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一朵奇葩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187字
  • 2022-02-22 21:15:43

宁钢一个眼神下去。

几个兄弟就开始轮番给狗顺这帮值班的村民敬酒:

“说真的,我们工程队不佩服谁,就佩服哥们几个。”

“即便下这么大的雨,还坚守在岗位上,真的是我辈楷模啊!”

村民们被这么一夸,全都飘了。

狗顺更是举起酒杯,高谈阔论起来:

“不是我吹,张老板能盖成这个水厂,我们可功不可没。”

“要不是我们帮忙,乐农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火。”

宁钢趁机给他们灌酒,笑道:

“那是,那是,等三A级景区盖成,千户村很快就成十里八乡最富裕的村子了。”

“到时候,恐怕家家户户都能住上高档洋房。”

被宁钢这么一吹捧,狗顺一帮村民更是啥职责都忘了。

很快就喝得酩酊大醉,东倒西歪。

不一会儿,就全都不省人事了。

“狗顺,狗顺……”宁钢尝试喊了两声狗顺的名字。

然而,狗顺睡得跟死猪一般,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他就知道他们的行动可以开始了。

使了个眼神,宁钢带领的小队走出了营地,冲北坡下打出三长两短的闪光。

意思是守备已经搞定,可以无害通行了。

刀疤这时带着引爆小队,快速从雨幕中穿梭而来。

一序列动作,毫不拖泥带水,高效而娴熟。

这都要归功于以前他们都是干雇佣兵出身。

“很好,现在就可以布置引线了!”刀疤夸赞了一声,马上安排下一步行动。

引线裸露在地表,很容易暴露,所以必须在当天架设。

要不然,昨晚,他们就已经埋好了。

可没等他们上到一旁的小山,一个村民突然从一棵大树背后走了出来:

“撒了一泡尿,可真是爽啊!”

刀疤一群人全都愣住。

看守的村民不是全都在营帐中吗?

怎么还有一个?

刀疤连忙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众人镇定。

此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有任何异动。

即便如此,那在树后小解的村民还是发现了他们,连忙热情上来打招呼:

“呦,原来是工程队的兄弟啊?”

“这大雨天的,不在板房里打牌,跑出来干嘛呢?”

见那村民走来,这帮亡命之徒脸上,全都露出了杀意。

他们不怕什么,就怕引线被对方发现。

刀疤对宁钢下达了指示:

“你过去,尽量别让他靠近我们。”

宁钢点头,严肃的脸上迅速挤出一个笑容:

“大兄弟,你也是守夜的吗?怎么没待在营地里?”

那村民脸上黑不溜秋的,跟块黑炭似的,根本看不清长什么样。

只有两颗眼珠子,忽闪忽闪的,格外灵动。

“没错,刚才出来小解了,还趁机看了一部岛国小电影。”黑不溜秋的村民笑道:“你也知道,那种片子,在营地里可没办法拿出来。”

听到对方这么说,宁钢微微一愣,没想到这朴实的村民,还有这样的癖好。

“没事,我也喜欢看小电影,那些洋妞真的太正点了!”宁钢使劲套着近乎:“对了,不知道大兄弟怎么称呼,我们在村子好像没见过你。”

黑不溜秋的村民露出一口大白牙,笑道:

“我长得黑,村里人都管我叫黑土。”

“最近一直在水厂忙活,你没见过我也正常。”

“黑土,确实够黑的!”宁钢内心吐槽。

要不是眼睛和牙齿白点,他们都未必能发现对方。

这时候,宁钢已经趁机搭上了黑土的背,锋利的匕首已然出鞘。

只要黑土稍不留神,他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做掉对方。

“对了,你们是不是想到水库上看看?”黑土突如其来的话,将宁钢整懵了。

“没错啊,难道你肯让我们上去?”宁钢诧异问道。

“当然,我现在就可以带你们上去。”说着,黑土就走在了前头,并向呆愣住的所有人招了招手。

宁钢狐疑地看了一眼刀疤。

刀疤嘴角上扬,笑道:

“跟上!”

他觉得这个黑土,一点警惕心都没有,根本不存在任何威胁。

很快,一群人就跟着来到了水库一侧。

而旁边就是刀疤等人要炸掉的山。

“说起来,我们还得好好感谢你才行!”刀疤上前跟黑土说道。

黑土故作疑惑,挠了挠头:

“这话怎么说?”

刀疤笑容逐渐变得玩味,向黑土透露了他们的全盘计划:

“我们其实就是来炸掉你们村水库的,这座山上已经被我们埋了大量炸药。”

“很快,嘭的一声,山体垮塌,水库溃堤,村里的人都得淹死!”

“要怪,就得怪你这个二愣子,毫无警觉性。”

他原本以为这个叫黑土的村民会害怕,然后哇哇大叫。

然而,面前的大兄弟却出奇的平静。

依旧露出一口大白牙,嘿嘿笑了起来。

见状,一个亡命之徒骂道:

“头儿,这个家伙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刀疤皱眉,也觉得这个黑土似乎有些脑筋不正常。

“难道你不害怕?”刀疤凶神恶煞道。

“怕什么?”黑土依旧镇定如常:“你们不知道,我跟村里的人本来就有仇,你们将他们淹死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黑土的回应,让刀疤一群人大感意外。

宁钢忍不住问道:

“你跟村里人到底有什么血海深仇?”

黑土咬牙切齿道:

“仇恨可深了。”

“他们竟然骂我长得黑,跟煤球没啥两样!”

听到黑土的话,一群人全都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就因为人家说他黑,他就要人家全都死光光。

这人的杀性,似乎比他们还要重啊!

黑土顿了顿,再次补充道:

“还有那姓张的水厂老板,竟然不让我加班,说怕我猝死。”

“我什么人,我可是黑土,就那么点工作量,能累死我吗?”

“更关键的是,不加班,他还给按加班的工资给我结算。”

“瞧不起谁啊?这不是取笑我是好吃懒做的乞丐吗?”

听了黑土的话,一帮亡命之徒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人哪是杀性重?

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二百五啊!

人家给他多发钱,他还觉得人家是在侮辱自己。

像这种奇葩,生活中往哪找去。

这人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一种奇迹。

“头儿,这也是一个狠人,不如留到最后再杀。”宁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憋出这么一句。

刀疤点头,无语道:

“那就最后杀吧!”

“老五,你带人赶快架好引线,迟则怕生变。”

随之刀疤下令,一群人全都忙碌起来,已经完全没将黑土当一回事了。

反正在他们眼中,黑土就是个傻瓜。

要杀的话,随时都可以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