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你脸盘子真大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151字
  • 2022-02-18 20:26:34

嗡,张晓凡开启太极眼,仔细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竟然是一件残破的灵器。

灵器是什么。

那可是神农传承所记载,一些上古大能炼制的东西啊!

譬如神农,就曾炼制过不少灵器。

只不过后来传承出现了断层,全都在时间长河中遗失了。

而这柄玉剑,也不知道为何封印在这里。

“或许,也只有解开它上面的封印,才能一探究竟了。”

张晓凡用太极眼扫过其周身的束缚纹路。

他知道这些纹路,就是其中封印所在。

可能由于时间久远的缘故,这些封印纹路已经变得异常暗淡。

张晓凡按照神农传承的手法,只是稍微灌输了一点内劲进去,只听咔嚓一声,封印就这么应声破裂。

上面的纹路也随之彻底消失。

这一刻,小巧玲珑的玉剑,发出了惊人的波动。

不等张晓凡欣喜,一股杀意突然从他身后爆发。

身为半步宗师,张晓凡的五官已经达到相当恐怖的地步。

只要有一丝异常波动,他都能感应得一清二楚。

就在警兆大作的刹那,他就拿起玉剑,及时跳出那一块区域。

轰!

一道刚猛无比的劲气袭来,刚才存放玉剑的金属盒子,瞬间炸成了碎渣。

就是高大的菩提树,都被连带洞穿一个窟窿。

“内劲成罡,吐息成箭!”见此一幕,张晓凡头皮发麻。

他知道,这绝对是宗师手段。

就在这时,一个高亢的笑声响起:

“哈哈哈哈,小子,警觉性不错嘛,这样都被你躲了过去。”

话语未落,一个人影就从树丛中走了出来。

只见那人一身粗布衣衫,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张晓凡知道,这家伙绝对是一等一的强者。

“请问阁下是?”张晓凡脸色凝重,还算克制道:“为什么要对我偷袭?”

“偷袭,哈哈哈,我仇河还不屑于做这种事。”仇河笑道:“我只是在考验你罢了。”

“考验我?”张晓凡狐疑,依旧防备道:“怎么说?”

仇河盯着张晓凡手中的小巧玉剑,说道:

“你有所不知,这件宝物是我封印在这的,只待有缘人前来。”

“而你能感应到它的存在,就说明你正是我想要找的那人。”

张晓凡一听仇河这话,神色就更加凝重了。

仇河见张晓凡的表情,就知道他不信,继续道:

“怎么,你怀疑我所说的话。”

“不信,你将玉剑拿过来,我教你催动它的正确方法。”

说这些话的时候,张晓凡发现对方全程都没将目光从玉剑上挪开。

如此比他还要迫切得到它的心境,可不像是它曾经的持有者。

更像是一个贪婪之徒!

更何况,他刚才说是考验,若非他是半步宗师反应够快,已经在对方的攻击下成为一具尸体了!

“不好意思,催动它的方法,我回去自会慢慢研究,并不用阁下费心。”张晓凡当即拒绝道。

闻言,仇河的神色已经相当难看了:

“小子,我奉劝你,尽快将它拿过来,否则我会将它传给其他人。”

张晓凡听不下去了,笑出声来:

“你就别再装了。”

“一个宗师也能封印灵器?你好大的脸!”

仇河见自己的谎言被拆穿,顿时恼羞成怒:

“小子,识相的,尽快把灵器送过来,否则,我不介意让你死在这里。”

张晓凡见对方原形毕露,也是有恃无恐:

“东西是我先得到的,凭什么交到你手上。”

“我看你是找死!”仇河大怒。

他没想到一介蝼蚁,也敢在他宗师面前造次。

他不再装了,正好,他也可以在此杀人灭口,防止别的宗师知道他得到了这件宝物。

咻!

仇河再次吐息,内劲如箭一般激射而出。

面对仇河的突袭,张晓凡早有防备,当即一个转身躲了过去。

只见在他身后的菩提树,再次炸出了一个窟窿。

“好可怕的手段!”张晓凡内心咕哝。

看来他这个半步宗师,同人家真正的宗师相比,还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即便仇河是这几年才晋升的宗师,也是已知宗师中最弱的一个,也不是他能力敌的。

“小子,现在交出灵器还来得及。”仇河再次发出警告。

但他手中的动作却未停。

转瞬之间,就已然逼近到张晓凡面前。

张晓凡目光一凝,他知道这老东西,早就起了杀心。

即便他交出玉剑,对方也不可能放过自己。

“老东西,要杀人灭口就直说,哪那么多废话。”张晓凡急忙退避。

面对一代宗师,张晓凡还是相当谨慎的。

可仇河根本不给他闪避的机会,一个手刀就切了过来。

同一般武者用内劲加持不同,宗师的手刀那可如真正的刀锋一般,锋利无比。

只因他手上的劲气,已然凝聚成罡,只要被切中必受重伤。

唰!

张晓凡见状,头皮发麻,金色内劲发动下,硬挨了仇河这一手刀。

轰,张晓凡只感觉身体都要被刨开一般,当场被振飞了出去,重重砸在身后一个大石上。

哇的一声!

当场吐出一口老血。

“这就是宗师的实力吗?”张晓凡暗暗心惊:“果然不同凡响。”

但他不知道的是,仇河此刻的内心比他还要震惊。

世俗有句话,宗师之下皆蝼蚁。

哪怕是半步宗师,也完全没法跟宗师相提并论。

只要他这一罡锋手刀下去,就算是准宗师也要饮恨,好似猪鸭牛羊一般被他宰杀。

可张晓凡就这么扛了下来。

身前除了出现一条血痕之外,却没有受到任何损伤。

“小子,你使用的是什么炼体法门?”仇河算是看出来了。

张晓凡一身铜皮铁骨,比宗师的肉身强度还要恐怖。

倘若他能获得如此炼体传承,那他仇河必将成为天下宗师第一人。

张晓凡咬牙,用内劲稳住自身伤势,破口骂道:

“老东西,想谋夺我的灵器就算了,现在还想打我传承的主意。”

“你这脸盘子还不是一般的大!”

受到嘲讽,仇河更是恼羞成怒。

这一次,他不再留手,打算动用极致手段将张晓凡拿下。

没错,不仅是那灵器,就是张晓凡身上的秘密,他也一并要了。

“小子,难道你不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仇河再次杀来。

张晓凡不敢大意,更不敢跟对方有任何半句废话。

他知道,这老东西就是想用对话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一旦被这老东西擒住,他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