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杀入秦界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91字
  • 2021-12-16 23:52:31

张晓凡明白过来感谢道:

“韦胤,要不是你,这些隐秘信息我根本掌握不到。”

“现在对于江城的龙斗宗,我已经有了眉目。”

张晓凡早就觉得韦胤不一般,现在看来,他的身份恐怕极其惊人。

韦胤丝毫没有谦虚,自夸道:

“那可不是,除了我,这些信息你还真没法从别人那得到。”

其实还有一点他没说,他就是海城来的,关于那边的事自然比江城人了解。

张晓凡趁机问道:

“龙斗宗门人几乎都是内劲武者吗?那外劲武者想突破到内劲有什么好的法子?”

最近的事情,让他意识到自己实力还是太弱。

韦胤不假思索道:

“据我了解,海城那边的龙斗宗门人,几乎都在内劲,或者内劲之上。”

“至于江城这边,恐怕也有内劲强者,但绝不会多。”

“外劲想突破到内劲,还必须达到外劲巅峰才行。”

韦胤话还未说完,张晓凡就直接爆发了外劲,在他面前的酒杯咔嚓一声,直接碎裂开来。

“你已经是外径巅峰武者了?”看到这一幕,韦胤差点没被酒呛着,开玩笑道:“你小子牛逼,苟富贵勿相忘啊!”

张晓凡苦笑不已:

“富贵就别提了,只是现在才知道,人外有人,就我现在的境界还是太弱。”

如若不然,他又怎可能丢掉种植地,还被迫解散了工厂呢。

见张晓凡意志有些消沉,韦胤也不再开玩笑,而是认真解释起来:

“武者,往往在生死之间才能有所突破。”

“想要突破,必须要战斗,跟势均力敌的对手战斗,跟更强的对手战斗。”

“突破极限方能突破!”

张晓凡明白过来,他突破成为武者,正是跟雷洪的生死之战。

说着,韦胤却叹息一声:

“至少你还有机会,而我已经是废人一个,连普通武者都成不了。”

韦胤不说,他都差点忘记了,说道:

“我现在就可以帮你彻底解决先天绝脉的病根。”

韦胤先是一喜,而后苦笑道:

“解决了也没啥用,只能像废物一样活着罢了。”

“这正是我一直没来找你的原因。”

往往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不过张晓凡带来了新的方案,说道:“还有第二种方案,你想听吗?”

韦胤诧异道:

“什么方案?”

“等我迈入内劲!”张晓凡眼神坚定道:“或许,不仅有办法将你绝脉的问题解决,还能让你成为武者。”

韦胤震惊不已:

“不可能!我的情况我比谁都清楚,即便绝卖彻底修复,顶多成为半步武者。”

“要想成为武者那种身体强度,原先绝脉的部位只会崩断,彻底没救。”

张晓凡也知道消息对他而言太过离奇,淡然表示道:

“你要是信,可以再等等,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帮你治。”

犹豫片刻,韦胤咬牙开口:

“兄弟,我信你!大不了就是一死,反正现在这样活着也没鸟意思。”

“你还不相信兄弟的医术吗?”张晓凡淡笑道:“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

两人酒量都不错,喝到深夜也只是微醉,张晓凡想起一事道:

“有没有兴趣去看一场大戏?”

韦胤脱口而出道:

“最近的大戏我知道,是不是人妖跳舞,听说还是东南亚那边来的舞团。”

张晓凡就知道韦胤思想龌龊,无语道:

“不是,我可不看那种重口味的东西,”

“我是今晚打算去秦界走一遭,秦家出手那么多次,我要是不还以颜色,岂不是显得我懦弱可欺?”

“秦界?正好听说人妖跳舞首场也在那边,我跟你过去。”韦胤兴奋道。

张晓凡闻言扶额,也不知道韦胤真对他动秦界感兴趣,还是想去看什么重口味的节目。

从郊区种植地回到秦家,秦世天心情颇为不爽。

福地确实是引起了龙斗宗的兴趣,但却只是打死了一个傻子,那张晓凡依旧活得好好的。

“按照我对那臭农民的了解,他不应该让出土地,明哲保身才对啊?”秦世天自语,越想越不对劲。

身上缠着绷带的秦兴武,听到秦世天的自语,也想到了这一点,说道:

“莫非有人提前告知了那姓张的,有关龙斗宗的基本信息?”

秦世天点头:

“大有这种可能,要不然,那臭农民不可能打都不打,直接选择了退让,甚至毫不犹豫解散掉工厂。”

秦兴武想到一件事,却是利好他们的,兴奋道:

“虽然张晓凡没能除掉,但羽溪已经不足为虑了。”

“没有灵气滋养的青瓜做原材料,羽溪面膜已经算是名存实亡。”

闻言,秦世天的心情这才好了点,下令道:

“你通知下去,这段时间,加大对秦时风韵的宣传力度,争取趁羽溪病,要了羽溪的命!”

至于张晓凡这个心腹大患,他也只能等待日后收拾了。

秦兴武刚要领命出去,门外却撞进来一个手下,在他右臂上纹着一个“界”字,乃是负责秦界那边的人。

没等秦兴武询问,那人就气喘吁吁禀报道:

“秦少,张晓凡只身一人闯进了我们秦界总部。”

秦世天脸上露出震惊之色,他没想到张晓凡刚解散掉工厂,这么快就有进一步动作了。

不过,很快他又狂喜不已:

“通知秦界的人,务必趁机除掉那张晓凡。”

待秦兴武和那秦界来人领命退下后,秦世天望着前方握了握拳笑道: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

“张晓凡,你就是在自找死路。”

江城秦夜会所,两名看守正在百无聊赖地抽着烟,接着一个带着口罩的清瘦青年,双手插兜就要往里闯。

两看守顿时警觉,伸手阻拦道:

“什么人,这可是秦界的私人会所,不对外开放。”

那人就好像没听到一般,依旧埋头往里闯。

两人顿时大怒,其中一人直接抽出家伙,就要往清瘦青年头颅砸去:

“小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连秦界的私人会所都敢闯。”

砰!没等对方棍棒招呼下来,那看守就直接被踹飞了出去。

轰,哗啦啦,看守手中棍棒跌飞,整个人好像炮弹一般砸入大门之内。

紧接着,另外一名看守也没有好到哪去,同样被一脚踹飞,将门内一个水晶雕塑砸了个稀巴烂。

清瘦青年拉了拉口罩,看了一眼身后,发现跟他一起过来的韦胤,已经不知所踪。

“这家伙,说来给兄弟撑场面,结果,还是跑去看什么人妖跳舞了。”清瘦青年苦笑。

清瘦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前来秦界砸场子的张晓凡。

此刻,会场内的秦界众人,听到动静,第一时间集结过来,纷纷将目光看向了张晓凡。

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是,有人竟敢一个人打到秦界的会所来。

有点地位的都知道,这里是秦家秦界的地盘,来这里找事就是找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