生。

张晓凡当场叫住他道:

“不用叫医生了,柳队的情况,我已经大致掌握。”

“啊?”严靖愣了愣,随后他才想起来,张晓凡就是当之无愧的神医啊。

他还犯傻,叫什么医生。

柳虹蕾看到自己这个情况,也不敢托大,静静坐在了一旁。

张晓凡没有什么诊治动作,就只是让严靖拿了一个水杯过来。

然后,在杯中倒了少许灵液,递给柳虹蕾:

“喝了它!”

柳虹蕾不明所以,看了看水杯中的水,并不像是什么中药的样子。

“放心,这水可比什么药管用多了。”张晓凡道:“喝了它,保证立竿见影。”

柳虹蕾并不知道张晓凡所谓的“立竿见影”,指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还是按照张晓凡的吩咐,将杯中的水喝了个干净。

严靖就这么看着,他也好奇,一杯水能有什么奇效。

可下一秒,柳虹蕾肚子之中,就传来咕噜咕噜的响声,就跟煮沸了的开水一般。

柳虹蕾能明显感觉到,喝进去的那些水,正在疯狂在她体内冲刷着。

四肢百骸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洗礼。

见状,张晓凡支会了一声:

“你可以去卫生间了。”

柳虹蕾疑惑,不知道张晓凡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下一秒,她脸色大变,二话不说捂着肚子就冲进了一旁的厕所。

此刻,严靖就更加看不懂了,问道:

“柳队这是?”

张晓凡笑了笑,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很快,卫生间内就传出惊天撼地的动静。

这让严靖直接瞪大了眼睛,惊愕道:

“张神医该不会给柳队吃了泻药吧?”

“这动静也忒大了一点!”

趁着这个时候,张晓凡也为自己做了全身检查。

按理说他硬吃了仇河这么多次攻击,体内残存的罡气,只多不少才对。

可当他内视自身,却发现他身体之内,干干净净,连一丝仇河留下的痕迹都没有。

“奇怪,那些罡气跑哪去了?”张晓凡困惑不已。

又在体内来来回回探查了好几遍,结果还是一样,没有任何异常。

这时候,他想起了胸前印记内的神农鼎。

这货就喜欢吞噬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莫非仇河打入他体内的罡气,也被这货也吸收了去?

他刚将神识投射在印记之内,就看到神农鼎正在吞噬罡气。

另外一角,还有几缕罡气,缩在角落上下窜动,根本跑不出去,很快这些罡气也将成为神农鼎的口粮。

“我说我体内的罡气都去了哪?”张晓凡暗自嘀咕:“原来都被神农鼎弄到这圈起来,准备慢慢想用了。”

竟然神农鼎能够吞噬这些罡气,他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此刻,他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如今只要调息打坐一会儿就行了。

当他运转内劲之时,却惊愕发现,在他丹田气海深处,竟然出现了丝丝罡气气旋。

“不会吧,仇河的罡气都渗透到这里来了。”张晓凡大惊。

还以为神农鼎清除得不够彻底,正准备亲自将这些罡气祛除。

可下一秒,他惊喜地发现,这些罡气竟然受他意志控制。

并不是外来破坏他身体机能的罡气。

也就是说,这是他自身由于内劲凝练,而诞生出来的罡气。

“我这是突破成为宗师了?”张晓凡欣喜不已。

为了进一步掌控自身的罡气,他将目光瞄向桌面上一个花瓶。

宗师能够凝气成罡,吐息如箭,他也想尝试下,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成为了一名宗师。

“噗!”

张晓凡调动气息,张口就是一道气劲吐出。

然而,一旁桌面上的花瓶连动都没动一下,只是上面插着的康乃馨,花瓣微微动了动。

“奇怪,罡气没被调动出来?”张晓凡暗道:“难道我突破的是假宗师?”

不信邪的他,又再次尝试了几遍。

终于在尝试第六遍的时候,他成功了。

只听“咻”的一声,一道罡气好像利箭一般被吐出。

击中桌面上的花瓶,哗啦,花瓶应声炸开,化作一堆碎片。

就连上面插着的康乃馨,也同时化作了天女散花。

“啊!”一旁正在发呆的严靖,被身旁发生的变故吓了一大跳。

他赶忙从凳子上站起,惊恐地盯着桌面上的花瓶。

“什么情况,这是?”严靖好像见鬼一般道:“好端端的花瓶,怎么会突然炸开?”

他看向张晓凡,想从张晓凡那里得到答案。

然而,张晓凡却没有要吐露真相的意思,只是淡淡道:

“可能被太阳晒久了,烫得裂开了吧?”

严靖不明缘由,虽然他不觉得有这么简单,但只能接受这个答案。

当他将破碎的花瓶打扫完毕,柳虹蕾这才从卫生间出来。

为了掩饰尴尬,她率先开口道:

“不好意思,天气太热了,我在里面补了个妆。”

“对了,你们应该没闻到什么怪味儿吧?”

张晓凡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也没有揭穿,笑着表示:

“没味儿,医院嘛,就是一些消毒水的问道。”

听到张晓凡这么说,柳虹蕾就放心了。

怎料,打扫完花瓶碎片,刚走回来的严靖,直接就捏住了鼻子,皱眉喊道:

“什么味道啊,怎么这么臭?”

听到严靖这么说,柳虹蕾就知道刚才张晓凡是善意的谎言,为了就是不让她尴尬。

如今,严靖都闻到了。

她也不好意思再待在这,直接掩面而逃。

由于办理出院手续,还要点时间,张晓凡就在阳台上舒展了一下筋骨。

如今他已经是宗师,对天地灵气的感知,都比以前灵敏不少。

像这家医院,灵气就还不赖,从树梢上筑满了鸟巢,便可看出一二。

这时,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的柳虹蕾兴高采烈回来。

“张神医,张神医!”柳虹蕾激动无比道:“你给我喝得的是什么水啊,也太神奇了吧?”

“我发现我已经突破到内劲后期了。”

而且,她拍出浑身糟粕后,她以前战斗留下的暗伤,也几乎痊愈了。

如今她身轻如燕,只要她想,能轻松从这边的阳台,跃到对面大树上去。

“恭喜了!”张晓凡简单祝贺了一句。

柳虹蕾这时,凑了过来,小声道:

“正神医,那是你调配的神药吗?能不能再给我来一点?”

张晓凡错愕,连忙道:

“那可不是能助武者突破的仙丹。”

“其实你底子在那,我给你的灵液,只是将你一些暗伤祛除。”

“随之内劲进一步凝练,突破也就水到渠成了。”

听到张晓凡这么说,柳虹蕾这才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突然,柳虹蕾的手机响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