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此消彼长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71字
  • 2021-12-11 00:09:34

魏子恒重新爬到秦世天面前,狼狈道:

“秦少,我们还有机会,你看,这种酒之所以卖这么贵,肯定是因为生产成本下不来。”

“只要我们跟他打价格战,必定能将楚歌臻品耗死!”

听了魏子恒的建议,秦世天暂时平息怒火,思索片刻道:

“我们秦家的春江酒在利润上,确实还可以压上一压。”

“成本也不高,打价格战,依秦家底蕴也肯定能耗死那姓张的。”

其实,更主要的原因还是,他真没多少精力可以消耗在酒类市场上,只求速战速决。

因为,相较之下,秦时风韵才是秦家支柱,秦家在酒类市场的收益,最多只相当于美妆市场的十分之一,甚至还要少。

眼下,家族让他找秦时风韵的明星代言人,都还没有着落呢。

他哪有时间在这边同张晓凡继续耗下去?

“魏子恒,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秦世天冷冷道:“那就是用价格战,彻底好似张晓凡。”

魏子恒点头,连忙答应下来:

“秦少,你大可放心,只要打价格战,我就肯定能将那臭农民活活耗死。”

在他看来,张晓凡一个农民而已,怎可能同庞大的秦家打消耗战。

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秦世天刚商量好对策,春江酒的负责人就从外面慌忙冲了进来。

“秦少,楚歌臻品那边又有动作了!”负责人禀报道:“他们刚刚宣布,楚歌臻品推出为期一个月的特价活动。”

“活动期间,所有楚歌臻品一律五折。”

闻言,秦世天、魏子恒等人彻底傻了!

刚才他们还信誓旦旦说,要用价格战拖垮张晓凡,怎料对方动作比他们来得还要快,还要猛。

依照楚歌臻品的五折力度,那一瓶也就两百多。

而春江酒的价格是三百八,但算上生产、宣传、经销商渠道等,秦家所要支出的成本至少也在两百以上。

如果按楚歌臻品这种打折力度,秦家的春江酒非要亏死不可。

魏子恒见秦世天半天没有动静,他就知道这个价格战,并不是这么好打。

“秦少,现在该怎么办?”魏子恒也拿不定主意了。

秦世天咬牙,痛斥:

“楚歌臻品已经提前发动了价格战,你说我们还能怎么样?”

魏子恒想到什么道:

“秦少,既然春江酒打五折都没办法做到盈利,那楚歌臻品更不可能。”

“毕竟它对高粱的改良费用,就是一笔不菲的开销。”

“我觉得那臭农民这么做,其实就是在亏本做吆喝,坚持不了多久。”

秦世天点了点头,同意道:

“你说的没错,张晓凡使出这一招就是七伤拳,最后只会将自己拖垮而已。”

“我们决不能被唬住了,必须跟进,我们也打五折。”

“看看最后,到底谁能耗死谁!”

秦世天下定决心的同时,看向一旁的负责人道:

“你去田岗村一趟,让赫町务必用最快的速度研究出那些高粱的秘密。”

“否则,我会让他知道没用的垃圾,最后都是怎么被处理掉的。”

魏子恒和负责人当即领命,马上按照秦世天的指示去办。

张晓凡看着山海楼的火爆生意,同时收到其他分店长的报告,同步上新的山海楼分店,也全都生意兴隆,需求旺盛。

不仅是山海楼所有店面,还有魏子筠,以及楚云曦给他发来的感谢短信。

因为楚歌臻品全新包装上,同时印上了“龙腾食府”和“晨曦超市”的供应广告。

所以,两人那边的生意,同样火爆得不行。

两人对张晓凡也佩服得五体投地,在外人看来多此一举的动作,但在张晓凡手中却能化腐朽为传奇。

每一步看似不经意,但每一步都有其非同寻常的意义。

就像这次价格战,她俩也觉得张晓凡过于草率了,秦家财大气粗,张晓凡又怎么可能耗得过他们。

但她们不知道的是,张晓凡压根就没有要跟秦世天打消耗战的意思。

“世人都以为我打五折,就是在做亏本买卖。”张晓凡内心冷笑不已:“其实世人都不知道,我即便打五折,也依旧在盈利。”

因为他的楚歌臻品,根本不需要什么研发费用,灵液在手,任何普通高粱也能将它转变成为特品高粱。

还有楚歌臻品的宣传渠道,靠的全是口碑,以及全新包装上,印上的那几个渠道名称。

再加上高粱也是省外市场价收购,一瓶下来,成本最多也就七八十。

哪怕他继续打折也是赚的。

他之所以在新酒上市打折,就是想趁着这个势头,一鼓作气,彻底将春江酒击溃,占据江城最大的酒类市场。

此消彼长之下,春江酒必定败亡。

秦世天没时间在这个单一市场耗,他又何尝不是。

要知道,他的美妆面膜计划,还在如火如荼进行。

处理完工作的事,张晓凡就接到搬家公司的电话:

“张先生,我们的车子已经到您公寓楼下。”

张晓凡回应道:

“我马上过去!”

这边有王晓慧等人在,他还是相当放心的。

他简单交代了一些事情,就赶去出租公寓,他这是打算将一些物品,从公寓搬到别墅去。

魏家送给他的别墅,他不住进去,有点太浪费了,今天就准备将公寓退了,搬到那边去。

晚上,江城电视台,安雅准时准备开始播报今天的新闻。

可小领导却告诉她,今天的搭档可能要换人了。

安雅完全没有准备,问道:

“王泽呢?他没有来吗?”

小领导一听到“王泽”这个名字,沉下脸来,怒斥道:

“你觉得他胡乱播报假新闻,台里还会轻饶他吗?”

“台长正在对他进行最严厉的批评,至于是走是留,还要看这次事件的具体影响。”

说了对王泽的处置后,小领导对安雅是赞赏有加:

“安雅,多亏了你即时播报了正确的消息,否则,我们台肯定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甚至还会被勒令停播整改。”

“台长那边决定了,等过阵子,肯定会对你进行嘉奖。”

安雅喜出望外道:

“多谢台长以及所有领导对我的信任和栽培!”

对于这件事,她本来也心里没底,毕竟,那天在小巷子张晓凡也只是随意给她透露这么一个消息。

倘若张晓凡坑她,此刻被台长问责的人,就不是王泽,而是她安雅了。

好险,她赌对了!

“小琦,以后就有你同安雅搭档。”小领导让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坐在了以前王泽的位置上。

安雅跟新来的男主播简单彩排了一下,很快熟络下来。

当摄像头打开,安雅同样播报了有关楚歌臻品的消息:

“楚歌臻品如我台报道,今早进行了上新活动,获得了广大消费者的热烈欢迎。”

播报期间,江城电视台还播放了今天他们到现场录制,山海楼上新活动的火爆场景。

与此同时,新来的男主播跟着报道了,有关之前王泽所说的不实消息,并代表电视台向广大江城市民表示道歉。

此刻,在电视荧幕前的民众,听到这两个消息,全都沸腾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