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你早该死了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30字
  • 2022-03-06 22:04:34

林沐嫣轻轻拍着助理的背,安慰道:

“放心,说不定还有转机。”

“转机,哪里还有转机?”陈思梦啜泣:“那乐农的老板根本不懂医术。”

“我爸选到他,不会被折腾死就已经算万幸了。”

不知为何,林沐嫣就是看好那坐在右边位置的年轻人。

让她有种回到了金云小镇那时候的错觉,就好像她看到那位击败秦柏松的高手一样,莫名觉得有信任感。

而且,同样都跟她的的老同学张晓凡长得很像。

“难道……他就是……”很快,她又使劲摇头:“不可能,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这人在气质上,跟张晓凡有着明显的不同。

更何况,眉宇之间也有着明显的差异。

场中,医疗器械已经就位,小男孩范宇哲首先被贴上感应器。

紧接着,陈富阳也被接上。

显示仪上,心电图不停跳动。

但明显看得出来,那曲线的跳动幅度,要比一般人低得多。

“四十!”

“这边也是四十!”

几个负责打下手的护士,向医斗的孔青山和张晓凡汇报道。

两人类似的情况,正好能保证这场医斗的公平公正性。

看到如此情况,受邀观战的专家学者们纷纷议论起来:

“只有四十啊,这可比正常人低了一倍。”

“太棘手了,我如果不采用西医干预的话,是根本没法入手的。”

“两人仅靠中医针灸就想治好病患的病,感觉有些痴人说梦了。”

他们都能看出来,像这种病都是伴随终生的,基本不可能有治愈的可能。

顶多做到缓解。

现在就看两人谁缓解的病症比较大了。

戚朵儿这时候宣布:

“孔老先生,张老板,你俩可以开始治疗了。”

“待会治疗结束后,会有另外三位医学专家进行检查,确定这场医斗的结果。”

孔青山和张晓凡同时点了点头。

两人不约而同,选择了先号脉。

他们并非不信任科技仪器,而是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自己探出的病况,了解得肯定会更全面一些。

这边,张晓凡号完脉,还开始对陈富阳其他情况,进行更深入的了解。

而孔青山这边,则直接开始治疗了。

只见他拿出一套银针,银针上纹路奇特,让戚朵儿不免上前多看了两眼。

“孔老先生,您这套银针肯定有什么非凡的来历吧,也太特别了。”

孔青山也没藏着掖着,向众人介绍:

“这可是宋代一位名医传下的针灸银针,自我孔家继承后,已经有好几百年。”

“哇塞,这已经是一件古董了!”戚朵儿一个外行,也只能看点热闹。

而一帮的观战内行专家们,却看出了其中门道。

“妙手行血针!”

“这一定是妙手行血针!”

有人当场惊呼出声。

一听到这套银针就是享誉整个医学界的妙手行血针,在场专家学者无不擦亮眼睛。

林教授更是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没想到孔老对这次医斗,竟然如此重视,连这套传说中的法器都搬出来了。”

“这下,张小友恐怕有难了。”

“何止有难?”谢渊直接讥讽起来:“那肯定是必输无疑啊。”

“有这套银针,我老师必定能妙手回春,针到病除。”

再看张晓凡那一边,竟然还在为病人看诊。

站在孔青山这一边的专家学者,不禁摇头:

“那姓张的,都看了半天诊了,这是连病患的基本情况都没摸清楚呢。”

“一个商人跑来挑战孔老,本来就是个笑话。”

“哗众取宠,贻笑大方!”

他们直接给张晓凡这次医斗定了调。

此刻,陈富阳也心里没底。

张晓凡一直在他身上敲敲打打,也不知道行不行?

如果不行,他直接下去便是,以免被治出更大的毛病来。

“奇怪,还真是奇怪!”张晓凡检查完陈富阳的身体,不禁开始疑惑。

看到张晓凡面露浓重之色,陈富阳忍不住问道:

“怎么了吗?”

他在想这位乐农的老板,皱眉是几个意思?

难不成一个卖水的,还真能看出什么?

张晓凡盯着他,立正言辞道:

“按照你的病况,你早应该挂掉了才是。”

“可是你却还活得好好的。”

陈富阳愣住,这说的是人话吗?

难道希望他早点挂掉才正常。

“张老板,你几个意思?”他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

本来就对张晓凡不抱希望,现在就更看张晓凡哪哪都不是了。

“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张晓凡认真道:“我觉得你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制了你的病症,以至于你还能活到现在。”

“按照我对你身体状况的了解,早在三年前,你就应该一命呜呼了。”

听到张晓凡这么说,陈富阳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当即站起,甩头就走。

“对不起,你没办法对我进行治疗就算了,还说这样的风凉话。”陈富阳怒不可遏:“我就算病入膏肓,也轮不到你如此侮辱。”

现场众人看到陈富阳气呼呼就要走。

他们就知道,张晓凡这个破卖水的,果然没有一丁点真才实学。

要不然,病患也不会有如此反应?

孔青山瞥了张晓凡那边一眼,嘴角翘起一个轻蔑弧度:

“我这边都还开始下功夫,那边就已经宣告失败。”

“说什么要挑战我,就是一场笑话。”

亏他还以为懂得绝迹针法的人,会有什么高超的本事呢。

以至于他将法器银针都给带来了。

现在看来,大材小用了。

戚朵儿看到张晓凡这边一开始就出了状况,不免有些幸灾乐祸。

她赶忙冲到陈富阳面前,拦住他问道:

“请问陈先生,你为什么要放弃治疗?”

“是不是这位张老板的医术不行?”

戚朵儿这是在故意引导,就是要让张晓凡在人前下不了台。

这也是周梓凌给她布置的任务之一。

面对采访,陈富阳愤怒道:

“他说我早该挂了!”

听到陈富阳这么说,全场哗然。

谢渊更是直接拍案叫绝:

“林教授,这就是你看好的神医?”

“简直要笑死我了,哪有诅咒病患早就该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