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竞选结果出炉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426字
  • 2022-01-01 23:30:55

听到该工作人员的话,秦家人全都不能淡定了,一个个都站了起来。

他们齐刷刷看向秦铭远,秦铭远则看向许浩东。

他知道,许浩东被驱逐出许家后,是不可能坑秦家的,否则他将走投无路。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许浩东这个白痴被霍家人给耍了,关键这户头还是张晓凡的,就说明霍家人早就跟张晓凡勾搭在一起。

“秦蟒,看你干的什么事,许会长差点就被你诬陷了!”秦铭远知道,秦家在商会大势已去,如今只能弃车保帅。

否则,姜戴民要是要彻查下去的话,他非要吃不了兜着走。

秦世天不能接受这样一种结果,抓住许浩东就一顿乱锤:

“许浩东,许浩东,你真他妈是个废物,废物啊……”

许浩东被打得连滚带爬,已经被张晓凡废掉丹田的他,连普通人都不如,只能被打得嗷嗷叫唤。

秦蟒知道,等回到家族,他也肯定讨不了什么好。

好好一个局,却在他这里破功了,让秦家的一切投入和努力,尽数付之东流。

张晓凡戏谑看了一眼如丧考妣的秦家人,随后,走到了秦铭远身旁,拍了拍他的肩头,很是熟络地道:

“秦会长,谢谢你这五百万捐赠了,像我这样的穷人,信得秦会长这样的大慈善家,才能挺过这艰苦的日子。”

“对了,我正愁缺少资金开发新产品呢,这不,你就给我捐来了。”

秦铭远要被气得吐血,关键此刻他还不能发飙,连忙否认:

“张先生,你可别搞错了,给你汇款的是许浩东,可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哦,是吗?”张晓凡笑了笑道:“其实也差不多,我这不是听说许浩东已经认你做干爹了吗?”

听到张晓凡连这个都知道,秦铭远直接跳脚:

“张先生,你可别轻信一些小道消息,我跟许浩东这个许家叛徒,可不认识。”

为了避免许浩东反咬他一口,秦世天连忙给秦蟒下令:

“秦蟒,你还愣什么,还不将这作伪证的家伙丢去治安大队。”

听到秦铭远要将他牺牲掉,许浩东挣脱绳索大叫:

“干爹,干爹,你不能这样啊,我可是将一切都泼出去了啊!”

“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把我丢进大牢啊!”

“赶紧堵住他的嘴!”秦铭远咬牙切齿。

秦蟒大惊,怕许浩东说出更多,直接动用上外劲,一个手刀将许浩东当场打晕。

很快,许浩东被秦蟒拖了出去。

现场也迅速恢复了平静。

此刻,投票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幕,一切反转太快,让他们脑子都要转不过弯来。

姜戴民看向秦铭远冷哼:

“胡闹,真的是胡闹!”

秦铭远赶忙低头哈腰承认错误:

“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就不应该听信许浩东的一面之词。”

姜戴民没有再看秦铭远一眼,而是看向许海隆问道:

“这事,你觉得要如何处理?”

许海隆深知,现在即便继续追查下去,也未必能拿秦铭远怎么样,还不如先让自己坐稳会长之位再说。

“我觉得许浩东被我许家驱逐后,怀恨在心,所以才编排了这场戏,想要谋害我。”

“这事已经很清楚了,就不需要再查下去了。”

对于许海隆的进退有度,姜戴民感到很是欣慰:

“竟然如此,那就这样吧!”

“至于选举结果,已经很明了了,继续由许海隆同志,担任商会会长之位。”

“大家可还有意见?”

秦铭远见姜戴民看来,不得不第一个表态:

“我没有意见!”

秦家人见家主都承认了竞选结果,他们即便再有意见,也只能往肚里咽。

其他商会高层,就更没有什么话说了。

再看那白眼狼冯仑,一脸便秘的表情,就知道他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周秘书,我可是被你害惨了啊!”冯仑悔不当初,就不应该听周若青忽悠,要不然,他也不至于出卖对他有恩的许海隆。

如今许海隆再掌商会,他还有出头日才怪。

周若青也没想到秦家必胜的局,竟会被张晓凡这个毫无相干的人,绞得完全变了样。

另外一边,安夜擎和霍元明彼此看了一眼对方,相互恭维道:

“安老爷子,还是你有眼光啊,想都没想就投了许会长。”

安夜擎摆手谦逊道:

“实不相瞒,这次我并不看好许家,不过我是因为一个年轻人,才坚定了内心选择。”

“哦?巧了!”霍元明也跟着笑道:“我也是因为一个年轻人。”

两人都没有说出那年轻人是谁,竞选结果已定,一切都已经不重要。

张晓凡回到许宛卿身旁,无比感激道:

“谢谢你张晓凡,你又帮了我们一次。”

张晓凡看着眼前明媚动人的许宛卿,微微失神:

“嗯,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对了,许浩东那叛徒,怎么会将钱打你卡上的?”许宛卿松开拥抱的手,对此,她十分好奇,思量的很久,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我也是误打误撞。”张晓凡点明道:“你还记得霍家的武者高伯吗?”

许宛卿想了想,问道:

“是不是金云小镇为霍刚撑腰那位。”

张晓凡点了点头:

“没错,那晚回去后,他怕霍刚在商会换届期间,给霍家惹出什么祸端,将事情禀报了霍元明,霍元明让他将霍刚软禁了起来,并没收了他的手机。”

“很快,许浩东就联系上霍刚的手机,说要投靠霍刚,并愿意奉上五百万表忠心,还说要联合霍刚一起对付我。”

“高伯意识到其中必有猫腻,于是主动联系上我,我便让他来个顺水推舟,把我的卡号发了过去。”

闻言,许宛卿是哭笑不得,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一个隐情:

“话说,那高伯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用说嘛,当然是被我那天擂台上展现的实力,给深深折服了呗!”张晓凡嘚瑟道。

许宛卿没好气看着他,觉得张晓凡有时候还真没个正经。

商会换届结束,秦家人全度如霜打的茄子一般离开,每每经过张晓凡之时,都会怒目而视。

张晓凡就这样站着,让他们随便瞪,没有任何怯意。

他就喜欢看这帮人嫉恨自己,又拿自己无可奈何的模样。

不过,让他感到疑惑的是,最应该对他恨之入骨的秦铭远,却没有看他一眼,就直接走了。

很显然,秦铭远这老狐狸,肯定不会这样善罢甘休,说不定已经想到什么主意来对付自己。

“张神医,我就知道擂台赛,为许家出战的人是您!”安夜擎直接上来套近乎。

这时,跟着他一起过来的霍元明才明了,原来他俩说的那个年轻人,就是同一个人。

“张先生,谢谢您宽宏大量,饶了我那逆子。”他也不甘示弱,赶忙上前同张晓凡握手。

安夜擎见状,愣了愣,随即再次同霍元明相视而笑。

两人清楚,彼此都看好张晓凡的未来,所以今儿才会走到一起。

众人见两位元老级的人物,都对张晓凡恭敬有加,他们就知道这次换届,秦家到底输在了哪。

就连大领导姜戴民,都开始留意张晓凡,向风光无限的许海隆问道:

“听说那位年轻人是你许家的上门女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