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好高骛远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39字
  • 2022-01-29 20:49:26

张晓凡问道:

“什么问题?直说无妨。”

于晴不假思索道:

“那就是等水厂盖好后,你准备生产哪种饮用水。”

“市场上的饮用水种类可不少,有专门做桶装水,送水上门的,也有超市零售的那种。”

这方面的问题,张晓凡早就想好了,淡淡表示:

“就做超市零售的那种!”

一听到张晓凡要做零售的饮用水,于晴就觉得张晓凡有点好高骛远了,出言提醒道:

“在这方面,恒水集团几乎垄断了大半市场,同其竞争简直是自寻死路。”

“依我看来,我们还是先从桶装水做起会比较好,这边有不少加工厂,像给他们提供一些低廉实惠的饮用水就很不错,保证稳赚不赔。”

闻言,张晓凡一下就否决了于晴的建议:

“像这种小打小闹,可不符合我大费周章建水厂的初衷。”

“我要做的可是在饮用水市场,彻底干翻恒水集团。”

于晴听到张晓凡这么大口气,就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张老板,你这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

“我可没有说笑的意思。”张晓凡认真表示:“要做就做最大最强的企业,不然我来海城干嘛?还不如窝在县城,干送水上门的活儿算了。”

于晴见张晓凡态度坚决,知道这事张晓凡是非干不可了。

她想了想问道:

“你总要有具体计划吧?就算是零售饮用水,每个品牌的口味也有轻微差异。”

“想在这个领域竞争,你至少要做出自己品牌的差异化吧?”

“对不起,这是机密!”张晓凡没有要透露的意思。

于晴被气到了,认为张晓凡就是毫无头绪,但心比天高,没好气道:

“爱说不说!”

“你这水厂早点倒闭,我还能少打两年白工。”

接下来的几天,张晓凡都在村里度过,跟村民们同吃同住,打成一片。

他意外发现,于晴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虽然老是板着个脸,一副凶巴巴的模样。

但却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主。

真正做起来事来绝不含糊,几乎每天都住在工地里。

看在她这么费心的份上,张晓凡特意去了一趟村中的养鸡场,让狗顺挑了两只毛发最鲜亮的鸡,给她做了枸杞炖鸡汤。

“于晴,这几天见你干活这么卖力,特意犒劳你的。”张晓凡将枸杞炖鸡汤送到了工地。

几个技术员见状,赶忙凑上前来:

“于晴,张老板对你可真不是盖的,竟然特意给你宰了鸡。”

于晴见状并不领情,冷哼一声:

“谁要接受他的好意,奸商就是奸商,想用口体之奉收买人心,我于晴是绝不会上当的。”

其余几名技术员,却没有于晴这样的“风骨”,直接就上桌了:

“于晴,你不要可以让给我们啊!”

“张老板,我们可以吃吗?”

“当然没问题!”张晓凡摆手道:“这本来就是犒劳大家的。”

说着,狗顺让人又送来好几锅鸡汤,都是张晓凡准备好的,要犒劳这里所有人。

此刻,还在干活的村民们也全都被叫了过来,一起吃起了肌肉,喝起了鸡汤。

看得于晴蠢蠢欲动。

当张晓凡离开,她马上就上桌了,抢着道:

“这可是张老板犒劳我的,你们都给我留点。”

一名技术员笑道:

“刚才你不是很矜持吗?说什么都不吃张老板的东西。”

于晴为自己找台阶下,直接将一节肉质最嫩的鸡翅膀,夹到了自己碗里:

“鸡都死了,不吃浪费……真香!”

数天后,到了郑家约定商谈合作的日子。

魏子筠早早就打电话过来:

“晓凡,今天是我跟郑家约定好的日子,你确定要一起过去吗?”

张晓凡毫不犹豫回应:

“当然,我也想借机参观一下菊下楼,看看他们到底有何能耐做到全国知名。”

张晓凡开车来到龙腾食府接魏子筠。

今天魏子筠穿着一身黑色纺纱裙,她那雪白的肌肤,在纺纱材质的裙摆下,若隐若现,给人无限遐想。

她上了车,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身段,问道:

“晓凡,你觉得我今天这身装扮怎么样?”

张晓凡打量了一遍,由衷赞叹:

“很适合你,优雅而又不是庄重,特别适合这次谈判。”

听到从张晓凡口中说出的夸赞,魏子筠很是高兴:

“谢谢!”

“其实,我今天穿这么一件,并不是为了谈判。”

张晓凡好奇,诧异问道:

“那是为了什么?”

“你猜?”魏子筠直勾勾盯着张晓凡。

张晓凡想到什么,小心肝直跳,觉得魏子筠自从来了海城,好像更加放得开了。

或许是因为远离家族的缘故,让她不再有被束缚的感觉,爱怎么来就怎么来。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去菊下楼吧。”张晓凡避开这个话题,直接发动了车子。

两人赶到菊下楼,发现此刻这里豪车云集,前来拜访的宾客络绎不绝。

“什么情况,菊下楼怎么这么热闹?”张晓凡见来人一个个都不像是吃饭的顾客。

而更是像是送礼的,因为他们手中一个个都带着礼物,穿得也格外喜庆。

“我找人问问?”魏子筠也有些迷糊了。

她赶忙拦住一个中年人,问道:

“请问,今天菊下楼是有什么喜事吗?”

中年人一看到一身黑色纺纱长裙的魏子筠,就是眼前一亮,知无不言道:

“今儿可是郑家千金的生日啊,大家就是来为她庆生的。”中年人目光火热盯着魏子筠,问道:“你是哪家的千金啊,要不一起进去?”

魏子筠委婉拒绝道:

“我就是来看热闹的,您先进去吧,我还要等下。”

中年人见魏子筠并不是这么好亲近,索性,没有继续搭讪的意思,先一步走了进去。

“郑家千金的生日宴?”张晓凡面无表情道:“看来,我们被郑家给耍了。”

明明他们都跟郑家事先约好了,但郑家却安排这么一个日子见面,分明就是想玩他们。

魏子筠此刻也拿不定主意,问道:

“我们现在是走,还是留?”

“当然是留,我倒要看看郑家这是想玩什么把戏。”张晓凡回应。

“可是我们没有准备礼物啊。”魏子筠看向自己空荡荡的手,问道:“要不要买了礼物再进去?”

张晓凡打住她道:

“既然他们没有提前告知,我们也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

“如果他们没有合作的诚意,也没有结交的必要了,就更别提给对方送礼了。”

“可是……”魏子筠犹豫,郑家可是大家族,如果这样空手进去,似乎并不符合礼数。

“不用想太多,船到桥头自然直!”张晓凡已经率先一步进去。

魏子筠没有办法,只能紧随其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