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情报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113字
  • 2022-02-24 20:51:25

就在刚才,柳虹蕾做了一个噩梦。

梦中,大雨倾盆,就像昨晚那个雨夜一样。

刀疤面目狰狞,拿着匕首在山道上追着她不放。

最终,她体力不支,被刀疤给追上,直接一刀抹了脖子。

关键,梦中还出现了张晓凡的身影。

而张晓凡从始至终都在旁观,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

她知道,她三番两头冤枉张晓凡,他这是对自己彻底没有好感了。

才会有如此冷漠的表现。

然而,当她惊醒,却发现她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副队长严靖听到她发出的动静,也在第一时间冲了进来:

“柳队,怎么了?”

柳虹蕾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发现那里并没有伤口,反倒右边身子缠着厚厚的纱布。

她并没有说刚才做噩梦的事,而是问道:

“我是怎么被送来医院的?”

严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连忙让其他队员叫来了医生:

“柳队,这事说来话长,先让医生检查后再说?”

“刚才医生交代过了,你一醒来,就通知他。”

很快,主任医生唐为民被叫了过来。

唐为民拿出仪器,对柳虹蕾做了一下简单检查,点头道:

“恢复得不错,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一帮治安队员们,纷纷对唐为民表示感谢。

唐为民却摆了摆手,笑道:

“我有个屁功劳啊?”

“要谢也是谢那位神医,没有那位神医,我们恐怕也无力回天。”

柳虹蕾糊涂了,问道:

“神医?”

严靖这时才将昨晚柳虹蕾昏迷过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她。

柳虹蕾闻言,难以置信:

“没想到我三番五次误会他,他却不计前嫌救了我。”

而且,让她更为意外的是,张晓凡竟然拥有如此高超的医术。

她知道枪伤可不是这么好治的。

尤其是如此大口径的狙击步枪造成的创伤。

一般不休息个几周,是根本不可能起身的。

可她现在不仅坐起来了,而且右胸口被子弹轰中的部位,也没有多少疼痛。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张晓凡取子弹的时候,由于野外条件不允许,张晓凡根本就没用麻药。

而是用的灵液作为辅助,而灵液本来就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这才让她好得这么快。

突然,她回过神来,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不禁瞪大眼睛问道:

“他为我取子弹的时候,该不会脱光了我的衣服吧?”

后知后觉的柳虹蕾,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昨晚恐怕已经被张晓凡看光了。

严靖见状,赶忙出声解释:

“柳队,那种情况下,只能这样了!”

柳虹蕾内心慌乱,强装镇定表示:

“嗯,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看病救人,哪能在乎这么多。”

她嘴里虽然这么说,但脸上却泛起点点红晕。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看光了身体。

“那张晓凡现在人呢?”柳虹蕾这是想要当面感谢了。

“将你送来医院后,他就回去了。”

严靖很识趣地没将张晓凡用钞票抽宋承志脸颊的事说出来。

毕竟,宋承志是队长的未婚夫。

如果让她知道未婚夫被如此羞辱,难免心生异样。

“那你赶快联系他啊!”柳虹蕾见严靖发呆,连忙催促。

严靖回神,赶忙给张晓凡打去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了。

“喂,张先生,我们队长醒了,她想当面……”

不等严靖把话说完,那边就挂了。

嘟嘟声中,严靖一脸茫然:

“挂,挂了!”

柳虹蕾自然清楚张晓凡为什么挂掉通话。

这是嫌她烦,不想跟她再有任何瓜葛了。

她也知道,无论在奇山破庙,还是昨晚的水库边,她都做得不地道。

但这事也不能全赖她。

那种环境,她怎么可能一下判断清楚形势?

“柳队,还打吗?”严靖苦笑问道。

他当然知道张晓凡为什么挂掉通话,还不是他们治安处太没脑子。

昨晚,他们还将人家当成刀疤的同伙了。

“打,当然要打!”柳虹蕾道:“你就告诉他,我有那伙人的线索。”

严靖内心叫苦不迭,腹诽道:

“你又不是没手机,干嘛叫我打啊?”

说真的,当他面对张晓凡之时,身经百战的他,都有种莫名的压力。

就好像面前站着一头准备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

不过,他也只敢心里说说,明面上还是苦哈哈拨打了张晓凡的电话。

这一次,同样很快接通了。

那边还是一声不吭。

他也只能厚着脸皮,再次开口道:

“张先生,是这样的,我们这边有刀疤团伙的详细情报。”

这一次,他很识趣地没有提队长。

果然,张晓凡没有第一时间挂掉,而是回了一句:

“我知道了。”

不多时,张晓凡开着车来到了人民医院。

他也没有买水果什么的,就径直来到柳虹蕾的病房。

一看到张晓凡到来,柳虹蕾内心就莫名慌张:

“那个,严靖,你先带队回去吧。”

“我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不需要大家浪费时间在这耗着。”

“是!”严靖听令,当即带队离开。

没等张晓凡说话,柳虹蕾就先一步道:

“对不起,无论在破庙,还是在千户村,我都误会了你。”

张晓凡诧异,没想到这自以为是的女人还懂得道歉。

“这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张晓凡摆了摆手,并不在意。

他只希望对方以后做事,能多带点脑子。

“还有就是我要对你说声谢谢。”柳虹蕾接着道。

张晓凡以为柳虹蕾是感谢自己救了她,无所谓道:

“没什么,我救人也只是顺手而为。”

这时,柳虹蕾却伤感地摇了摇头:

“张晓凡,我的感激,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受害者和家属。”

“你有所不知,刀疤这伙人到底有多丧心病狂,他们除了杀人越货外,还奸杀过三个花季少女。”

“其中一个少女,还是我邻居家的女儿。”

“自从女儿出事后,她的父母也相继疯了。”

听了受害者的遭遇,张晓凡也不禁为这些破碎的家庭感到惋惜。

同时,觉得刀疤那伙人真是死有余辜。

要不是那天他发现他们埋藏的炸药,恐怕在他们手上又要增添无数亡魂。

还有一点就是,他也总算能理解柳虹蕾为什么要在生命垂危之际,还想着将这帮人渣绳之以法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