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懂针灸的人惹不起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108字
  • 2022-03-09 23:49:32

在网络水军的刻意引导下,孔青山拿病患试验的话题,很快被压下去。

人们所聊的话题,也已经从医斗转到了明星八卦。

张晓凡离开现场,是因为接到了楚云曦的电话。

电话中,楚云曦说要给他一个惊喜。

祝贺他赢得了医斗。

当他按照楚云曦的提示,到了一处城郊的厂房。

看到楚云曦跟阿牛、阿虎在一块。

张晓凡上前询问:

“你所说的所谓惊喜呢?”

楚云曦往里走去,笑道:

“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楚云曦卖着关子,在前面带路。

张晓凡好奇问道:

“你怎么会跟阿牛、阿虎一起?”

阿牛、阿虎怕张晓凡误会,连忙解释:

“楚小姐让我们一起为你分忧,我们就来了。”

他们都知道,这位楚大小姐可是张老大的女人,当然不敢怠慢。

楚云曦打趣道:

“我就是借你几个人用用,至于这么小气吗?”

张晓凡连忙解释:

“我就是担心你的周全。”

“以后冒险的事,尽量少做。”

“我知道了!”楚云曦附和了一声。

几人沿着漆黑的甬道来到了位于厂房下方的地下室。

地下室很昏暗,即便有照明设备也亮堂不了多少。

在这里,却窝着两个人。

一人年轻俊朗,一人高大壮硕。

张晓凡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人的身份。

“孔成润?”张晓凡诧异问道:“你们将他绑来干嘛?”

楚云曦依旧卖着关子:

“等下你就知道了。”

阿牛阿虎上前,一脚将孔成润踹醒。

孔承润一睁眼,就看到面前的张晓凡,内心的一切疑惑都了然了。

原来他并不是因为猎艳而被报复了,而是因为张晓凡想拿他当人质。

当即大吼大叫起来:

“姓张的,你别以为绑了我作为要挟,就能赢了我爷爷。”

“告诉你,想挑战我爷爷,就你根本不够看。”

这货到现在还不知道,他那爷爷已经一败涂地。

楚云曦没有搭理他,而是直接问道:

“孔青山那老东西,二十多年前是不是收了一个义子?”

一听到他们是想打听这个消息,孔成润脸色都变了。

当然,打死他也不会说的。

“如果是为了这个,恕我无可奉告,你们休想得到任何消息。”孔成润有恃无恐。

他很清楚,这事事关重大,绝不可能吐露半个字。

闻言,张晓凡就更加困惑了:

“义子?什么义子?”

楚云曦就知道张晓凡不清楚,向他解释:

“孔青山之所以能起势,是因为当初救了一个身患绝症的婴儿,可我偶然得到一个消息,听说当初那是一对双胞胎。”

“患绝症的那个婴儿被掉包了,号称被医治好的那个,其实根本没病,只是拿出来作秀的。”

听到楚云曦将当年的事脱口而出,孔成润脸色煞白。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孔家这么隐蔽的事,竟然被一个女人获悉了。

这下,他们孔家恐怕有难了。

张晓凡面露惊喜。

楚云曦还真是他的福星。

他知道,仅凭医斗还不足以将这位医学泰斗彻底打倒,但如果加上这件事,就不一样了。

“孔成润,可有这样的事?”张晓凡亲自上前逼问。

孔成润内心慌得一逼,但外在依旧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

“就这种小道消息,你们也信?”

“告诉你,我孔家靠的可是真本事发家,根本不屑做这种下三滥的事。”

孔成润难得硬骨头一把,咬死不承认。

“张老大,像这种人就应该狠狠修理一顿。”阿虎上前道。

阿牛也跟着附和:

“不打,他就不会老实。”

张晓凡点头:

“那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看他说不说。”

阿牛阿虎对着孔成润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一旁的保镖穆纲,其实也早已经醒了。

不过看到孔成润被修理得这么惨,就又赶忙闭上了眼睛,继续装死下去。

反正,对于孔家的事,他一概不知。

这帮人也不会闲来无事为难自己。

孔成润被揍得惨叫连连,双眼青紫一片,都要成国宝熊猫了。

但即便如此,他也依旧死鸭子嘴硬:

“张晓凡,你有本事弄死我啊!”

“除了使用暴力,你还会什么?”

他很清楚,爷爷是家族立足之本,爷爷要是倒了,家族就真的完了。

只要他不说,张晓凡总不能真弄死他。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张晓凡摆了摆手,示意阿牛阿虎退下。

只见他从口袋取出一套银针。

银针上还有淡淡血迹,那是治疗陈富阳和范宇哲小朋友之时留下的。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绝不会用行医工具做其他事情。

但现在,他也是迫于无奈。

一看到那闪着寒光的银针,孔成润就吓得哇哇大叫:

“姓张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不是说我只会使用暴力吗?”张晓凡蹲下身子,捏着银针,在孔成润面前晃了晃:“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非暴力的恐怖。”

“不要,你不要过来!”孔成润大叫:“你让他们打我吧,怎么暴力都行。”

听到孔成润这么说,楚云曦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说真的,此刻的张晓凡确实挺恐怖的。

就算孔成润骨头再硬,恐怕也顶不住吧?

“孔成润,你既然是医学世家出身,应该知道人体的麻痒穴在哪吧?”张晓凡淡淡问道。

一听到“麻痒穴”三个字,孔成润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张晓凡,老子告诉你,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屈服的。”孔成润用最怂的口气,说着最硬气的话。

张晓凡笑道:

“那就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挨得住了?”

说着,张晓凡手中的银针嗖嗖落下。

分别扎在了血海、曲泉、膝关三大麻痒穴上。

孔成润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可下一刻,他却发现自己被扎,根本不痛不痒,当即讥讽起来:

“张晓凡,看来你的针灸功法也不过如此。”

“即便我的三大麻痒穴被你扎了,我也依旧神清气爽,没有半分不适。”

看着孔成润一副嘚瑟的样子,楚云曦就恨不得上前踹他两脚。

不过,张晓凡确实施针了啊?

怎么这货还如此嚣张?

难道张晓凡没有扎对正确位置?

就在她想不通之际,张晓凡却笑着解释:

“放心,很快你就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