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找人担保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93字
  • 2022-01-28 10:11:54

柯奎龙等一帮兄弟也全都振奋不已,能够成功炸出地下水,他们的功劳也不小。

宋威鸿不得不对张晓凡佩服得五体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

“张兄弟,还真有你的。”

“你的一双慧眼,可比什么院士博士牛逼多了。”

宋威鸿的话,正是在讽刺于晴,这让于晴无地自容。

此刻,她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盯着那奔腾的水流,紧咬唇瓣道:

“这不可能,明明我都看过了,这里不可能存在地下水。”

“没什么不可能的!”张晓凡笑道:“我都跟你说过了,水文地质博大精深,你连皮毛都没学到。”

于晴不服道:

“你又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你怎么会比我还清楚。”

张晓凡从口袋取出一张这片区域的地图,指着连绵的山峦道:

“你看这儿的瀑布有多少,十多条都不止了吧?”

“然而,最终这些瀑布的水流,却只汇集成了这样一个流量极低的河流,你说剩下的水都到哪里去了?”

于大佑恍然,上前道:

“我明白了,剩下的水都流进了地下,成了地下水!”

张晓凡取笑于晴道:

“看,你爸都明白了,就你这个所谓水文地质学的博士,却一点都没看出来。”

于晴神情难堪,像吞了半只苍蝇一般难受。

她看了一眼周围几条瀑布,在加上张晓凡手中的地图验证,发现果真如张晓凡所说,这些瀑布倾泄而下的水流,远比河流的水要多得多。

“我怎么没有想到呢?”于晴懊恼无比,觉得有愧老师的教导。

张晓凡毫不客气道:

“纸上谈兵是行不通的,唯有实践才能出真知。”

“创业至今,我走过的路,可比你吃过的米还多。”

于晴冷哼一声,觉得张晓凡就是误打误撞,根本不算什么真本事。

“你输了,记得刚才的打赌!”张晓凡可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免费劳动力。

“放心,我当然说到做到。”于晴噘着嘴,依旧满心不服:“不过,就算让你解决了水源的问题,你也盖不成水厂。”

“哦?”张晓凡好奇问道:“怎么说?”

“据我所知,水厂所需的一些设备,只有商会批复才能购买,你有办法吗?”于晴似乎知道不少:“而要想获得这些设备,必须有这方面的专家担保才行。”

对于这项商会规定,张晓凡还真不清楚,他看向宋威鸿。

宋威鸿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商会为了防止有人恶意利用水资源,所以立了这么一个规定。”

“那你认识这方面的权威人士吗?”张晓凡询问宋威鸿。

宋威鸿摇头:

“这方面的权威,我确实认识几个,但他们绝不会给人担保。”

“毕竟建水厂又有几家企业能做到完全清白,倘若水源被污染,他们可要负全责的。”

于晴洋洋得意,她总算扳回了一局,笑道:

“我就说你办不成吧,你还偏不信!”

张晓凡皱眉思索了一番,当即想起一个人,顿时撇下众人就直接离开。

于晴当即追上去,质问:

“你要去哪?”

“我告诉你,如果你水厂建不起来,我们的赌约也是做不得数的。”

毕竟,她说的是给张晓凡的水厂打白工,可不是其他宠物粮工厂,或者种玉米、养鸡什么的。

“放心,你的赌约履行定了。”张晓凡胸有成竹。

于晴不信邪,觉得张晓凡就是虚张声势,为此直接跟了上来。

当张晓凡回到村中水库旁,这里的水位已经上升了许多,那些地下水不出意外,全都汇集到了这里。

这让于晴见了,暗暗发苦:

“这奸商还真有两把刷子。”

“就算他知道那边有地下水,但却能精准爆破出水口,让水流按照他所预定的轨迹,流到村子的水库里来。”

“对于这一点,就是我没有个三五天的规划探查都没办法做到。”

就在她暗暗自语之时,张晓凡已经开上他那辆白色保时捷。

于晴赶忙跟着上了副驾驶座,很是自来熟地系上了安全带。

张晓凡见状皱眉:

“你跟上来干嘛?”

“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找人给你担保。”于晴幸灾乐祸道:“如果办不成,我也能重回自由身了。”

张晓凡冷笑: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你估计要一辈子给我打白工,当然,我不会让你饿死的,至少能保证你的胸能像现在一样丰满。”

闻言,于晴赶忙捂住自己胸前一对硕大,冷哼道:

“等你办成了再说吧!”

对于千户村这个水厂,可是张晓凡立足海城的最关键一步,所以不容他有一丝懈怠。

很快,他开着跑车来到了海城市人民医院。

“医院?”于晴困惑不已,问道:“你要拿设备不去商会,来医院干嘛?”

“去商会,你给我担保吗?”张晓凡问道。

“不可能!”于晴直接拒绝,并解释:“就算我想帮你也不够格,要想成为这方面的专家,那也必须要从事这方面的研究三十年以上,并有大量论文发表才行。”

而她在大学任教还不到两年,所发表的专业论文更是连一篇都没有。

“我就知道指望不上你!”张晓凡用极其欠抽的语气道:“所以,我才不会像你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一样,直接跑去商会吃闭门羹。”

“你……”于晴被气得不浅,觉得张晓凡就是存心羞辱自己。

不过,她也真是的,好端端的待在村里不好吗?

非要来这里找不快。

张晓凡先是在医院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些水果,这才往医院的住院部而去。

带着憋屈与不解,于晴跟着张晓凡在医院左转右转,最终来到了一间病房面前。

于晴一看到病房号,这才反应过来,直接气愤出声:

“你无耻!”

因为这间病房正是她的老师罗教授所在的病房。

张晓凡淡然表示:

“无耻不无耻我不知道,只要事能办成就行。”

当进入病房,张晓凡将水果搁在一旁矮桌上,于晴才惊觉自己跟着过来探望老师,竟然连东西都没买,直接就这么空手进来了。

“老师,我……”于晴有点不好意思,不知该如何向罗教授解释才好。

然而,更让她心塞的是,罗教授压根没有注意到他,而是直接热情握住了张晓凡的手:

“张先生,听说那天我突发心肌梗塞,都是你及时出手,救了我这一把老骨头。”

张晓凡是来找罗教授帮忙的,也没有否认什么,直接道:

“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没想那么多,就对老先生施了几针,没想到还真奏效了。”

其实,罗教授早就从林教授那听说了,张晓凡是还原了早已失传的“回天十八针”,才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

根本不是张晓凡所说的那般随意。

他觉得张晓凡身怀绝世针法,还能如此谦虚,因此对张晓凡的印象就更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