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这人没有请帖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72字
  • 2021-12-24 10:38:06

这位周秘书名叫周若青,在商会可是秦铭远那一边阵营的,自然不会给张晓凡什么好脸色。

张晓凡毫不退让出声:

“许家的靠山虽然倒了,但秦家根本不配成为商会会长。”

“更何况,许家未必没有新的靠山。”

“哼!”周若青冷哼一声道:“通过种种迹象表明,秦会长必定当选,可谓胜券在握。”

张晓凡见这个中年女人此刻脸红脖子粗,看这样子搞不好来个心脏病发什么的。

索性不再跟她多说什么。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因为他这一番张狂言论,让冯秋雅父母再看轻他一分。

“黄口小儿,无知无畏!”冯仑内心暗道。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骚动。

刚才冯秋雅去洗手了,怎料回来的时候,却被一个穿金戴银的阔少堵在了过道上。

阔少的几个狗腿子,还不停用污言秽语调戏冯秋雅:

“小妞,长得挺标志啊,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周少交往啊?”

“我们周少保准让你天天下不了床,如神仙一般快活。”

“无耻!”冯秋雅听不下去,直接一个耳光甩出。

但却被周少直接抓住:

“没想到,这妞还挺烈,不过老子喜欢!”

“这样的妞征服起来才有快感,哈哈哈哈……”

周少的大笑声,刚笑到一半就戛然而止。

因为,看到女朋友被非礼的丁博,已然冲上前来,直接一拳印在了周少面颊之上。

周少被打个措手不及,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没当场栽倒在地。

“妈的,连老子都敢打!”周少摸了一下青紫的脸颊,当即大怒。

只见他直接飞起一脚,就蹬在丁博小腹之上,丁博被踹得一屁股坐在地面之上。

这还没完,两个狗腿子立刻跟上,对着丁博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冯秋雅见状,大叫: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

周少看向冯秋雅,笑道:

“既然美人都发话了,那就暂时放他一马。”

两狗腿子收手,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丁博架了起来:

“小子,识相的,给我们周少磕个响头,这事就算这么揭过去了。”

“没错,磕个响头,再将你的女人献出来,让周少好好快活快活。”

“我呸!”丁博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周少脸上。

周少抹掉脸上唾沫,当即爆怒:

“妈的,找死!”

呼!周少直接一拳头朝丁博面门抡去。

冯秋雅见状,急忙喊道:

“不要啊!”

周少这一拳可是用上了吃奶的力气,要是被抡中,丁博非要颧骨碎裂不可。

啪的一声,周少的拳头最终却在距离丁博不到半寸的距离止住了。

因为不知什么时候,一只大手牢牢攥住了周少手腕。

“出这么重的手,不太好吧?”

攥住周少手腕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晓凡。

周少见张晓凡竟敢阻挠自己,怒斥出声:

“小畜生,你又算什么东西,识相的给老子滚开。”

“如果我说不呢?”张晓凡目光冷冽。

“那老子连你一起揍!”说着,周少就要挥动另外一个拳头,朝张晓凡打去。

然而,没等他用力,就听一声惨叫传来。

周少惊恐发现,他被张晓凡攥住的右手,突然传出一声脆响,手腕处的骨头尽然全都碎了。

如今他的右手掌,就好像即将凋零的枯叶一般,摇摇晃晃挂在那。

两个狗腿子见这一幕,头皮发麻,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人是怪物吗?

该有多大的手劲,才能将一个人的腕骨捏碎啊?

两狗腿子再不敢有任何造次,一溜烟全跑了。

“我的手,我的手……”周少惊恐大叫着。

张晓凡脸上看不出有任何怜悯,直接一脚将周少踹飞出去。

周少如滚地葫芦一般,滚到急速冲过来的周若青脚边。

周若青一眼就认出,那被踹飞过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宝贝不得的儿子。

“儿子?”周若青赶忙将周少从地上扶起。

周少捂着自己无力吊着的手,哭丧道:

“妈,那家伙捏碎了我的手腕,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看到自己儿子的手随意摇晃着,周若青目眦欲裂,暴跳如雷。

她冲到张晓凡面前,咬牙质问:

“是你!”

张晓凡看向周若青,不屑道:

“没错,是我!”

“既然你不管教好自己儿子,那我帮你管教。”

周若青被气得不浅,但也知道自己打不过张晓凡,当即恶人先告状:

“来人啊,来人啊!”

“有人胆敢在魏家宴席上打人,难道就没人管吗?”

随之周若青一声吆喝,顿时将在场所有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有人认出周若青的身份,正是秦会长的第二秘书,虽然不如第一秘书,地位也绝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

“发生了什么事?”很快,现场的负责人带着两名工作人员赶了过来。

周少连忙扭曲事实道:

“我见这位小姐长得漂亮,于是想跟她要联系方式,她不给就算了,还叫来她的朋友,对我动手。”

“闫管事,你看,我的手腕都被他们打折了!”

负责这次宴席治安的闫管事,可是魏家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也是刚被调回魏家,对于张晓凡,他并不认识。

他带着两名工作人员,直接来到张晓凡几人面前,沉着脸道:

“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冯秋雅刚想出面辩解,但闫管事身后的一名女工作人员,却一眼认出张晓凡道:

“闫管事,不用审了,这人压根没有请帖,现在还打伤了周少,可以说是罪加一等。”

“你没有请帖?”闫管事看向张晓凡,目光陡然变得冷冽。

如果是魏家邀请的贵宾,彼此之间发生摩擦,还情有可原。

但倘若是偷跑进来的外人,对他们魏家邀请的贵宾动手,那性质就决然不同了。

魏家必定会让他付出惨痛代价,以展现魏家的待客之道。

张晓凡迎向闫管事的目光,不卑不亢回应:

“我确实没有请帖!”

周少闻言顿时哈哈大笑,状若疯狂地指着张晓凡:

“听到没有,大家听到没有,他说他没有请帖,没有请帖!”

众宾客闻言全都摇头,他们知道,张晓凡这下惨了。

魏家的宴席可不是这么好闯的。

关键他还打了人。

这下魏家就算扒了他的皮都算轻的。

丁博赶忙出来为张晓凡辩护:

“等等,大家别误会,我哥们虽然没有请帖,但我有啊!”

“是我用请帖,带我哥们进来的,他并不是偷闯进来的……”

说着,丁博就拿出了自己的请帖,出示在闫管事面前。

没等闫管事说话,那早就看张晓凡不顺眼的女工作人员,就直接冷笑出声:

“呵呵,就凭你这种低级请帖,只能独自入席,根本不配带人一起进来。”

“所以,你俩都必须接受处置!”

“什么?”丁博闻言,面如死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