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 战后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13字
  • 2022-03-16 20:44:19

张晓凡看着面前带着一丝焦糊味的仇河尸体,也是难以相信。

他果真干掉了一名宗师?

不过,很快一阵疲惫感传来,他体内的内劲已经全部耗空。

他脸上浮现一丝笑容的同时,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笔直倒了下去。

严靖见状,愣了半晌,手中还死死握着没有起到一丝卵用的手枪。

他看了看稻田中昏迷过去的柳虹蕾,又看了看耗尽气劲昏死过去的张晓凡。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先查看谁的情况是好。

好在这时,柳虹蕾苏醒过来。

她看了看散落在一边,已经被打出一个深深拳印的防弹车门,深深吸了口气:

“幸亏公务车的防弹车门够结实,要不然我已经是一具尸体。”

这时,严靖看到她醒来,赶忙冲了过来,大叫道:

“柳队,你没事就好了,真的吓死我了。”

刚才的战斗,真的比好莱坞大片还要震撼,他至今脑海中,还不停闪烁着,张晓凡捅出小剑,火柱冲天,将宗师仇河捅了个对穿的画面。

“仇河呢?”柳虹蕾放眼望去,竟没有看到两人身影:“张神医呢?”

由于稻田地势较低,往上并不能看到,在乡道上躺尸的两人。

严靖赶忙将她从稻田中抚起,说道:

“战斗已经结束了,张神医战胜了,如今都躺在上边呢。”

听了严靖的话,柳虹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胜了?”

“那可是宗师啊?”

她以为严靖是在消遣自己。

严靖拉着她,就往上面去:

“真的,我没骗你,不信你自己看。”

当柳虹蕾被搀扶到乡道上,就见张晓凡和仇河躺尸在那。

仇河胸口还出现了一个巨大孔洞,关键在那孔洞边缘,还传出类似烤肉的问道。

“这,这是怎么办到的?”柳虹蕾咽了下口水,问道。

严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说道:

“这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是好,总之就跟看电影一般。”

“看电影?”柳虹蕾闻言,就更加困惑了。

严靖挠了挠头,正想着要如何描述才好。

柳虹蕾看到一旁躺尸的张晓凡,就连忙改口道:

“这事,以后慢慢说不迟。”

“先将张神医扶到车上去,也不知道他伤得严不严重?”

严靖马上照办,将张晓凡驮着塞进了严重变形的公务车中。

他看着连门都没了一边的公务车,向柳虹蕾问道:

“柳队,你说这车都这样了,还能开吗?”

柳虹蕾没好气道:

“不开开看,怎么知道?”

严靖东摸西找,还好在上衣口袋,给他找到了车钥匙。

两人上车,系好安全带,严靖就发动车子。

车子传出一阵打火的声音,发动机还真被激活了。

“我的天,都这样了还能开,看来我们治安处的公务车,质量还是杠杠的。”严靖笑着,将车开上了被轰得坑坑洼洼的乡道。

看到那一条条深深的沟壑就知道,刚才的战斗,到底有多么恐怖。

“去山脉调查失踪人员的任务先不急,等张神医把伤养好再说。”柳虹蕾吩咐了一句。

严靖点头,在前方来了个紧急调头,就往通城就近的医院而去。

数个小时后,张晓凡才悠悠转醒。

他发现此刻自己正躺在病床上,一旁还吊着输液瓶。

见张晓凡醒了,柳虹蕾激动不已,即便她也受了伤,但还是选择前来照料张晓凡。

“严靖,去叫医生!”柳虹蕾有些憔悴,向一旁正在打盹的严靖喊了医生。

严靖身子一晃,差点没从凳子上摔倒。

当他看到张晓凡已经醒来,也是激动不已,二话不说就冲出去叫医生了。

很快,医生进来,让护士简单检查了一下张晓凡情况。

她看了一眼监护仪上的数据,不免感到吃惊:

“怎么可能?我从医三十年还从没见过这样的情况?”

听到医生这么说。柳虹蕾还以为有什么问题呢,连忙问道:

“医生,我朋友这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医生解释:“只是他的恢复速度实在太快,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其余几个护士,看着监护仪也是一脸不可思议。

明明送过来的时候,病人身体各项机能都要衰竭了。

可谓离死亡就差一步之遥。

然而,如今再看监护仪上的数据,已经跟正常人无异了。

不对,应该说比正常人还要强健。

听到医生这么说,柳虹蕾和严靖都表示了感谢。

医生还想做进一步研究,毕竟像这样特殊的案例,百年都难得一遇。

可张晓凡却直接打断了他们,淡淡道:

“柳队,我已经没事了,让他们都出去吧。”

听到张晓凡这么说,柳虹蕾也只能请医护人员出去。

医生没办法,也只能出去。

可惜了这么好的探究材料。

张晓凡直接拔了输液管,坐直身体道:

“我就是内劲耗空了,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倒是你,为了救我,受了仇河重重一拳,不好好休养就算了,还跑来这里看护?”

严靖这时插话道:

“就是……”

不能严靖把话说完,柳虹蕾就打断道:

“我是跟严靖轮流照看的。”

“而且,我的身体也……”

柳虹蕾的话还没说完,手就被张晓凡抓住了。

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温暖触感,柳虹蕾脸上迅速爬上了一抹红晕。

之前在千户村,张晓凡为了帮她取子弹,身子就已经被看光了。

如今更是被张晓凡握住了手。

她内心没有什么波澜,那是不可能的。

就是一旁的严靖看到这,都以为两人这是在公然撒狗粮。

“什么情况,柳队跟张神医这么快就好上了?”他暗自嘀咕着。

其实张晓凡只是在检查柳虹蕾的伤势罢了。

因为他知道,即便有防弹车门挡了一下,但宗师的力量也不是这么好驱散的。

宗师的罡气一旦入体,以普通医生的能力,根本无法祛除伤势,会成为巨大隐患。

严重的话,武道境界会就此止步,这辈子都无法寸进。

如今他抓住柳虹蕾的手,稍微检查了一番,就发现了一丝端倪。

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柳虹蕾体内还残留着一丝罡气。

那罡气霸道异常,正在一点一滴破坏着柳虹蕾的经脉。

虽然柳虹蕾现在还看不出来什么,但时间一长肯定承受不住。

这时,柳虹蕾害羞地直接抽回了手,红着脸,一副小女人的姿态道:

“我的身体我比谁都清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看到自己队长露出如此小女人模样,严靖也是啧啧称奇。

被大伙儿称作母老虎,大姐头的柳虹蕾,竟还会有如此娇羞的一面。

他感觉太阳就跟打西边出来一般。

“柳队,你是不是脸红了?”严靖趁机打趣了一句。

“闭上你的狗嘴!”柳虹蕾怒斥,当即重重砸了严靖脑袋一拳。

严靖捂着头,疼到不行。

暗道,果然母老虎还是那个母老虎啊。

默默站在一旁,再也不敢多吭半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