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雨夜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43字
  • 2022-02-23 10:16:10

柳虹蕾带队回到治安处。

晚上就又换上了便装准备出门。

同事们不明所以,问道:

“柳队,你这是要去哪?”

“一会商会领导还要过来考察呢。”

“说是考察,其实就是做做样子罢了!”柳虹蕾直接道:“你们应付一下他们就行了,反正都是走个过场。”

柳虹蕾也没说她急忙出门干嘛。

只见她在便衣之下,还穿了防弹衣,以及藏了两把手枪。

因为直觉告诉她,白天去的千户村肯定有情况。

她听说商会下达了千户村将作为三A级景区的批文。

负责完成项目的工程队都去了。

可是在她带队巡逻千户村之时,却正巧没看到半个工程人员的影子。

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借此,她推断出,工程队中肯定有问题。

这时,副队长走了过来,正好也想到这方面的问题:

“柳队,你有没有觉得奇怪?”

“在千户村,我们只看到工程器械和车辆,却并没有看到半个工程人员?”

柳虹蕾点头道:

“我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想回去再暗访一番。”

“我怀疑,工程队里头就有我们要抓捕的通缉犯。”

显然,事情不可能这么巧。

除非工程队的人,有意要避开他们的巡逻。

副队长闻言一惊,连忙道:

“那我跟您一起去。”

“不用!”柳虹蕾道:“我穿便衣反而有利于行动。”

“人去的太多容易暴露。”

“而且,商会领导马上就要来了,你必须留下来配合他们一下。”

副队长没办法只能点头答应。

还有一点,柳虹蕾没有说。

她这次过去,打算以探亲的名义在村子里住下来,暂时都不归队了。

治安处许多事情,都还需要副队长去协调。

至于探谁的亲,那自然便是张晓凡了。

谁让她在千户村只认识张晓凡一人呢。

千户村,林石板房内。

宁钢已经将几个不知情的工程人员五花大绑。

“头儿,这些人要怎么处理?”

“现在就杀了吗?”

此刻,朱勇就在这帮倒霉蛋中。

他本以为自己被特招进入工程队,是因为吃苦耐劳的缘故。

怎料,只是给这帮亡命之徒当掩护来了。

如今,这帮亡命之徒就要完成任务,就打算将他们全都给处理了。

“呜呜呜……”朱勇和一帮无辜人员,拼命叫着。

奈何,嘴巴都被胶条封住,让他们根本发不出任何求救声。

“不用,一会水库垮塌,这帮倒霉蛋自然会跟那帮村民一样,被瞬间淹没。”刀疤冷冷道。

宁钢和几个通缉犯嘴角擒笑,在他们眼中人命根本不算什么。

很快,他们就能逃到海外,过上逍遥快活的日子。

宁钢看了一眼手表,问道:

“现在就行动吗?”

他已经迫不及待炸掉水库了。

刀疤看了一眼乌云密布的天空,淡淡表示:

“看这天气,入夜肯定会下暴雨,到时候更有利于掩护我们行动。”

“在此之前,我们还有一个仇,必须报了。”

刀疤不说,他们也知道,肯定是对付治安处队长柳虹蕾的事。

有队员费解问道:

“头儿,你怎么知道那臭娘们肯定会来?”

刀疤看向老五,问道:

“昨天,你们都没被那治安队的人看到对吧?”

老五点了点头回应:

“按照您的吩咐,我们都藏起来了。”

“这些替死鬼,也全都绑在这,没让他们出去过。”

“那就可以了!”刀疤狞笑道:“相信那姓柳的嗅觉,已经察觉到异常了。”

“如果这点破绽,她都看不出来,她就枉为这个兵王头衔了。”

宁钢和一帮兄弟连忙竖起大拇指:

“还是头儿英明!”

刀疤此刻出奇的冷静,做出行动指示:

“老五,你继续想办法卖点破绽出来,吸引那姓柳的目光。”

“宁钢,晚上备上好酒去水库北坡,务必将看守的村民灌醉。”

两人领命,马上行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水厂那边,张晓凡早就完成了部署。

他知道,今晚,刀疤那帮人就要采取行动了。

“兄弟们都到位了吗?”张晓凡给柯奎龙打去电话。

柯奎龙回应:

“已经按照您说的埋伏好了,保证万无一失。”

张晓凡肯定道:

“到时候出手一定要干脆利落,这些家伙恐怕都是亡命之徒。”

柯奎龙在通话那头,严肃回了声:

“收到!”

挂了通话,张晓凡望着水库方向,目光灼灼。

不猜他也知道幕后主使是谁,这一次,他一定要用铁的证据让周家遭受重创。

日暮时分,天空果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村上的乡亲们全都急忙忙跑回了家里,下雨天除了守夜的,基本没人出门。

不过,这时,从工程队居住的林石板房内,却走出了一支队伍。

他们穿着雨衣,戴着兜帽,分成了两支队伍。

一支队伍由宁钢带领,提着美酒佳肴。

另外一支队伍,由刀疤指挥,带着引燃炸药的引线。

很快,他们就到了北坡一侧。

此刻,这里守夜的村民有五人。

其中一人就是那天放他们近距离观察水库的狗顺。

“下这么大的雨,你们还在坚守岗位值班,实在太辛苦了!”宁钢提着美酒佳肴上前,招呼道:“来,我们工程队为大伙儿备了好久好菜,今晚一起喝个痛快。”

一听到有好吃的,看守北玻的村民们一个个眼前大亮。

二话不说就上前将美酒佳肴接了过来。

帆布遮挡的营地上,酒菜都被一一摆放了出来。

此刻,狗顺还在外面值班,他可是负责北坡的负责人,可不敢有一丝懈怠。

宁钢见状,眸子一转,提着酒就走了过去:

“狗顺兄弟,大家都等着你一块过来呢。”

狗顺守着要口,语气坚定道:

“不行,张老板交代过,值班期间可不能擅离职守。”

宁钢打开酒瓶子,在他面前晃了晃,笑道:

“就喝一小口,碍不了事的。”

“再说,下这么大的雨,谁闲得蛋疼会跑来北坡找茬啊?”

听到宁钢这么说,再闻到面前的酒香,狗顺的意志瞬间被瓦解。

二话不说就跟宁钢勾肩搭背走进了营地里,跟大伙儿一起喝起酒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