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来自血脉的压制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82字
  • 2022-01-18 21:00:46

听到这一声威武雄壮的叫声,四头膘肥体壮的藏獒,顿时全都瑟瑟发抖起来。

当它们注意到大石上,正站着一头血脉纯正的大犬之时,全都瞳孔骤缩,吓得趴在了地上,不敢再有任何异动。

这是动物之间,来自最原始血脉的压制,它们根本无法抵抗,只能臣服。

见状,狼狈抵抗的村民们全都震惊不已:

“这是什么狗,这么厉害,连如此凶残的藏獒都能降服?”

“好强壮,这体型都要比两头藏獒还大了,该不会是狮子吧?”

一群村民议论纷纷,震撼不已。

当然,于大佑他们是见过大黄的,吃惊不小:

“这不是宋少那位朋友带来的土狗吗?”

“它竟然能震慑住一群藏獒,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就在这时,张晓凡和宋威鸿走上前来。

大黄赶忙跳到了张晓凡身边,蹭了蹭他的腿,一副邀功的样子。

张晓凡摸了摸它的狗头,顺便赏了它一块肉干,这将大黄给高兴坏了,吃得津津有味。

见状,宋威鸿对张晓凡养的大黄就更加喜欢了。

此刻,贺龚年目眦欲裂,连忙拿出鞭子就对匍匐在地的藏獒一顿鞭打:

“上啊,你们这些畜生,倒是给我上啊!”

然而,无论贺龚年如何呵斥和鞭打,都起不到任何作用。

四头藏獒依旧如老鼠见到猫一般,在大黄面前,不敢有任何造次。

于晴这个时候赶忙从地上爬起,躲到了张晓凡两人身后,当即指控道:

“贺龚年,刚才你想用藏獒咬死我吗?”

她知道一般狗狗,可不会轻易攻击人的,即便本性难移,那也不会撕咬人的要害。

而且刚才那只棕色的藏獒,明显是想置她于死地。

闻言,贺龚年当然不会承认,即便他确实给藏獒下了手势,咬死于晴,要不是因为于晴,他早就无声无息拿下水库。

“呵呵,我都跟你们说过了,畜生无情,可不会管你们的死活。”贺龚年笑道。

此刻,这里几乎一半村民都被藏獒咬伤,一帮跟班也全都幸灾乐祸。

谁让这帮刁民不识时务,挡了他们的财路,妨碍他们向恒水集团表忠心。

这话,别说千户村的村民了,就是宋威鸿都听不下去,只见他大胆上前,抚摸了一下四头受惊的藏獒,为它们辩护道:

“谁说动物无情,不通人性?”

“它们的性情本就温顺,只是因为你这个恶毒主人,将它们调教成这样。”

“像你这样的人,才算是真正的畜生!”

听到宋威鸿的话,在场村民连连附和,大声叫好:

“骂得好!”

“这帮恶霸才是畜生。”

“贺龚年这个混蛋,更是畜生不如。”

听到众人的唾骂,贺龚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恨不得放狗将他们全都给咬死。

可惜,他精心培养的藏獒,此刻全都不听使唤,让他进退两难。

张晓凡上前一步,为受伤的村民发声:

“少废话,将村民们的医疗费交出来,否则有你好看。”

对于宋威鸿的身份,贺龚年还是知道的,所以不敢有任何造次。

但张晓凡面生,他从来就没见过,于是嚣张气焰又窜了起来,不屑道:

“你又算老几,也敢管老子的闲事。”

张晓凡也没有要出风头的意思,只是淡淡表示:

“如果你不将钱给付了,并对村民们道歉的话,那就别怪我驱使你的藏獒,报复你这个主人了。”

“哈哈哈哈!”闻言,贺龚年就好像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笑得眼泪都要出来:“兄弟们都听到没有,这大言不惭的家伙说,要用我的藏獒对付我们?”

一帮贺龚年的跟班,也全都笑出声来。

在他们看来,张晓凡不是脑子有坑,就是脑袋给驴踢了。

藏獒号称最忠诚主人的狗,又怎可能反噬他们,这不是傻子他妈给傻子开门,傻到家了吗?

然而,下一秒,张晓凡还真给四头藏獒下了命令:

“给我咬死他们!”

随之张晓凡一声令下,大黄直接跳出,冲着四头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的藏獒“汪汪”叫唤了两声。

四头藏獒顿时全都起身,将冷幽幽的目光,盯上了身后贺龚年一帮家伙。

此刻,他们正笑得正欢呢,没想到几头藏獒果然听了张晓凡的指示,朝他们龇牙咧嘴走了过来。

这让他们差点没给自己的口水噎死。

“老,老大,这是怎么回事?您,您养的藏獒还真叛变了?”一群跟班全都惶恐不已。

贺龚年看到这一幕,脸都绿了,连忙冲着围上来的藏獒大吼道:

“你们这些畜生,是要反了天不成?”

“我可是你们的主人,主人啊!”

然而,几头膘肥体壮的藏獒,根本不听他的话,步步紧逼,大有一言不合就咬死他们的架势。

其中那头棕色的藏獒率先发难,直接将贺龚年扑在了脚下,用一种仇视敌人的眼神,死死盯着他。

平日里,贺龚年没少鞭打它们,有时候放它们出去咬人,如果不咬,就不给它们饭吃。

正因为对方是它们的主人,它们处于本能的忠诚,根本没法选择反抗。

但今天,有半觉醒血脉的前辈为它们撑腰,它们也能逆了这种本能,报复这帮残暴对待它们的家伙。

见状,贺龚年当场吓尿了裤子,连忙拼命求饶道:

“我赔,我赔,村民们的医疗费,我赔了!”

张晓凡见状,冲大黄道:

“可以了!”

大黄得令,马上冲着几头藏獒叫唤,几头藏獒这才退后,站到了大黄身侧,一副唯大黄马首是瞻的模样。

贺龚年心有余悸起身,眼神惊恐地盯着张晓凡。

他觉得今天肯定是没看老黄历,所以才会碰到张晓凡这种奇人,连他养的藏獒都能使唤,简直匪夷所思。

今儿他算是踢到铁板了,不认栽不行。

“这里面有五万,应该够医疗费了。”贺龚年将一个布袋丢给村长于大佑。

这些钱其实是恒水集团给他的预支款,没想到水库没有拿到手,反倒将钱搭了进去。

于大佑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数目并没有错,冲张晓凡点了点头。

见状,贺龚年一帮人就要走。

可张晓凡却叫住他们道:

“你们是不是还忘记什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