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紧急手术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516字
  • 2022-02-23 20:44:05

柳虹蕾意识到,如果不是她判断错形势,战斗其实早就结束了。

弄到如今这个地步,她也是咎由自取。

“对不起,都怪我敌友不分!”柳虹蕾虚弱道歉。

张晓凡现在还能说什么,只能无奈表示:

“我知道是谁主使的,我要的是证据。”

“但现在这些关键性证据,随之人一死,全都没办法拿到了。”

剩下这三个手下,显然不可能知道周家计划的具体真相,他也没法利用此事报复周家。

正说着,柳虹蕾就直接昏了过去。

“这女人,还真是活该!”张晓凡见状暗骂了一声。

但,还是没有任由她就这样死在这里。

“柯奎龙,将她扛到北坡营帐去。”

柯奎龙得令,虽然心里也不爽这个女人,但还是按照张晓凡的意思照办了。

北坡营帐中,狗顺等人还在呼呼大睡,殊不知他们的疏忽,差点给村子造成灭顶之灾。

张晓凡见状,摇了摇头,也没有要弄醒他们的意思。

而是将他们踹倒在地,然后将酒桌腾出来,拼成一个手术台。

柯奎龙将柳虹蕾平躺在桌上。

“柯奎龙,有打火机吗?”张晓凡取出轻鸿。

这把匕首比手术刀还锋利,为这婆娘取子弹在合适不过。

只是,还需要过火消毒才行。

柯奎龙将打火机递上,张晓凡将轻鸿过火,就要准备撕开柳虹蕾的上衣。

可就在这时。

呼啦啦,一帮治安人员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

“不许动,你们想对我们队长干什么?”副队长严靖带队包围了这里。

由于不放心柳虹蕾独自应对刀疤团伙,他一开完会,就马上整队支援而来。

可没想到,就看到面前这一幕。

张晓凡缓缓放下轻鸿,直接骂娘道:

“你们治安处,真他吗都是神经病!”

副队长严靖不知道张晓凡为什么骂人,但他只知道张晓凡要对他们队长不利,所以手中的枪,一直死死对准着他。

柯奎龙等兄弟也憋着一肚子火气,要不是张晓凡不让他们轻举妄动,他们早将这帮二百五给收拾了。

这时,一个队员向严靖汇报道:

“副队,附近有战斗过的痕迹,一百米处还发现了刀疤几人的尸体。”

闻言,严靖有些迷糊了。

用枪指着张晓凡问道:

“刀疤是怎么死的?”

“是不是被我们队长做掉的。”

“还有你,跟这帮通缉犯是什么关系?”

张晓凡呵呵了。

这帮治安队员,还真会往他们队长脸上贴金。

“是是是,都是你们英勇无敌的队长杀的。”张晓凡没给好脸色道:“你们队长好牛逼,现在也只是中弹昏迷了而已。”

“估计,不用治,很快就能活蹦乱跳,再杀他一百个通缉犯了。”

听到张晓凡如此语气,严靖就知道张晓凡在胡说八道。

不过,对于刀疤团伙被灭这件事,必定是他们队长干的,毋庸置疑。

“既然如此,那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严靖依旧没有打消对张晓凡等人的怀疑。

幸好这时,听到动静的于大佑带人赶到。

一看到现场情况,他瞬间明白了什么,连忙向严靖解释:

“严副队长,你们肯定是误会什么了。”

“张老板本来就是我们村的,柳队这情况肯定跟他无关。”

听了于大佑的解释,严靖这才解除了对张晓凡等人的怀疑。

他收了枪,并让队员们去打扫战场。

干完这些事,他才将注意力重新回到柳虹蕾身上。

“我们队长哪里受了伤?”他问道。

“右胸中弹,很快就要挂了!”张晓凡没好气道。

“什么?”听到他们队长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他当即再次指责起张晓凡来:“这么严重,你怎么不早说,叫救护车了吗?”

张晓凡真特么无语了。

刚才他明明说过了,这什么狗屁副队长耳朵是被屎堵住吗?

“叫救护车来得及的话,我就不会亲自操刀准备给她做手术了。”张晓凡双手抱胸道。

“就你也会取子弹?”严靖显然不信。

张晓凡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信就算了,反正我也懒得理你们这帮人。”

说着,张晓凡就要带人离开。

严靖查看了一下柳虹蕾的伤势,再也不能淡定了。

连防弹衣都被穿透了,很显然这是大口径狙击枪才有如此威力。

而这种子弹,一旦射入身体,必定会脏器造成震荡损伤,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还真支撑不了多久。

“你真的能治?”严靖赶忙拦住张晓凡的去路。

张晓凡真懒得理会这些人。

明明他都说过好几回了,这帮人就是没听进去。

索性,直接迈步走了出去。

严靖见状没辙了,只能直接冲进雨里,直接跪在了张晓凡面前,恳求道:

“张先生,我知道我们确实鲁莽了。”

“但求求你,救救我们队长吧!”

这时候,其他打扫完战场的队员,看到这一幕,也纷纷跪了下来,向张晓凡磕头恳求:

“求求先生救救我们队长!”

看着泥泞的坡道上,跪满了治安队员,张晓凡这才不再追究什么。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自以为是的女人,还挺深得人心的。

回到营帐内,张晓凡让严靖烧一盆热水来。

严靖不明所以,问道:

“烧热水干嘛?”

“你能治吗?”张晓凡没好气问道。

严靖拼命摇头。

“不能治,就按我的去做,别给老子瞎哔哔!”张晓凡教训了一番。

严靖这次赶忙去烧热水。

“柯奎龙,你将这些醉汉全都丢出去,我需要绝对的安静。”张晓凡又吩咐了柯奎龙清场。

很快,营帐内就只剩下张晓凡和昏迷的柳虹蕾。

此刻,张晓凡已经脱下柳虹蕾的便装。

漆黑的防弹衣上,一颗血洞清晰可见。

“还知道穿防弹衣,看来这女人也不是这么无脑。”

他知道,如果不是这防弹衣,恐怕这一枪连柳虹蕾的内脏都要带出来。

好在防弹衣起到了缓冲,才让她不至于当场毙命。

唰!

张晓凡使用轻鸿,轻松就切开了防弹衣。

将满是血污的防弹衣丢到一旁,玲珑的胴体就出现在他面前。

不过,张晓凡并无暇欣赏此刻的美丽。

而是用热水,清洗掉血迹后,就开始动刀切开被子弹轰烂的血肉。

很快,一颗大口径弹头,出现在张晓凡视野之内。

由于医疗条件不允许,张晓凡并没有能夹出子弹的镊子。

索性,只能动用金色内劲,将那子弹头包裹住,然后一点一滴牵引出来。

就在子弹取出的刹那,鲜血好像泉水一般涌出。

张晓凡再用银针过火消毒,封住了对方的几大动脉,不用凝血剂,就将血给止住了。

最后的包扎,他更用上了柳虹蕾自己的便衣,简单用热水清洗后,就绑在了她胸口之上。

不仅为她包扎了伤口,还顺便遮住了敏感部位。

做完这一切,张晓凡这才长舒口气:

“第一次给人取子弹,还真是不容易。”

如果刚才严靖和治安队的人,不选择跪下求他,柳虹蕾这条命恐怕已经不保了。

因为他知道只要再迟点,就这枪伤,神仙难救。

除了严靖他们相求之外,救这女人还有一层原因就是,柳虹蕾即便在生命垂危之际,仍旧不忘抓捕凶徒。

这女人虽然蠢,奉献精神还是值得钦佩的。

“你们可以进来了!”张晓凡擦了擦汗,冲外面喊道。

严靖第一个冲了进来,问道:

“我们队长没事吧?”

“没事了,子弹已经取出。”张晓凡道:“不过,她很虚弱,还需要送去医院进一步观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