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清理叛徒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414字
  • 2021-12-13 00:06:41

张晓凡离开后,冯玉柱第一时间来到仓库,对于工厂供货车运送假货这件事,他必须好好询问清楚。

“老谢呢,把他给我叫出来!”冯玉柱直接道。

老谢是仓库的主管,也是供货车的领队,对于这件事他肯定知道。

老谢懒洋洋从仓库走出,一看到冯玉柱来找他,他就开始战战兢兢起来:

“冯,冯老板,你,你怎么会来这?”

冯玉柱沉声道:

“快说,你们是不是背着我运送假货了?”

扑通!

一听到事情已经败露,老谢直接跪了下来道:

“冯老板,我错了,一开始我们也不知道那些是假货,都是万厂长让我们去拉的货,我们也是被蒙在鼓里啊。”

对于这件事,他们也是后知后觉。

一开始万启胜让他们去拉外面羽溪的货,他们还以为羽溪工厂又租用了外头的仓库呢。

可是如今假货事件爆发,他们才知道自己办了多么愚蠢的事。

其他运货司机也纷纷过来忏悔,表示他们不知情才会运那些货,并不是有意要害工厂。

闻言,冯玉柱大致有了判断,说道:

“都起来吧,我没有要责怪你们的意思,以后多留个心眼就好。”

老谢凑到冯玉柱耳边,小声提醒道:

“我觉得万厂长有问题,不然他不会让我们去外面拉货。”

冯玉柱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万启胜跟他最早,可谓一起创建的羽溪,他真不想怀疑到万启胜身上。

可如今,种种迹象表明,这次假货事件,万启胜就参与其中,这让他难以接受。

当冯玉柱找到万启胜的时候,他正在工厂的车间办公室打着电话。。

他一进去,万启胜脸色一变,急忙挂了通话,冲冯玉柱笑道:

“玉柱,你怎么来了?”

冯玉柱面无表情,径直走到万启胜面前道:

“老谢他们是不是你下的命令去运的假货?”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闻言,万启胜就知道冯玉柱已经完全知晓。

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言不讳道:

“是你背叛羽溪在前,宁愿把羽溪交给张晓凡这样一个外人。”

“而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一起将羽溪从一个小作坊,打造成为大厂,到头来却什么都没得到。”

听了万启胜的话,冯玉柱摇头:

“如今你已经是羽溪工厂的厂长,这还不够吗?”

“不够!”万启胜没好气道:“我要的是工厂上下都听我的,而不是听那什么张晓凡的。”

“张晓凡算什么东西,不就是靠羽溪面膜笼络人心吗?只要我们毁了它,我们就能重新掌控工厂了。”

听了万启胜的话,冯玉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痛心疾首道:

“万启胜,我看你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如果不是张晓凡的面膜,我们羽溪早就要倒闭了。”

万启胜将门反锁上,转身说道:

“不会的,这一次有秦少跟我们合作,我们羽溪肯定不会倒。”

“只要我们能赶走张晓凡,秦家肯定不会亏待我们。”

“你知道你正在说什么吗?”冯玉柱瞪大了眼睛,道:“你这是要勾结秦世天将羽溪给卖了啊!”

万启胜渐渐逼近道:

“没错,我就是要将羽溪卖了,然后我们一起分钱岂不更好。”

“何必累死累活做什么品牌?”

“你疯了,彻底疯了!”冯玉柱没想到万启胜竟然会有这样可怕的想法。

这完全是要将大家好不容易做起来的品牌,彻底葬送掉啊!

“我绝不容许你这样做!”冯玉柱斩钉截铁道。

哗啦,万启胜突然取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阴恻恻笑道:

“那就由不得你了!”

冯玉柱大惊,连忙向后退去,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贸然闯进来,到底是多么不智的行为。

关键他也没想到,曾经一起白手起家的好兄弟,竟然想要杀他灭口。

“启胜,你可别干傻事!”冯玉柱惊慌道。

万启胜哈哈笑道:

“傻事,如果我放你离开这里,那才叫做了傻事。”

“只要我帮秦少完成了这件事,荣华富贵将享之不尽!”

就在冯玉柱被逼到墙角,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之际。

砰的一声巨响,反锁的铁门被硬生生踹飞开来。

哐啷!铁门重重砸在了万启胜背部,让他老腰都要砸断,手中匕首没拿稳直接脱手而飞。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只大手已然捏住他的脖颈,将他高高提了起来:

“你这个叛徒,我已经留意你很久了。”

这踹门冲进来的人,正是佯装离开,实则尾随冯玉柱而来的张晓凡。

因为他知道冯玉柱在面对一起创业的好兄弟之时,必定会心软,而心软就肯定会吃大亏。

果然,事情正如他意料的那样,万启胜见事情败露,就想着杀人灭口。

“咯咯,咯咯……”被掐住脖子的万启胜,呼吸困难,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冯玉柱见状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不忍看到昔日一起打拼的兄弟被杀,向张晓凡求情道:

“张老板,我知道他罪该万死,但希望您看在我的面子上能放他一马。”

张晓凡瞥了冯玉柱一眼,没好气道:

“像这种叛徒留着干什么?过年吗?”

冯玉柱解释道:

“虽然他对我不仁,但我不能对他不义啊!”

张晓凡最终摇了摇头,只能将万启胜给放了。

谁知,万启胜非但不感激,还直接捡起跌落一旁的匕首,直接朝张晓凡刺了过去。

张晓凡无语了,不知道万启胜一个普通人,哪来的勇气对他这个武者动手。

“张老板小心!”冯玉柱大叫,如果张晓凡被刺死,他将成千古罪人。

然而,张晓凡眼睛都没眨一下,直接一脚就将万启胜踹飞出去。

砰,哗啦啦!万启胜倒飞而去,撞进一堆杂物之中,当场昏死过去。

冯玉柱呆呆看着这一幕,嘴巴张得奇大,久久没法合上。

张晓凡冲他淡淡说了句:

“这里就交给你了,记住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说罢,张晓凡拍了拍身上灰尘,直接走了出去。

晚上,秦世天找到周大富,将一盒假冒的羽溪面膜,丢在他面前道:

“周大富,别说这就是你们仿造的羽溪包装?”

见秦世天来势汹汹,周大富极其不爽,但碍于秦铭远的面子,也只能耐心解释:

“时间紧,任务重,短时间内,我们也只能仿造到这种程度了。”

“难道你没看羽溪官方发布的公告吗?”秦世天直接拿出一个包装道:“在这个地方,明明还有一个防伪标志,你弄出来的包装盒却什么都没有。”

对于羽溪官方的澄清,周大富也看到了,但他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解释道:

“秦少,这点你大可放心,现在顾客都骂红眼了,哪听得进去澄清。”

“再说那么隐晦的防伪标志,普通人哪能注意到?”

“只要顾客买到了假的羽溪面膜,肯定会去维权,一旦维权,商会就永远有借口处理羽溪。”

听了周大富的话,秦世天觉得是有那么一点道理。

不过,还是提醒道:

“不管如何,之后的包装一定要做到位。”

周大富点头,示意秦世天放心。

这时,周大富的手机响起,他接听了几句,脸上顿时喜上眉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