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许家的上门女婿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64字
  • 2021-12-27 20:56:24

许家众人闻言,全都一头雾水,不知道张晓凡这话是什么意思?

要知道他们之中最强的黄老,都被秦柏松虐得如死狗一般,更何况是年纪轻轻的张晓凡。

“张小友,你可别冒这个险啊!”许昌复当即拉住张晓凡,不让他前去送死。

“是啊,张晓凡,你已经帮我们许家够多了,你不需要出这个头。”许宛卿也赶忙拦在了张晓凡面前。

楚云曦叹息道:

“虽然我看不惯那什么秦柏松,但我也不想看着你去白白送死啊!”

张晓凡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现在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无法打消大家的余虑。

更何况,他其实也没有多大把握能挑战内劲已经登峰造极的秦柏松。

但武道之心告诉他,这一战,他必须打。

盘踞在他丹田深处的金色内劲,在这一刻瞬间沸腾起来:

“我要战!”

他稍微振荡了一下内劲,振开不让他上台的众人,直接跃到了擂台之上。

围观民众见状,先是一愣,随后全都笑了起来:

“不会吧,这不就是个毛头小子吗?”

“看来许家真是没人了,竟然派一个小辈上去送死。”

“看着吧,这家伙,估计会被对手一个手指头挑翻。”

一片讥笑声当中,林沐嫣看到跳上擂台的人,却莫名一愣:

“这人看起来,怎么这么像张晓凡?”

可仔细想想又不可能,张晓凡怎么可能跟许家有关系呢?

更何况,只是身形背影看着像,气质很不一样。

她不知道的是,张晓凡突破内劲后,气质发生了极大变化。

安雅也直愣愣盯着台上的年轻人,直接叫出声来:

“张神医?”

林沐嫣困惑看向身旁的好闺蜜,问道:

“安雅,你会不会认错人了?他长得跟一号别墅那位压根不像啊?”

在她的印象中,安雅崇拜的张神医应该穿着拖鞋,一身花衬衫,且吊儿郎当的模样。

因为那天他牵着小雪夜跑之时,经过一号别墅看到的人,就是那副模样。

“啊?你见过张神医了?”安雅错愕问道。

“见过啊,就在我带着小雪夜跑的时候,对方说他就住在一号别墅。”林沐嫣回忆道。

这让安雅一时也不确定起来,她只见过张神医两次,只觉得台上之人跟张神医有些相像。

不过给人的气势,确实跟张神医不太一样。

“等等!”总商会中走出一人,当场质疑道:“这人是谁?怎么我从没在许家见过。”

按照擂台赛规矩,角逐双方都必须是双方家族中的人才行。

否则,就会被视为舞弊,剥夺违规家族的竞选权利。

主裁判看了一眼许家提交的客卿资料,发现名单资料中,也没有张晓凡这一号人。

“许家,这是什么人?别说是你们临时雇来的客卿。”主裁判沉声道:“要知道双方的客卿,都是要提前一年报备的。”

许昌复闻言,赶忙向主裁判和总商会的人,解释道:

“不好意思,他是我们许家的上门女婿。”

闻言,全场哗然。

就是张晓凡都一脸错愕,呆呆盯着许昌复。

“不会吧,这就是你们许家说好给我安排的身份?”张晓凡内心吐槽不已。

虽说上门女婿绝对是不怎么光彩的事。

但擂台下,一帮痴汉却是一脸羡慕的模样,又是什么鬼?

“许家的上门女婿啊?”

“这人也太幸运了吧?”

“要知道许家大小姐,那是出了名的大美女啊!”

突然,一位武者却冷哼一声:

“我看是死到临头才对。”

“龙斗宗少宗主看中的女人都敢染指,这人怕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又有一人跟着摇头道:

“我看用不着龙斗宗的人出手,这次对上秦柏松,就是当炮灰去的。”

闻言,一大帮羡慕不已的痴汉,全都惊醒过来:

“是啊,这人分明就是当炮灰的。”

“可惜了,许家大小姐还没摸到,人就要没了。”

一边,许宛卿也被父亲说出的话,惊了一惊,脸上莫名潮红一片。

楚云曦微微有些吃醋,调戏好闺蜜道:

“没想到你们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许宛卿捂着滚烫的脸颊道:

“你也知道是什么情况,就别打趣我了。”

主裁判目光一寒,身为龙斗宗的人,对于张晓凡,他眼中隐隐有了杀意。

总商会这边也无话可说,只能放任道:

“既然是上门女婿,那也已经算是许家人,这个身份确实有资格代表许家出战。”

但,谁不知道许宛卿是龙斗宗看上的人,许家这么做,简直是在羞辱龙斗宗。

秦家这边,当得知张晓凡是以许家上门女婿的身份出战,秦世天醋意大发,但同时觉得张晓凡这是在找死。

“爸,那张晓凡不知死活,胆敢挑战二爷爷。”秦世天五味杂陈道。

“这正合我意!”秦铭远大笑:“一场擂台赛,既能让我秦家彻底掌控商会,又能灭了张晓凡这个大患,可谓一箭双雕。”

随即,秦铭远在秦世天耳边悄悄说了什么。

秦世天嘴角上扬,心领神会,马上跑到擂台边,向秦柏松传话道:

“二爷爷,这人名叫张晓凡,屡屡坏我们秦家好事,一定要想办法杀掉他。”

秦柏松闻言,冷笑:

“对付这么一个毛头小子,何必想什么办法,我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他按死。”

不仅如此,他也算看出来了,这个叫张晓凡的愣头青,还招惹上了龙斗宗。

他虽然步入内劲巅峰,但也只是个散修,跟龙斗宗这种高人众多的宗门相比,不值一提。

倘若他今天能在擂台上杀了张晓凡,就相当于卖了龙斗宗一个人情,这可是天大的人情,将来对他突破更高的境界,绝对有百利。

这时,负责这场擂台赛的副裁判也跑上了擂台,再确认张晓凡的身份符合规定后,再次重申道:

“擂台比斗点到即止,绝不能伤人性命。”

“现在比斗重新开始,请无关人员撤出场外。”

听到这副裁判对规则的重申,秦柏松暗笑不已。

对他来说“点到即止”已经是个笑话,没看到黄兆丰都已经被他打个半死?

不能杀人,更是无稽之谈。

只要卖了龙斗宗人情,商会的惩戒又算个屁!

随之无关人员离场,张晓凡和秦柏松站到了擂台中央。

不等主裁判作出指示,秦柏松就直接开杀,上来就是凝聚内劲的一指,朝张晓凡左胸洞穿而去。

要是被击中的话,张晓凡必定心脏对穿而亡。

“好卑鄙!”许家人齐齐惊叫。

台下众人也没想到,秦柏松会无视主裁判,直接开始攻击。

而且一出手就是致命杀招。

俨然将擂台的规矩,当成了摆设。

就当众人以为张晓凡会瞬间毙命之际,只听哧的一声,张晓凡直接伸出了两根手指,金色内劲触发,就将秦柏松的必杀一指,稳稳夹住。

更不可思议的是,张晓凡从始至终身躯都没动一下,依旧如标枪般站得笔直。

“这样就想杀掉我?”张晓凡嘴角轻笑:“秦柏松,你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