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 当婆娘都没人要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402字
  • 2022-02-10 10:22:20

张晓凡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发现他们基本都是被一招毙命,自然知道这都是谁的手法:

“不是,这些人都是一个杀手干掉的。”

“一个杀手?”闻言,柳虹蕾暗自好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还真会编,“那杀手呢?我怎么没看到?”

张晓凡不假思索,淡淡回应:

“因为那杀手被我杀了。”

听到张晓凡这么说,柳虹蕾彻底憋不住了,当场笑出声来:

“你说杀手杀了午夜屠夫,然后你比那杀手还要厉害,杀了那杀手?”

张晓凡理所当然,问道:

“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柳虹蕾笑得合不拢嘴,摇头道:

“那杀手的尸体呢?我怎么没看到?”

就在这时,一名队员跑进来,冲柳虹蕾汇报:

“柳队,在破庙一侧发现了另外一具尸体。”

听到汇报,柳虹蕾的笑声戛然而止,她狐疑看了张晓凡一眼,冲那汇报的队员道:

“带我过去看看。”

一行人走出破庙,柳虹蕾简单检查了一遍尸体,她内心大惊,连忙让人封锁了现场,并下令将几人带回治安处接受调查。

张晓凡皱眉,上前质问:

“柳队,这些学生刚经受了惊吓,现在再去治安队不合适吧?”

柳虹蕾没好气道:

“只是协助调查而已,又不是要抓你们坐牢。”

“还有这具尸体身份不明,我们必须调查清楚,才能够放了你们。”

张晓凡脸色已经不是很好看了,直言出声:

“我都跟你说过了,这就是那杀掉午夜屠夫的杀手。”

“在这人手中,杀掉的人,可比午夜屠夫还要多,你凭什么拘留我们?”

“口说无凭!”柳虹蕾丝毫不讲情面:“等到了治安处,一切自然会水落石出。”

张晓凡还想说什么,吴依依站出来冲他摇了摇头,随后表示:

“我们愿意接受调查,但还请柳队明察秋毫,别误会了任何好人。”

她这是担心,柳队错把张晓凡当成杀人凶犯了。

“那是自然!”说罢,柳虹蕾就让队员们,将几人带上了车。

到了治安处,吴依依几人被治安队员带去了其他房间。

而张晓凡却被直接带到了一个专门问询犯人的审讯室。

有治安队员上来,就要给张晓凡上手铐,张晓凡目光一寒,问道:

“柳队,你这是什么意思?”

按照惯例,嫌疑犯是要被戴上手铐的,但庙外的尸体身份还没有确认,张晓凡此刻也算不上嫌疑犯,于是,她便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人先撤下。

“如今,你有重大作案嫌疑,所以我们有权采取非常手段。”柳虹蕾淡淡道:“不过,在没有确定死者身份之前,你还是有辩驳机会的。”

张晓凡神情冰冷,沉声道:

“我说过了,我杀掉的那人是个杀手。”

柳虹蕾脸上依旧挂着不屑,在他看来张晓凡满嘴谎言,根本不可信。

“你说对方是杀手,那就是杀手了?”柳虹蕾用审问的姿态道:“据我所知,你并不是海城交大的学生,你为什么混进其中?”

“我一个朋友邀请我进去的,不行?”面对如此审讯,张晓凡根本没有给对方什么好态度。

“小子,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吗?”柳虹蕾闻言,极为不爽,想要使用威逼利诱的方式,让张晓凡不打自招。

然而,张晓凡根本不吃这套,冷冷表示:

“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不是我,你们治安队全都得担责任,现在却大着脸质问我?”

柳虹蕾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许久,才憋出一句:

“如果你不轻举妄动,等我们到了,也能将对方拿下。”

张晓凡摇头,冷笑不已:

“等你们到了,人都能在地底下凑几桌麻将了。”

“更何况,以你的实力,来了也只会送菜。”

柳虹蕾闻言,更加气愤了,她今年才二十七岁,前年也就是二十五岁就迈入了内劲武者,是海城出了名的天才。

正因为如此,她才能稳坐治安队队长的位置。

面前这个毛头小子,竟然敢嘲笑她是弱鸡?

“我看你是无知者无畏!”柳虹蕾愤怒道。

在他看来,在庙外被杀掉那人,分明就是一个无辜者,或许还是见义勇为的好人。

毕竟,经过审讯,庙内的午夜屠夫都是那人,不知用什么方式解决掉的。

柳虹蕾语气不善,已经认定张晓凡的罪行:“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的好。”

张晓凡懒得理会这种糊涂官,干脆翘起二郎腿,双手抱胸,什么话都不说了。

“小子,我看你是想逼我动手!”柳虹蕾怒了,见张晓凡如此不合作,她都想上前揍张晓凡几拳。

在他看来,就张晓凡这样的身板,她能一口气灭掉十个。

可就在这时,审讯室的大门再次被推开,一名队员火急火燎冲了进来,递上资料道:

“庙外尸体的资料已经查到了!”

柳虹蕾看了之后,大吃一惊。

对方竟然是阎罗的金牌杀手——冷寒山!

“这资料弄错了吧?”柳虹蕾怎么都不敢相信,一个金牌杀手会莫名奇妙死在破庙外。

要知道,如果没有配枪的话,就是他们治安队所有人一起上,都恐怕不是冷寒山的对手。

“柳队,资料绝对没错,这可是通过死者指纹反复对照过的。”该名队员回应。

这就让柳虹蕾更加糊涂了,看向张晓凡的目光也变得不同:

“现在证实,对方是个金牌杀手,你的嫌疑虽然解除了,但对方是怎么死的,你必须给我交代清楚。”

说真的,张晓凡还真不想甩这自以为是的女人,只是随便敷衍了句:

“我早就说过了,我杀的!”

柳虹蕾当然打死都不信,脸色难看道:

“就凭你能杀得了冷寒山?”

“你知道一个金牌杀手意味着什么吗?”

“那可是成功暗杀过半步宗师的内劲巅峰武者,你一个毛头小子,连杀鸡都费劲,还敢在这大言不惭。”

遇到这种人,张晓凡真的是无语了,又要审问他,但又不信他的话。

还审个毛啊?

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不说话了。

柳虹蕾见张晓凡这种态度,也是一脸愤懑,倘若换作其他罪犯,她早打断对方的硬骨头了。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又一名治安队员冲了进来,向柳虹蕾报告:

“柳队,这几天,在奇山附近还查到了宗师仇河的消息。”

“最近一直有传闻,仇河在这一带活动频繁,不知道所为什么事?”

听到这则消息,让柳虹蕾一下想清楚其中关键,哈哈大笑出声: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一定是仇河宗师出手的结果。”

“你小子还想骗老娘,还嫩着呢。”

张晓凡懒得搭理这种女人,神情不耐道:

“你说是就是吧!”

闻言,柳虹蕾一脸不屑:

“被戳穿了,还在这给我装。”

“你可知道冷寒山已经是内劲巅峰武者,就你这年纪,即便是个武者,顶多也不会超过外劲后期。”

“像我这样的武道天才,都不敢说这种大话,就你……”

张晓凡摇头冷笑,就这种井底之蛙,也有资格做治安队的队长?

要是在他们村里,给人家当婆娘都未必有人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