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战宗师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161字
  • 2022-02-19 21:02:43

仇河说话之间,再次以手刀劈来。

这一次,他动用了双手刀,凌厉之势无法抵挡。

张晓凡被打得节节败退,身上腿上都被切中,鲜血直流。

张晓凡这边受了不小的伤,可仇河却越打越心惊,张晓凡的体质不是一般的强,受到如此攻击,也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噗!

毫无征兆之下,仇河口中再次喷出一箭,凝练的内劲就要将张晓凡眉心洞穿。

如此近的距离,在仇河看来,就是刚入门的宗师都要被他斩杀。

怎料,张晓凡当场使出了武技“气劲三重浪”。

轰!

一重浪,直接抵挡住了那一凝练内劲。

二重浪,则当场将仇河逼退开来。

噔噔噔,仇河联系向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稳住身形。

“这是什么武技?”仇河已经被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个半步宗师,竟然能逼退他这个真正的宗师。

关键这套武技,对方显然还没有完全炼成,倘若再来一重浪,就是他仇河也要被轰成重伤。

“小子,我对你是越来越感兴趣了。”仇河目光灼热:“你身上的秘密还不是一般的多。”

“不说其他,就是这种武技,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张晓凡直接回怼:

“我身上的好东西再多,那也是我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哈哈,等我拿下你,那自然便是我的了。”仇河厚颜无耻道。

在他看来,这些好东西在张晓凡身上,简直就是浪费。

倘若他能获得,华夏宗师榜上,还不由他仇河称尊。

然而,张晓凡根本不跟他废话,绕过菩提树就要逃。

好汉不吃眼前亏,等他将《大衍星辰诀》第二层修炼成后,再来找这仇河算账不迟。

可仇河哪会让他如愿。

“小子,从没有武者能在宗师面前逃走。”仇河不屑出声。

人已然杀了过去。

张晓凡动用上金色内劲,速度却比仇河要快上一分。

这让仇河再次大感意外。

他知道,倘若他再托大,张晓凡还真有可能从他手中逃走。

为此,他毫不犹豫动用了武技。

“罡刃!”

这道武技,只要步入宗师基本都能掌握。

那就是将内劲外放,发挥到极致,从而让罡气凝聚成罡刃,朝对方斩杀而去。

这一招,虽然威力强大,但消耗的内劲庞大。

一般宗师都不会轻易施展。

但眼看张晓凡就要逃走,他也只能动用如此极致手段。

噌!

罡刃宛如弯刀,朝着张晓凡后脖颈切去。

这一刻,张晓凡警兆大作,可他即便意识到了危险,也根本无法应对。

就是他仓促逼出的金色内劲,也被这一罡刃好像豆腐一般,轻易刨开。

眼看下一秒,那罡刃就要切断他的脖颈,让他身首异处。

嗡的一声!

在他胸口印记深处,神农鼎突然震动起来。

之前他在修炼《大衍星辰诀》之时,被神农鼎所吞噬的大量字符跳动而出。

就在他即将被割掉脑袋之际,字符爆发,在他周身浮现一尊青色的大鼎虚影。

当!

罡刃劈在那大鼎虚影之上,发出惊人异响。

就好像有利器,当真砍在大鼎上一般,发出金属颤动之音。

“这是什么东西?”仇河瞪大了眼睛。

从外劲武者,修炼到如今的宗师之境,他还从没见过如此强悍的防御宝器。

他敢保证这绝非法器,或者灵器这么简单。

这很有可能是超越当今世人认知的绝世神器!

就在他精神恍惚之间,张晓凡靠着这一抹大鼎虚影,扛下伤害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子,你是绝不可能逃得了的。”仇河愤怒的探查四周。

他清楚,短时间内,张晓凡根本不可能从他视野内消失。

也就是说,张晓凡肯定还在附近。

为此,他使用内劲外放,对这一片地带,进行了狂轰乱炸。

可即便他将这一片地带夷为平地,也依旧不见张晓凡的踪影。

“小子,有种给老子出来!”仇河怒吼连连。

但他怒吼了半天,威胁了许久,也依旧不见张晓凡的影子。

最终,他也只能咬牙切齿,愤恨离开。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此刻张晓凡,就距离他不到数尺的距离。

一边山崖下,张晓凡忍着伤痛,十指紧抓山岩,全身各处由于太过用力,不停向外淌着血。

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哼一声,就怕被无感敏锐的宗师仇河听到。

许久,他才听到仇河的声音逐渐远去。

即便如此,他也依旧没有要现在上去的意思。

因为他知道,能修炼到宗师境界的老东西,哪一个不是人精。

果然,不多时,仇河的气息再次出现在上方。

“奇怪,难道那小子真跑了?”仇河自语了一番,直接朝一旁小道追去。

显然,那老狐狸杀了个回马枪,如果张晓凡刚才上去,必定被逮个正着。

直到仇河的气息彻底消失,张晓凡又在山崖下忍了许久,确定仇河已经走远,这才爬了上来。

张晓凡在菩提树下,止血之后,再处理了原地留下的痕迹,这才朝千户村的方向赶去。

回到村子,张晓凡没有惊动其他人,直接撞进了于村长家里。

此刻,于晴就在家中煮饭,听到大厅传来东西摔地的声音,她赶忙放下活儿冲了出去。

就见张晓凡宛若血人一般躺在那。

她美眸睁得大大的,忍住叫出来的冲动,直接冲过去将张晓凡扶了起来。

“张老板,你这是怎么了?”于晴吃惊问道。

“快,快把门关上!”张晓凡担心仇河没有走远,当即让于晴关上门,并将自己扶进去。

于晴二话不说,就去将门关上,并将张晓凡扶进自己的闺房。

“我重伤这件事,绝不能告诉任何人。”张晓凡气息奄奄,叮嘱了这么一句。

没等于晴询问清楚,张晓凡因为伤势过重,已然昏迷过去。

看着张晓凡此刻恐怖的伤势,她很像现在就去叫医生。

但张晓凡刚才的叮嘱,说明张晓凡在忌惮着什么,并不想让人知道他受了重伤。

于是,她只能忍住叫医生的冲动,找到了家中的医药箱,准备亲自上阵为张晓凡处理。

“这些伤势,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啊?”于晴惊异。

当她为张晓凡清洗伤口之时,发现张晓凡所受的伤,每一处都跟被大砍刀砍过似的。

伤口又细又长,有些甚至深可见骨,触目惊心。

一些部位的衣物已经稀碎,跟血污一起贴在伤口上,要想清洗必须把这些衣物全部去除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