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助纣为虐的下场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71字
  • 2022-03-13 20:53:13

这时候于晴冲了出来,喊道:

“张老板,除了这些订单外,请求合作的电话还源源不断打来。”

“我们这边根本接不过来。”

看到眼前景象,以及于晴所汇报的情况。

张晓凡不猜也知道,这跟海城报社的专访有关。

如今孔家彻底完了。

周家的恒水集团也朝不保夕。

他们乐农正好填补了市场空缺,才会造成如此盛况。

“你先去把电话线拔了。”张晓凡直接下令道。

听到这个指示,于晴都懵了。

“张老板,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于晴疑惑:“这些可都是实打实的生意啊。”

张晓凡笑道:

“现在全海城的超商,以及饮用水公司都想跟我们合作。”

“我们根本不愁卖。”

“要谈的话,就让他们亲自派代表过来,必须拿出实打实的诚意,否则免谈。”

得知张晓凡的意图之后。

于晴当即将电话线给拔了。

一下子,水厂对外办公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走进办公室,张晓凡就发现一帮员工全都累趴在岗位上。

为了让员工们得到更好的休养,他当场提道:

“于晴,给大家放半天假。”

“还有,将一些信誉比较好的合作伙伴名单给我。”

“我们要合作,可不能像恒水集团一样,什么垃圾公司都签。”

于晴点头,从一堆订单中,选出了十多份递给张晓凡。

张晓凡简单过目了一遍,就全都签了字:

“这些企业的信誉确实不错,你就先安排给他们发货。”

“至于其他的订单,等看了他们的诚意后再说。”

于晴按照张晓凡的安排,马上就去让人着手跟进了。

下午,带着诚意来到千户村水厂谈合作的代表,比张晓凡想象的还要多。

就连水厂前面的空地,都不够停放来访的车辆了。

“于晴,这里就交给你了!”张晓凡简单交代了几句,就飞快跑了。

没办法,这么多人要见,他要见到什么时候啊。

于晴就知道张晓凡这个甩手掌柜,会第一时间落跑。

所以,早就制定好了应对方案,倒也有条不紊。

忙里偷闲的张晓凡,刚想找个僻静的地方研究下陈富阳给自己的玉符。

毕竟,来自宗师的威胁还没有解除。

实力能提上去一点,就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可没等他拿出玉符,口袋中的手机就响了。

他发现是彪哥打来的,接听问道:

“阿彪,有什么事吗?”

彪哥连忙汇报道:

“张老大,我无意中获得了一个消息。”

“是有关海城电视台主持人戚朵儿的。”

对于戚朵儿,张晓凡可没有什么好印象。

要不是对方采访了孔青山,当初乐农也不至于被黑得怎么惨。

即便现在真相大白,孔家和周家都得到了应有报应。

可戚朵儿对他的恶意,也依旧没有减少。

抹黑乐农的报道,更是一刻没停过。

“这个女人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张晓凡没好气道:“是时候抽点时间,给她一点颜色瞧瞧了。”

彪哥在电话那头回应:

“张老大,我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女人的微博,现在都还在那说您的风凉话。”

“各种影射您跟王主任勾结,污蔑孔家和周家。”

听到彪哥这么说。

张晓凡忍无可忍,问道:

“你拿到的消息,能一击毙命吗?”

“可靠不可靠?”

彪哥嘿嘿笑道:

“张老大,您放心,这是我做狗仔队的朋友拍到的,绝对真实可靠。”

“保证能让那贱女人,遗臭万年。”

张晓凡目光一凝,回复:

“很好,那就让她知道,助纣为虐的下场。”

对他来说,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根本就没被他放在心上。

可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

关键,还执迷不悟,一条路走到黑。

那他也只能成全对方,送她去跟孔青山作伴了。

傍晚时分,一则重磅消息,被一位匿名网友发布到了网上。

“海城电视台的主持人戚朵儿,涉及权色交易,以及为周家和孔家做虚假宣传。”

在这则爆料下方,还附上了几张戚朵儿跟周梓凌进出酒店的照片。

以及跟孔青山深夜车震的现场视频。

看到如此劲爆的内容,网友们纷纷点了进去。

将照片和视频是看了又看。

评论区更是直接炸开了锅:

“不会吧,戚朵儿可是海城电视台的台花啊,怎料却是这种女人?”

“这车震得这么厉害,一看就知道两人在里头做什么。”

“我滴乖乖,连七老八十的老头儿都要,这女人当真是一点下线都没有啊。”

一些戚朵儿的粉丝,看到这个重磅消息,更是直接崩溃了。

完全无法接受,他们冰清玉洁的女神,竟会如此下作不堪。

因爱生恨,他们全都涌入戚朵儿的微博,疯狂辱骂,各种荤话层出不穷。

“戚朵儿,你他妈就是个婊子。”

“亏我们还把你当做洁身自好的女神。”

“戚朵儿,别让我们在电视上再看到你。”

“你这个骚浪贱,根本不配当电视台主持人。”

此刻的戚朵儿,还美滋滋的化妆,准备出去跟追求她的阔少吃饭呢。

怎料,她还没有打电话让阔少来接她。

阔少就先打了过来。

看着一旁的手机不停震动着,戚朵儿暗爽自语道:

“还真是的,这才刚分开一会儿,就又忍不住的打给我了。”

“我这该死的魅力,还真是势不可挡啊。”

其实,现阶段她根本没有交男朋友的打算。

像她这样电视台上班的主持人,工作稳定,颜值在线,要怎样的对象没有。

光微博每天就有成百上千个男人,每天留言喊她老婆,想跟她发生点啥。

对于这些追求者,她也只当做长期的饭票,以及舔狗罢了。

耽搁了好长一阵,她才慢慢悠悠接听了电话,语带冷傲道:

“我快准备好了,你可以开车来接我了。”

她说这话的感觉,就好像高高在上的公主,施舍乞丐一般。

就当她以为能听到阔少的甜言蜜语,嘘寒问暖之际。

手机那头却传来难听至极的辱骂:

“婊砸,破鞋,连老头都来者不拒的骚玩意。”

“还想让本少请吃饭,死一边去吧。”

“对于之前,我送你的钻石、项链,以及名包、名表什么的,都给老子送回来。”

“否则,我不介意将你告到倾家荡产。”

一打开接听,就是这么一通连珠炮式的攻击,戚朵儿完全懵了。

整个人呆立在化妆镜前,脑子嗡鸣,思绪空白一片。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身为舔狗不是要对她百依百顺,绝尽全力满足她所有要求的吗?

“等等,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实在想不通的戚朵儿问道。

然而,对方根本没有再跟她多说半句废话的意思。

好像多停留哪怕一刻钟,就会让对方恶心欲吐。

嘟嘟嘟,就这样直接挂了通话。

这让她一阵茫然,且不知所措。

“我好像没做错什么吧,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戚朵儿愕然自语。

自信心史无前例遭受到打击。

但当她以为这只是个例之际。

静止没多久的手机,又疯狂响动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