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骑到头上来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76字
  • 2021-12-11 00:10:40

张晓凡身子微微前倾,说道:

“当说无妨!”

冯玉柱点了点头,提出请求道:

“你也知道我们工厂的现在处境。”

“最主要的还是解决工人的薪水问题,只要张老板能帮我将拖欠的薪水,给工人们发了,别说七成股份,就是八成也不是问题。”

听了冯玉柱的要求,丘秘书几人都觉得可行,只有工人拿到了薪水,才会全心全意为工厂谋利益。

否则,工厂即便有再好的产品方案,也只会胎死腹中。

但一旁的中年人,却有不同意见,沉声道:

“冯玉柱,我觉得……”

没等中年人把话说出,冯玉柱就打断道:

“这事,就这样定了,拖欠的薪水如果再不发,工人们就要罢工了。”

张晓凡将目光落在那嘴角有志的中年人身上,对方敢直呼冯玉柱的名字,感觉完全没将冯玉柱放在眼里。

“冯老板,这位是?”张晓凡当场询问出声。

冯玉柱这才想起什么,向张晓凡介绍道:

“不好意思,忘记向您介绍了,这位是万启胜,万厂长。”

“羽溪工厂能发展到如今这个规模,也是我俩共同努力的结果。”

“上次我们谈合作之时,万厂长正好不在。”

张晓凡心想怪不得上次没见过他呢,不过,一个厂长未免太过嚣张,都要骑到冯玉柱头上来了。

就像他的发小高俊裕,就算他们是发小,在人前他也会尊称自己一声老板,而不是像这样,好像他才是这里的话事人一般。

当然,他也没心思理会人家的厂内事。

“冯老板,我也不让你难做,工厂欠下的薪水我来发,占股也不用调整,我依旧只占七成。”张晓凡道。

冯玉柱闻言,喜不自禁,连忙握住张晓凡的手,千恩万谢:

“多谢张老板,多谢!”

“您不仅救了我的命,还救了我们整个工厂,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看得出来,冯玉柱是个懂得感恩的人。

张晓凡也乐于同这样的人合作,再排除分歧过后,两人签了合作协议。

只不过厂长万启胜仍旧板着脸,一副别人欠他百八十万的模样。

签完协议,张晓凡想起什么,叮嘱道:

“为以防万一,这段时间先秘密让不同人群使用,避免存在我们不知道的副作用。”

丘秘书替冯玉柱回应道:

“对于这点,张老板完全可以放心,我们工厂研发新品,都要严格按照既定流程的,像您说的这种临床试验也将很快进行。”

“在完全保证对各类群体无害后,才会投入全面生产。”

张晓凡点头,对于丘秘书的专业表示肯定。

待张晓凡离开后,万启胜冲丘秘书等人使了个眼神,丘秘书几人心领神会,全都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冯玉柱皱眉,看向万启胜问道:

“万厂长,你这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万启年依旧板着脸,冷冷道:

“冯玉柱,你实在太草率了!”

“给对方七成股份,我们岂不成了人家的代工厂?”

“就算没有那姓张的合作,我们也能找到其他投资!”

冯玉柱这下也强硬起来,直言不讳道:

“你以为找到投资,工厂就能扭转颓势吗?”

“只靠我们羽溪的自有产品,怎么跟秦家的秦时风韵斗?”

万启胜根本没将张晓凡当一回事,反驳道:

“就算有了那青瓜面膜,就凭那姓张的,也根本没法跟秦家斗!”

冯玉柱就知道万启年还是忌惮秦家势力,直接道出张晓凡身份:

“你可知道,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楚歌臻品一事?”

万启胜点头,这段时间,楚歌臻品火爆得不行,他怎可能不知道。

在他家里,现在还有两瓶未开封的楚歌臻品呢。

“那你可知道楚歌臻品的幕后老板,正是你所不看好的张晓凡?”冯玉柱语出惊人道:“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赢了秦家的春江酒,就足以说明他有斗赢秦家的可能。”

听了冯玉柱的介绍,万启胜震惊了,嘴巴张得奇大,迟迟都无法合上。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最近称霸江城酒类市场的楚歌臻品,其幕后缔造者竟会是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

……

田岗村,高粱地旁,一个临时搭建的板房内,赫町精神萎靡,两眼昏花,也依旧坚守在岗位之上。

没办法,秦世天向他下了死命令,如果一周内还研究不出成果,他的下场将会很难看。

可他请来的技术人员,换了一批又一批,也依旧研究不出任何成果。

他如今一看到这种细小的高粱穗,就一阵作呕。

“为什么还是研究不出什么东西?”赫町头发都要抓没,也没办法找出这种高粱,同楚歌臻品上面的联系。

他们也尝试用这种高粱穗酿酒,可酿出的酒根本不是人能喝的,别说楚歌臻品了,就是几毛钱一斤的二锅头都比不上。

“赫先生,我们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一个研究人员上前,向他请辞道:“这鬼天气越来越热,再这样坚守下去,我怕我连命都要没了。”

随之一个研究人员带头,其他研究人员也纷纷向他请辞:

“我们也一样,都准备要走了。”

“这个研究根本看不到希望,很有可能一开始方向就错了。”

“这种细小的稻穗,根本不适合酿酒,你说它能酿造出像楚歌臻品这样的名酒,真的不太可能。”

一帮研究人员说完,就直接离开了这个临时板房。

见所有人都走了,他又何尝不想走。

可外面就有秦家的人守着,他只要离开这里半步,就会被抓住,好像死狗一般丢回来。

想逃根本不可能!

当晚,赫町依旧在比对两种高粱的区别,双眼都充满血丝。

他觉得不用等到秦世天处理他,他都要自己猝死了。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板房大门突然被踹开,今晚的看守直接冲了进来。

“你想干什么?”赫町惊恐不已,他认出来这人就是监视他的人之一。

这名看守直接上前将他控制住,并捂住了他的嘴,小声道:

“如果想活命的话,就给我安静。”

赫町还以为这人是秦世天叫来弄死他的,吓得双腿一软,当场跪了下来。

“饶命啊,我已经尽全力研究了,再给两天时间,不,再给我一个月,我,我保证能研究出其中秘密。”

那人闻言,解释道:

“我不是秦家的人,而是龙爷派来的卧底。”

“龙爷让我给你传递一句话,要想活命的话,就给我听清楚了。”

赫町闻言眼前大亮,他知道自己已经走投无路。

就像白天离开那些人说的,这个研究恐怕一开始就错了,不要说一周,就算给他一百年也根本研究不出成果。

“只要你能带我离开这里,我什么都答应你。”赫町哭丧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