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看笑话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446字
  • 2021-12-13 20:49:30

楚云曦不明白张晓凡哪来的信心,问道:

“面对秦家和商会的合力打压,我们真的还有机会翻盘吗?”

张晓凡自信一笑:

“下周就知道了!”

待楚云曦半信半疑离开后,张晓凡给安老爷子打去电话。

他本以为这个人脉,他这辈子都不可能用上,所以并没有加安老爷子的电话。

这个电话,还是他从陈在荣院长那拿到的。

“喂,你是?”电话接通后,安夜擎问道。

张晓凡开门见山道:

“安老爷子,我是张晓凡,你应该还记得我吧?”

安夜擎愣了愣,随后兴奋道:

“当然,在市人民医院,要不是你出手相救,恐怕我早成为植物人。”

张晓凡笑道:

“过奖了,我今天打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听说江城现任的另一位副会长,是您曾经的下属对吧?”

闻言,安夜擎还以为张晓凡是想通过他的人脉,来对付秦铭远,不太乐观道:

“我尽力而为,但这件事很难,我那位下属论实权,远不如秦铭远。”

张晓凡一听,就知道安夜擎误会了,解释道:

“不用对付秦铭远,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在下周没违规的情况下,我不希望商会的人以检查的名义来捣乱。”

他很清楚,一旦自己采取行动,秦家肯定会借用各种理由为难,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种情况,他的计划一定会受影响。

安夜擎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对付秦铭远,他那位曾经的下属还是肯帮这个忙的。

“如果就只是这样的话,简单,我一个电话过去就可以了。”

张晓凡笑道:

“那就麻烦老爷子了。”

安夜擎客气道:

“你救了我,这点小忙又算得了什么?”

挂了通话,张晓凡看向冯玉柱等人,说道:

“明天,我们这样……”

几人闻言,齐齐眼前一亮,都表示一定配合办好这件事。

次日,羽溪官方和影后白苏芷一同宣布:

“羽溪面膜只在晨曦超市销售,同时,每人每天只能实名购买一份。”

消息一出,全网哗然。

网民们齐齐出来骂街:

“一个生产面膜的小小公司还真把自己当上帝了。”

“别的公司各种优惠求顾客买,顾客都未必去买。”

“羽溪竟然敢给顾客提这么苛刻的条件,谁给他们的勇气?”

秦世天正和刘峰在家商议进一步的策略,却没想得到这么一个消息。

他们先是愣了愣,随后,齐齐大笑出声:

“我看那张晓凡是黔驴技穷了。”

“农民就是农民除了种地,脑子又能想出什么应对之策来?”

他俩当然清楚张晓凡这么做,是为了防止他们这边再伪造羽溪面膜。

但张晓凡这么做,直接把顾客当成了孙子,顾客能买他的帐才怪。

刘峰看着网上的公告,一脸嘲讽道:

“我们周唐氏原本还有些担心晨曦超市的威胁,有了这么一出,周唐氏可以高枕无忧了。”

秦世天心情大好,笑道:

“估计现在全城都准备看羽溪的笑话,我们何尝不去凑个热闹?”

刘峰一拍大腿道:

“秦少,你说得没错,羽溪这一波操作下去,那位楚大小姐的超市,恐怕也要跟着遭殃了吧?”

“估计现在门可罗雀,连一个顾客都没有了?”

两人合计,当即驱车来到了朝阳街,这里店面琳琅满目,其中就有规模最大的山海楼和晨曦超市。

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距离晨曦超市还有一公里时,前面就开始拥堵起来。

坐在奥迪A8车后排的秦世天看着窗外人挤人的场景,问道:

“怎么回事,这条街以前从来不堵的,怎么今天却堵成这样?”

开车的刘峰看了一眼窗外,猜测道:

“估计拥有楚歌臻品加持的山海楼,又推出了什么促销活动吧?”

“毕竟,如今的山海楼在江城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秦世天暗骂一声:

“魏家那帮废物,堂堂三大家族之一,连一个臭农民都压制不了,还让他在餐饮行业反超。”

说这话的同时,殊不知他们秦家的春江酒,还不是一样被张晓凡以楚歌臻品从榜首位置拉了下来。

如果魏家的人是废物的话,那他秦世天也是废物一个。

奥迪A8在拥堵路段缓慢前行,足足开了二十分钟,才堪堪挪了五六百米。

而前面的路,几乎已经完全堵死。

“这样跟龟速一般,还不如下车走过去。”秦世天不耐烦,直接下车甩上车门。

刘峰见状,也将车子从旁停好,跟秦世天一起走向人流最为密集的区域。

很快,他们看到了这个路段拥堵的最主要原因。

前方的山海楼门前,排起了长长的人龙。

秦世天见状,脸色一下难看下来。

如今他跟张晓凡可谓势不两立,见张晓凡的店面生意这么火爆,他自然不会高兴。

刘峰跟着摇头吐槽道:

“这些没脑的东西,为了一口吃的竟然这么狂热。”

顿了顿,看向脸色难看的秦世天,拍马屁道:

“要是收拾了羽溪,秦少就能扼住那姓张的扩张势头,等秦少缓过来再对付山海楼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听到刘峰的恭维,秦世天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没错,山海楼不足为虑,等我整合了美妆市场,随手就能灭之。”秦世天知道,他今天是来看张晓凡笑话的,心态自然要放平衡。

但当两人继续向前走去,却发现人龙的源头,似乎并不在山海楼,而是在前方的晨曦超市之时,顿时如遭五雷轰顶,呆立原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秦世天瞠目结舌道:“说好的无人问津,说好的门可罗雀呢?”

刘峰也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强行安慰道:

“会不会是前来找羽溪维权的?”

“毕竟一个星期这么短,肯定还有很多买到假货的顾客,没有拿到赔偿款。”

秦世天也不能确定,冷着脸道:

“那还不赶紧上前问问?”

刘峰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到排队的人龙中间,向一位大妈询问道:

“你们在这里排队,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是不是羽溪卖假货,答应给大家的赔偿款还没有到位?”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认识商会的人,可以……”

不等刘峰把话说完,一大早就来这里排队的大妈,就将他骂的狗血淋头:

“维权,维你妹啊!”

“我们都是来买羽溪面膜的,你少将我们将那些贪小便宜的家伙联系在一起。”

在大妈看来,如果那些人不贪小便宜,仔细认清包装盒上的防伪标志,又怎么可能买到假货。

再说,就是因为羽溪面膜效果太好,消费者足够青睐,才会被不法分子盯上,假冒羽溪面膜从中牟利。

刘峰不死心,继续道:

“可是羽溪面膜之前出了那么多事,还有人脸都痒到抓烂了,你们竟然还相信?”

大妈闻言就更没好气了:

“你是弱智,还是傻子?很明显那都是有心人栽赃陷害羽溪啊。”

“要不是那帮生产假冒产品的王八蛋,我们也不至于一个星期没有羽溪面膜可用。”

“现在好不容易能买了,却要排这么长的队。”

大妈的回应,让刘峰不禁打了个寒颤。

倘若让这帮排队的顾客知道,羽溪假货风波的背后,正是他们从中作梗,恐怕会被当场撕个粉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