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用钞票抽脸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608字
  • 2022-02-23 20:14:34

严靖欣喜不已,连忙点头表示明白。

这时候,巡逻车已经开到营帐外,治安队员们抬着柳虹蕾就上了车。

为了避免途中发生什么状况,严靖恳求张晓凡一同前往。

张晓凡看了一眼陡峭的山路,怕颠簸之下,还真有可能出现状况,索性跟着一同上了车。

在巡逻车的护送下,柳虹蕾有惊无险被送到了医院。

当柳虹蕾被推进手术室。

一个头发梳得锃光瓦亮的年轻人,急忙忙赶了过来。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这么一大帮人竟然保护不了一个人?”

“要是我的蕾蕾有什么事,你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那年轻人上来就是一通几哇乱叫。

张晓凡当即说了一句:

“医院需要安静,还请你闭嘴!”

听到张晓凡竟敢这样对他说话,年轻人顿时怒了:

“你又是什么人?”

“告诉你,我可是蕾蕾的未婚夫,宋家的少爷宋承志。”

宋承志?

这个名字,宋威鸿曾跟他提起过,好像是宋家的嫡系少爷。

还是那位眼高于顶的宋家大小姐的亲弟弟。

“是宋家少爷又怎么了?”张晓凡不屑:“难道大家族子弟就能在医院鬼吼鬼叫?”

宋承志被气得不浅,长这么大,他还从没受过这样的气。

“严靖,这家伙是谁,还不将他给我丢出去!”宋承志对严靖下命令。

严靖夹在中间,也不好做,只能解释道:

“宋少,这位是张先生,要不是他为队长取出子弹,恐怕队长已经……”

没等严靖把话说完,宋承志好像公鸭嗓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他竟然敢碰我未婚妻。”

“严靖,你是怎么办事的,还不把他给老子抓起来。”

张晓凡闻言摇头。

他救了他的未婚妻不感谢就算了,还要倒打一耙。

像这种极品,跟柳虹蕾那自以为是的女人还真是绝配。

“严副队,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恕我不再奉陪!”张晓凡转身就走。

他这是脑子有坑,才会跟来医院。

可宋承志却仍旧不依不饶,连忙拦住张晓凡的去路:

“你不能走。”

“蕾蕾被你医成什么样都还不知道呢。”

“如果她有什么事,你第一个脱不了干系。”

张晓凡彻底服了,要不是这里是医院,怕影响不好。

他早一巴掌将这货抽飞了。

严靖见状,连忙上来劝说:

“宋少,我看着队长转危为安的,这一点张先生功不可没。”

“妈的,你还胳膊肘往外拐了是吧?”宋承志蛮不讲理:“总之,在蕾蕾没有出来之前,他绝不能走。”

张晓凡冷笑。

只要他想走,还从来没人能拦得了他。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急救主任从中走了出来。

“是谁给柳女士取的子弹?”这位主任医生一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此刻他脸色无比凝重,好像柳虹蕾的状况,并不是很乐观的样子。

宋承志一看医生的表情,就知道张晓凡做的手术有问题。

他直接看向张晓凡,气急败坏道:

“我知道会有问题,姓张的,你必须负全责。”

张晓凡眼观鼻,鼻观心,根本没有理会宋承志的叫嚣。

即便手术有问题,也轮不到他负责。

“宋少,您别急,先听医生说完再说。”严靖说道。

这时,主任医生已经走到张晓凡面前。

就当在场所有人以为,他就要狠狠斥责张晓凡胡来之际。

主任医生却热情无比地握住了张晓凡的手:

“这位先生,您的医术乃我生平仅见啊!”

“在没有医疗器械辅助的情况下,都能将子弹如此完美地取出,简直是医学界的奇迹。”

“还请先生告诉我们,您到底是如何办到的?”

听到主任医生这么说,宋承志和严靖都愣住了。

他们还以为手术有问题呢,怎料却得到医生如此盛赞。

不等张晓凡说话,主任医生再次开口:

“如果方便的话,您现在就可以进手术室进行现场讲解。”

主任医师名叫唐为民,他做外科医生有三十多个年头。

对于枪伤也有着独到的见解,但像这么完美的手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张晓凡闻言,连忙摆手道:

“这取子弹的手术,我也是随便做的,根本上不了台面。”

“更别提给您和其他医生讲解了。”

他这台手术,可是动用了金色内劲的。

医生又不是武者,难不成他还要教他们如何打通任督二脉不成?

唐为民知道机会难得,根本不肯放过张晓凡。

说什么都要拉张晓凡进去,给他们这帮外科医生上课。

张晓凡再次推辞。

这时候,宋承志却再次跳出来,叫道:

“唐主任,你还是别邀请了。”

“像这种人一看就知道是为了钱。”

唐为民不明所以,医道仁心,怎可能会为了钱救人呢。

可宋承志就好像要当众侮辱张晓凡一般,直接拿出了一摞钞票,拍在了张晓凡身上:

“喏,这是感谢你救了我未婚妻的医疗费,拿去吧,足够你置办一身体面的行头了。”

这动作,这语气,感觉就跟打发叫花子差不多。

张晓凡实在忍不了,当即将钱抽回在宋承志脸颊之上。

啪啪啪,一下不够,张晓凡就连抽了好几下:

“煞笔!”

“柳虹蕾那婆娘能看上你这种极品也是蠢到家了。”

说罢,张晓凡转身离开。

这一幕将严靖和主任医生唐为民都给看呆了。

只有宋承志感觉脸颊被钞票抽得火辣辣的疼,歇斯底里地大叫:

“臭穷逼,你给老子等着!”

回到村子,村民们已经得知事情的经过,全都跑来感谢张晓凡的救命之恩。

这时,朱勇等一帮工程人员,也已经被带到面前。

“张老板,这帮工程队的人如何处置?”

一个村民咬牙道:

“这帮家伙竟然想淹死大家,罪大恶极,就应该活活打死。”

其他村民也纷纷附和:

“没错,打死算了。”

“还骗我们说要盖三星级景区,分明就是看我们村子发展好,想搞破坏。”

“要不是张老板,恐怕我们都得被淹死。”

这时候,张晓凡发现,这帮工程人员嘴巴上还封着胶条:

“胶条是你们给封上的?”

于大佑上前道:

“不是,我们带着农具冲进工程板房的时候,就发现他们已经被绑起来了。”

张晓凡觉得事有蹊跷,就让人撕了他们嘴上的胶条。

朱勇连忙道:

“大家手下留情啊!”

“对于刀疤他们的行动,我们全都毫不知情。”

“说起来我们也是受害者,被他们骗来打掩护的。”

其他工程人员也跟着急忙说道:

“是啊,我们真的是无辜的。”

“我们虽然是工程队的,但对此事毫不知情,我们要是知情,早通知大家了。”

即便他们这么说,村民们也依旧不信:

“我看就是他们演的苦肉计。”

“都是同一个工程队的,他们怎可能不知道。”

“就是,就应该打死他们。”

“打死他们……”

此刻,村民们全都群情激愤,根本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对于朱勇等人的说辞,张晓凡也不好判断。

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将他们交给治安队处理。

就在这时,黄翠兰急忙赶了过来,连忙上前作保道:

“张老板,我可以为朱勇他们担保。”

“他们都是被骗来的,跟这件事毫无关联。”

听到黄翠兰这么说,张晓凡这才能判定这些人确实跟刀疤团伙无关。

“既然黄大姐都这么说了,我相信他们跟这件事无关。”张晓凡一摆手道:“那就放他们离开吧!”

村民们虽然不太情愿。

但张晓凡都这么说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将朱勇等人放了。

没等张晓凡做出进一步指示。

先前喝酒误事的狗顺等人,背着荆条就冲进来了:

“张老板,您狠狠处罚我们吧!”

他们这是负荆请罪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