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释放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76字
  • 2022-02-10 23:16:34

此刻,另外一边,学生们都已经做完了笔录。

柳虹蕾看了一眼副队长拿过来的笔录,让她诧异的是,其他人的论述,基本都跟张晓凡所说的一致。

“难道说那冷寒山真是这小子干掉的?”柳虹蕾有些怀疑。

但很快她想起破庙里头,这帮学生都以张晓凡为主心骨的样子。

也就是说,他们很有可能是串供。

念及此,她就释然了。

反正,她已经得知冷寒山是仇河杀的就可以了。

“放他们离开吧!”柳虹蕾下令道。

副队长想起一事,问道:

“那孔家的少爷要如何处置?”

柳虹蕾想了会儿,审判道:

“先关一段时间再说。”

孔成润虽然只是假装英雄救美,但酿成这么大的祸事,难逃其咎。

另外一边,吴依依几人已经先一步被放了出来。

这时候,细心的谢莹却发现,治安处门外并没有张晓凡的身影:

“依依,你的晓凡哥好像还没出来。”

姚爱敏跟着道:

“依依,不用担心,估计还在做笔录吧,我们再等等。”

“等什么等?”刘通没好气道:“那家伙杀了人,还不知道会不会被关起来呢。”

刘通不说话还好,这么一说,顿时触怒了大家:

“刘通,你说什么呢?”

“晓凡哥也是为了解救大家,才跟那杀手拼命的,你却在这说风凉话。”

别说其他人,就是刘通的女朋友柴亦舒都气不过,直接怒怼刘通:

“刘少,我不想再跟你这种人在一起了。”

“从今天起,我们分手吧!”

柴亦舒算是看透刘通的嘴脸了,回想起之前在邮轮上,刘通的胆小怕事,还有这次在危险时,刘通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她就知道,对方并不适合自己托付终生。

刘通怎么能接受,当即就抓住了柴亦舒的手,怒道:

“你说什么,你要跟我分手,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分手?”

“刘通,你抓疼我了!”柴亦舒想要挣脱,但怎么都挣脱不开。

吴依依几人见状,赶忙冲上来为柴亦舒解围。

但刘通就是不放手,混乱之中,吴依依还被刘通踹了一脚。

就在这时,张晓凡从治安处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前来。

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出。

啪!

刘通当场被张晓凡拍得跌飞出去,重重摔到了马路一边。

“刘通,别让我在看到你,否则,看一次打一次!”

见张晓凡出手,刘通即便有千般不甘,也只能咽下去,愤恨看了柴亦舒一眼,就飞快跑了。

柴亦舒上前感谢道:

“晓凡哥,谢谢你。”

听到柴亦舒管自己叫晓凡哥,张晓凡还真不大适应。

要知道,在飞机上,柴亦舒可一直都将自己当屌丝看待的,那是哪都瞧不起。

尽管觉得变扭,张晓凡还是礼貌回了句:

“没事,换做其他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其实,要不是混乱中,刘通不小心一脚踹到了吴依依,他才懒得理会两人闹分手的事。

然而,柴亦舒仗着自己还有几分姿色,竟然主动讨好起他来:

“晓凡哥,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

听到柴亦舒这话,谢莹和姚爱敏都要将白眼翻到天上去了。

她们宿舍谁不知道,吴依依喜欢张晓凡,柴亦舒看出人家晓凡哥的实力之后,就想着插足进来,实在有够无耻的。

吴依依此刻也害怕极了,她知道柴亦舒对付男人可是相当有一手的,要不然也无法钓到刘通这样的公子哥。

就在几个女的害怕张晓凡会被柴亦舒拿下之时,张晓凡却连正眼都没瞧上对方一眼,面无表情开口:

“对不起,我对你没有丝毫兴趣。”

闻言,吴依依几人都高兴坏了,她们就知道张晓凡肯定能经得起诱惑。

只有柴亦舒脸上写满了愤懑,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比吴依依差,怎么张晓凡就是连看都不看自己呢?

将几人送回海城交大的女生宿舍后,张晓凡刚打算离开。

吴依依却主动上前,冲张晓凡开口:

“晓凡哥,我想跟你一起回去。”

张晓凡费解,摸了摸她的头发,问道:

“怎么了?”

吴依依此刻脸色依旧有些苍白,她上前抱住张晓凡的胳膊,声音也还有些颤抖:

“我,我怕!”

“就是回到了学校,那破庙中的场景,也依旧不停在我脑海中回荡。”

张晓凡见吴依依身子在发抖,再看向她被冷寒山狠狠扎了一刀的肩膀,他也就了然了。

他身为武者见惯了这些,而吴依依只是一个普通人当然会害怕。

“嗯,这样也好,你肩膀上的伤口,还要帮你仔细处理一下才行。”张晓凡关怀道:“毕竟衣服可不干净,要是发炎就不好了。”

一听到张晓凡同意带自己回去了,吴依依简直激动坏了,抱着张晓凡的胳膊是怎么都不肯松开:

“晓凡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张晓凡带着吴依依回了酒店。

酒店前台见张晓凡带了这么一个年轻又漂亮的女孩回来,不免觉得张晓凡有两把刷子。

女孩一看就是大学校花级别,能够这么漂亮的女孩开房,还真是修了八辈子福分了。

然而,让前台诧异的是,张晓凡却提出要再开一间房。

吴依依闻言,红着脸低声道:

“晓凡哥,我想跟你住一间房。”

张晓凡有点难为情,回应:

“这样可不太好,毕竟男女有别。”

吴依依却拉住他的手,怎么都不松开:

“晓凡哥,一个人住一间房,我还是会怕。”

张晓凡无奈,也只能答应跟她住在同一间房。

听到两人的谈话,酒店前台都懵了:

“这是啥情况,这么一个校花级别的女孩,主动要求睡一块就算了,这人还不想要?”

以前她可见识过,一些男人为了得到美女的身子,那是就算下药也要将对方搞上床。

这人恐怕是性无能吧?

张晓凡带着吴依依坐上了电梯,殊不知他已经被前台视为了阳痿。

这家四星级酒店,已经整栋被张晓凡包下。

为了避免发生什么,张晓凡没有带吴依依回自己常住那间,而是换了一个大套房。

里面两房一厅,吴依依此刻还处于精神紧张的状态,根本睡不着。

张晓凡就陪着他在沙发上坐下。

“看会儿电视吧!”张晓凡想要转移吴依依的紧张情绪。

他刚拿起电视机的遥控,吴依依就直接抱了上来。

“晓凡哥,我不想看电视,让我抱一会好吗?”吴依依紧贴着张晓凡。

感受到吴依依身子还在轻微颤抖,张晓凡也没有拒绝,任由她这样抱着。

在此期间,张晓凡给吴依依说了许多关于武者的事,这才让吴依依稍微平静一些。

“晓凡哥,你说我能成为武者吗?”吴依依突然对成为武者产生了兴趣。

张晓凡打趣道:

“只要你不怕苦,群学苦练,还是有机会的。”

一想到张晓凡今儿跟那杀手打得你死我活,吴依依就再次打了个激灵。

脸上对武者的憧憬瞬间消失,她连忙摇头道:

“算了,我还是不成为武者了。”

“我只要有晓凡哥保护就可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