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狗都不如的义子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20字
  • 2022-03-02 22:19:55

“当然啦!”楚云曦没好气道:“楚歌酒还是我楚家酿酒厂酿造的呢,给你送酒的楚家子弟,自然会将消息汇报给我。”

“大意了!”张晓凡开玩笑道:“哪天必须将送酒的人,全都换成我的人才行。”

“你敢!”楚云曦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

张晓凡笑着转移话题:

“对了,你在其他城市发展得怎样了?”

楚云曦扬了扬洁白的脖颈,得意道:

“当然不会差到哪去。”

“我在海城周边的城市,都布置了晨曦超市。”

“规模可比你这儿的大多了,你这里的顶多算是个小便利店。”

其实,张晓凡早就知道了,因为他也有一直留意楚云曦的近况:

“一共七十二家,而且都在海城附近的都市圈内,我说得应该没错吧?”

“好啊,你调查我!”楚云曦娇嗔道。

嘴里头虽然是不满的样子,但她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没想到张晓凡依旧在密切关注着自己。

不过,对于张晓凡的近况,她却有些担忧:

“对于乐农被黑这件事,我也已经知晓。”

“我调查过,之前出声的学者教授,大多都是孔老爷子的门生,此事很有可能是孔老爷子授意。”

“要是这位医学界泰斗亲自下场,就麻烦了。”

闻言,张晓凡目光陡然一寒:

“他要是不下场还好。”

“他要是敢下场,我就能让他声名俱毁!”

“你就这么有把握?”楚云曦翻身贴在了张晓凡身上。

“当然,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说着,张晓凡直接将楚云曦抱住放在床上。

次日一早,楚云曦偷偷换上衣服就准备离开。

她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享受鱼水之欢的。

虽然,这差点让她下不了床,但并不妨碍她行事。

只见她蹑手蹑脚,套上拖鞋带上车钥匙就出门了。

因为她知道,按照张晓凡的秉性,是肯定不想她参与进来的。

她在调查孔老爷子的时候,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不过现在还不能说,她准备给张晓凡一个惊喜。

对于详细情况,她需要继续调查一番才能确定。

红色奥迪开出了酒店车库,就直接往市中心的方向而去。

周家,别墅后方的小院内,杨语燕询问两名老奴:

“我表哥出关了吗?”

这两名贴身老奴都是她从杨家带过来的,必要时候可以联系上杨家。

“还没,不过也快了!”两老奴回应。

杨语燕点头:

“很好,除了这件事外,你俩看能否利用杨家的关系网,找到那位宗师的消息。”

“是!”两老奴异口同声领命。

另外一边,周梓凌坐在客厅沙发上,哪有半分孱弱的样子。

那天在杨语燕面前惊慌失措的模样,都是他特意装出来的。

为了就是让不问世事的母亲出手。

如今母亲那边已经搞定,他这边也没有要闲下来的意思。

“少爷,自从乐农发布澄清视频后,业绩又重新上去了。”孙管家道:“是否要请孔老爷子帮忙。”

“嗯,时机确实已经到了!”周梓凌眸光冷冽道:“给了希望再给他绝望,才是真正的报复!”

“孙管家,备车,我要亲自走一趟孔家。”

孔家,满是药香味的客厅,孔成润哭哭啼啼:

“眼看那姓张的水厂就要不行了,怎么又被他扭转回来。”

“爷爷,你一定要想办法啊。”

“孙儿的仇,可还没有报呢。”

孔青山见自己的好孙儿这样,也只能叹了一口气。

相比较那张晓凡,他孔家的儿郎,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废呢。

不过,敌人就是敌人,即便再逆天,那也是必须要除掉的存在。

“放心,爷爷这不是还没有出手吗?”孔青山相对淡定道:“等时机成熟,我定会给那姓张的致命一击。”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通报声:

“周少到!”

听到周梓凌来了,孔成润喜出望外:

“爷爷,周少来了,他肯定是有什么好主意。”

孔青山点了点头,跟孔成润一起迎了出去。

“孔老别来无恙啊!”周梓凌送上礼物。

孔青山让管家将礼物收起。

“请上座!”孔青山招呼道。

当几人落座后,周梓凌开门见山道:

“上次孔老的门徒,对那张晓凡的声誉,确实造成了一定影响。”

“不过这还不够!”

孔成润连忙插话道:

“周少,你是不是有什么好的办法?”

周梓凌点头,直接凑到孔青山耳边说了些什么。

孔青山当即露出恍然神情,点头道:

“放心,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周梓凌笑道:

“有孔老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定能让那姓张的吃不了兜着走。”

待周梓凌带人离开,孔成润迫不及待凑上来,问道:

“爷爷,周少都跟您说了什么啊?”

孔青山守口如瓶道:“有些事,说出来就不灵了。”

为了打击报复张晓凡,孔成润也只能收起好奇。

“管家,你去叮嘱孔家上下,这段时间不得在外惹是生非,不得落人口舌。”孔青山吩咐道。

管家领命,马上去通知了。

孔青山很清楚一点,那就是他一旦下场,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到时候,绝对不能再给乐农抓到反攻的机会。

这时,一个跟孔成润一般年纪的青年走了进来。

“孔一帆,最近你就别出去了,好好给我待在家中。”孔青山一看到青年,就下达了最严厉的禁足令。

孔一帆虽说是孔青山认的义子。

但相比较孔成润的待遇,可谓连狗都不如。

“听到没有,我爷爷让你最近哪都不许去。”孔成润上来,直接一巴掌拍在孔一帆的后脑勺上。

孔一帆被打得直接踉跄跌倒。

周围仆人看到,也全都讥笑出声:

“这哑巴,以为孔家赐了他孔姓,他就是这儿的少爷了。”

“殊不知,大家都只是把他当个屁而已,哈哈哈……”

面对众人的嘲笑,孔一帆的脸上满是麻木之色。

他虽然名义上是孔青山的义子,但孔家人从未把他当做自己人,对此,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