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你被解聘了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21字
  • 2021-12-11 11:02:39

安雅一家人见老爷子醒来,全都扑了上去:

“爷爷,你没事实在太好了!”

“爸,我们都担心死你了,还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呢。”

此时此刻,安雅父母这才意识到,张晓凡的诊断才是对的,他们差点就被胡翰那庸医忽悠了。

安老爷子缓缓坐起身子,他感觉头脑一阵清明,无比苏爽。

以前每次稍微受到点振荡,就会让他剧痛难忍,现在那种感觉彻底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感觉我好像彻底恢复了,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安老爷子爽朗道。

陈院长走上前来,恭喜道:

“老战友,你脑中的弹片,已经被这位小神医取出,你可要多多感谢人家啊!”

安老爷子听到自己的院长老战友这么说,顿时看向了张晓凡方向,当看到张晓凡这么年轻,也是惊诧不已。

“是你取出了我颅内的弹片?”安老爷子有些不敢相信。

如此高难度的手术,就是他的老战友,甚至国外的一些外科专家都不敢尝试。

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却办到了,而且手术还如此成功。

张晓凡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更没有任何要邀功的意思。

这种品质,在安老爷子看来,更难能可贵,笑道:

“你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安雅一家人也再次向张晓凡表示感谢。

此刻,胡翰依旧在不停摇头,他还是无法接受,张晓凡一个外行取出了弹片,救了安老爷子的事实。

“胡翰,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安雅看向胡翰,恶狠狠道。

如若不是张晓凡挺身而出,恐怕她爷爷早已凶多吉少。

胡翰打死也不会承认,是他误诊了,指着张晓凡道:

“他懂个屁,这台手术肯定是我们院长做的,跟他没半毛钱关系。”

陈院长摇了摇头,觉得胡翰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直接打脸道:

“这台手术全程都是张先生做的,我也只是做助手而已。”

顿了顿,陈院长话锋一转,语气陡然变得冷沉:

“胡翰,你并不适合我院,你被解聘了!”

听到这样一个宣判,胡翰怎能接受,当即驳斥道:

“院长,你凭什么开除我,即便我误诊了,那也只是个例,而且安老爷子这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

陈院长叹了口气,道:

“胡翰,我劝你还是别深究的好,否则只会更难看而已。”

胡翰脸红脖子粗,根本不退让,还怒指陈院长大骂道:

“我知道,肯定是你们沆瀣一气,为了就是将我挤走!”

“够了!”陈院长本想给胡翰留个体面,但胡翰自己不要,他又何必留什么情面。

“胡翰,你博士学历造假,我就不说了!”陈医生当场揭露道:“而且,你还私下收受贿赂,不给你钱,你就不给病患救治。”

“你说,我院还能留你吗?”

闻言,胡翰面色煞白,没想到院长什么都知道。

但他肯定是不会承认的,还倒打一耙道:

“姓陈的老头,你想逼走我就直说,何必拿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来污蔑我。”

“各位同僚,都来看看啊,这就是身为医院领导的无耻嘴脸……”

胡翰连院长都不叫了,还极力煽动众人,想用舆论压力,迫使陈院长屈服。

医院的其他医护人员,也微微有些动摇,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

就在这时,罗婶鼓起勇气站了出来,向张晓凡道:

“晓凡,刚才就是这个胡医生,说诊疗费需要十万块的。”

“但他只让我在挂号处交三万,另外的七万则私自转给他。”

闻言,张晓凡这才恍然,他就说现在的医院都有医保制度,诊疗费怎么可能这么贵。

是想一下还有多少罗婶这样的朴实家属被骗,砸锅卖铁筹钱,胡翰还真是医学界之耻。

他目光冰冷,逼视胡翰问道:

“胡庸医,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在罗婶的指控下,胡翰感觉自己就好像被扒光,架在了火上烤一般,让他的罪行无所遁形。

他再也没脸待下去,直接狼狈逃了。

张晓凡欲要追上去,逮住他,还病患们一个公道。

陈院长却叫住他,说道:

“张先生,不用追,医院的空子可不是这么好钻的,很快他将遭受到本院的追责,他逃到哪都没用。”

听了陈院长的话,张晓凡这才放心下来。

“看得出来,张先生跟我们大多数医生一样,都有着一颗救死扶伤的心。”陈院长邀请道:“为此,我院想特聘您成为我院医学专家。”

闻言,在场医护人员无不投来艳羡目光。

要知道一个见习医生,职称从主治医师,到副高,再到正高,乃至专家,到底有多难。

而张晓凡年纪轻轻就直接被特聘成为专家,那是他们这辈子都梦寐以求的殊荣。

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张晓凡面对如此荣誉,却直接拒绝:

“对不起,我懒散惯了,并不适合当正式医生。”

听了张晓凡的答复,陈院长有些惋惜,为医学界没能留住这样一个人才而惋惜。

但他还是尝试争取道:

“张先生,您看这样,我院聘您为专家顾问,如果遇到一些疑难杂症,就请您过来会诊?”

张晓凡觉得如果只是顾问的话,也占用不了多少时间,索性答应下来。

而且,自己的亲人难免有来大医院的时候,跟院长交好并不是什么坏事。

事后,安老爷子让安雅去送送张晓凡。

可当她回过神来,张晓凡已经带着罗婶和大柱离开了医院。

想起张晓凡在手术台前,一丝不苟救治爷爷的姿态,再加上次张晓凡为她支走流氓一事,不由得让她心跳加快,脸颊绯红。

出了医院,罗婶依旧放心不下大柱的病情,问道:

“晓凡,你说我们家大柱这病,该如何是好啊?”

对于差点被胡翰那庸医欺骗这事,罗婶依旧心有余悸。

而且,张晓凡救治安老爷子的医术,她也看到了,那是连院长都自愧不如。

为此,罗婶对张晓凡可谓前所未有的信任。

“罗婶,其实大柱压根没病,他只是体制特殊,异于常人罢了。”

罗婶点了点头,却依旧担忧问道:

“那我可怜的大柱,岂不永远都要这样呆傻下去?”

张晓凡摇了摇手指,解释道:

“我有办法改善,但现在还缺一味药。”

“只要给我时间,等我找到那一味药,定能让大柱恢复神智。”

在《神农医经》记录中,大柱这种体制乃极其罕见的先天灵体,只是灵气稀薄,才导致杂质堆积经脉,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想要改变,必须重塑经脉,将杂质全部祛除出去。

其中,需要一味药,名为洗灵果,它就有洗涤经脉的独特效果。

难就难在,这种洗灵果只生长在灵气浓郁的地方,而如今地球灵气匮乏,要想找到这种洗灵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方法,但那种方法,跟找死没什么两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