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通缉犯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178字
  • 2022-02-21 20:49:02

刀疤眼神快速扫看了一遍四周,这才说道:

“不太妙,我之前在龙腾食府门口,跟那姓张的打过照面。”

“今儿,他一看到我,就朝我走了过来,我怕……”

闻言,宁钢脸色大变:

“如果这样的话,要不要让兄弟们……”

宁钢目光凶厉,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刀疤摇了摇头:

“好不容易进到村子,任务没完成之前,不易打草惊蛇。”

“当时我戴上了口罩和墨镜,对方应该认不出来。”

听到刀疤这么说,宁钢这才松了口气:

“头儿,那您找我出来有什么事?”

如果不是要杀人灭口,他还真想不出来还有其他事要办。

“那治安处姓柳的贱人,一直在追查我们的事儿。”刀疤咬牙切齿道:“你让老五去卖个破绽,让那贱人明白,我们就在这一带活动。”

“相信,她肯定不会放过这次逮住我们的机会。”

宁钢闻言,并不是很理解:

“头儿,我们好不容易通过周家,洗白成为工程队。”

“怎么还要让那柳虹蕾知道我们的行踪啊。”

刀疤嘴角上扬,牵扯起他那满脸如蜈蚣一般的伤痕,更显得凶狠恐怖:

“周少已经帮我们弄好了出国的路。”

“既然已经没了后顾之忧,正好趁这个机会,把那姓柳的贱人弄死,给我弟报仇,也是为其他兄弟报仇。”

“这些年,为了躲避追捕,我把自己的脸弄成这副模样,现在这些帐,全都该算算了。”

为了掩护他逃走,他弟就是死在柳虹蕾手上的。

这个仇,他怎可能不报。

宁钢仍有余虑:

“那柳虹蕾可是兵王出身,可不好对付啊!”

“放心,我弄来了好东西!”说着,刀疤直接从山楂树下,刨出一把用吉他盒装着的狙击枪。

看到这把大口径狙击枪,宁钢眼睛都直了:

“好东西啊,头儿,你是从哪弄来的。”

“还能是哪,当然是周家答应给我的。”刀疤笑道:“里面有四颗子弹,一颗是留给那张晓凡的。”

“其中三颗则是留给柳虹蕾那贱人的。”

其实,周家的意思是,四颗子弹全都是用来杀张晓凡的。

但他今儿接触过了,发现张晓凡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

给他留一枚子弹都算抬举了。

在他看来,他甚至能直接一刀抹了张晓凡的脖子。

“对于这事,你别声张,一切等任务完成再说。”刀疤交代道。

宁钢点了点头,内心畅快。

很快他们就能报了仇,顺便逃之夭夭了。

次日,当张晓凡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香喷喷的女孩儿闺房中。

这个闺房,张晓凡并不陌生,一看陈设,他就知道是于晴的。

让他纳闷的是,他一个半步宗师的酒量,理应极其惊人才对。

但昨晚,工程队的人轮番对他轰炸,即便他酒量再好,也耐不住这群人拼了命的灌酒啊!

他刚要起身,却惊愕发现,他身上的衣物全都不翼而飞了。

如今就光溜溜躺在被窝里。

“我的天,昨晚,于晴将烂醉的我拖回来,该不会对我怎么样吧?”

要知道,上次于晴还偷摸他身体,被他抓个现行呢。

这时候,于晴听到动静走了进来:

“张老板,您醒了?”

张晓凡裹着被子,问道:

“我的衣服呢?”

于晴指了指外面道:

“昨晚你喝得烂醉,吐了一身,我已经将你的衣服洗了,就晾在外头呢。”

张晓凡不敢从被窝出来,说道:

“没有衣服,我怎么出去啊?”

“裹得这么严实干嘛,我又不是没见过。”于晴笑道。

张晓凡索性耍流氓,直接掀开被子。

那坚实的身体,顿时映入于晴视野。

“啊!”于晴尖叫一声,赶忙捂住了眼睛:“你干什么啊?”

张晓凡取笑道:

“你不是看过吗?”

“你这个流氓,看过你也不能这样啊?”于晴没好气道。

但眼睛却忍不住透过指间缝隙,向张晓凡的身体望去。

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张晓凡并不知道于晴在偷看,大摇大摆走了过来:

“有什么合身的衣服吗?”

于晴赶忙找了一件适合张晓凡穿的衣服,丢给他,傲娇道:

“要不是看你是村里的摇钱树,昨晚喝成那样,我才懒得管你。”

张晓凡换上衣服,笑道:

“你越来越有当贤妻良母的潜质了。”

“呸!”于晴没有好脸色,道:“鬼才想做什么贤妻良母。”

穿上衣服,张晓凡就直接出去了。

于晴追出来问道:

“你在外面晾着的衣服要带回去吗?”

“不了,晾干了,你就帮我收起来吧。”张晓凡边走边道:“说不定哪天还会睡在你床上。”

听到张晓凡略显调戏的话,于晴不仅不觉得恼怒,反而隐隐有些害羞起来。

要是让他爸于大佑看到,肯定会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张晓凡不放心水厂,一大早就来到了水库这边视察。

正好遇到治安处的巡逻车,跑来千户村走访。

远远的,张晓凡就看到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人,从巡逻车上下来,冲着一旁劳作的老农就询问着什么。

张晓凡一眼就认出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经逮捕过他的柳虹蕾。

“这人头猪脑的女人,怎么跑来千户村了?”张晓凡内心嘀咕。

没等他走开,柳虹蕾也看到了他,直接朝他走了过来。

张晓凡暗骂一声晦气,就要调头往另外一条路去。

“张晓凡,你怎么会在这里?”柳虹蕾这时却直接叫住了他。

张晓凡转身,没给好脸色:

“我在不在这,关你屁事!”

他可还记得,在治安处人家把他当做嫌疑犯的事。

像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他可不会客气。

“你几个意思?”柳虹蕾算是看出来了,张晓凡这是还对那天的事耿耿于怀呢。

“我能有几个意思?”张晓凡面无表情道:“难道你看我又像哪个嫌疑犯了?”

柳虹蕾翻了一个白眼,直接递出一张照片:

“我们确实是来抓凶犯的,但不是你。”

“这人你看过吗?”

张晓凡听到对方是来搜捕凶犯的,也没有大意,仔细辨认了照片中的人,摇了摇头:

“没见过。”

“那这张呢?”柳虹蕾递出另外一张照片。

张晓凡再次摇头。

柳虹蕾见张晓凡一问三不知,没好气道:

“浪费老娘时间。”

闻言,张晓凡真的被气到了。

明明是她跑来询问,浪费了自己的时间。

反而说自己浪费了她的时间。

“果然这种女人就是不可理喻!”张晓凡内心腹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