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哪来的水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44字
  • 2021-03-26 14:34:25

双脚一落地,张晓凡只感觉自己踩到了一块湿漉漉的地方,差点滑倒在地上。

“这地方哪来的水?”

他本能出声问道,话音落下,这才发现吴依依的脸涨的通红无比。

一瞬间,张晓凡顿时明白了这些水迹是哪来的了。

他赶忙转移话题道:

“上来吧,我背你出去。”

说着,他已经蹲在了吴依依身前。

吴依依只感觉自己的脸颊烫的惊人,她小心瞥了一眼那块水迹,心中暗骂一声:

“死晓凡哥,我都困在山洞快两个小时了,我有什么办法?”

回过神来,看着面前张晓凡那宽阔的后背,她慢慢爬了上去。

感受到背后的柔软,张晓凡一阵心猿意马,他急忙深呼吸两口气,沉声道:

“抓稳了。”

而后,他抓住面前的草绳,慢慢向山洞口爬去。

吴依依只有九十多斤,以张晓凡现在的体质,背着她根本丝毫没有压力。

不过担心草绳的承重能力,他还是不敢爬的太快。

爬上去的路上,免不了磕磕绊绊,这也导致,背后传来的触感更加惊人。

费了一番功夫后,张晓凡终于将吴依依背出了山洞。

回村的路上,张晓凡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一个人来这荒林干什么,也太危险了。”

吴依依有些后怕回道:

“我听说城里人会花高价买一些中草药,我就在网上查了一些,想看看这荒林里能不能找到。”

闻言,张晓凡顿时有些无语道:

“这荒林方圆几十里,能容易找到的那些药材早就被咱们村的村民摘完了,剩下的,那都在荒林深处。”

“就算是我,一个人去了里面也不见得能好好走出来,你以后可不敢再做这傻事了。”

被张晓凡这么说,吴依依有些委屈气愤道:

“你以为我愿意一个人去这深山老林吗?”

“再有半个月就开学了,我现在连学费都凑不齐。”

“本来在KTV打工赚的还能填补点,现在出了事,那些工钱肯定要不回来了,再这么下去,我这大学还上不上了?”

张晓凡愕然,这才明白过来吴依依这么做是为了学费。

吴依依虽然考的是一本,但一年学费也得近一万,再加上伙食费住宿费杂七杂八,一年怎么说也得近两万。

以花婶务农赚的钱,确实供不起她上大学。

生在白泉村这种穷山沟,吴依依考上大学,付出的努力绝对是别人难以想象的,而现在,却要为了学费几乎放弃大学。

想到这里,张晓凡不由开口道:

“钱的事你别管了,我帮你出。”

闻言,吴依依没好气道:

“你家的情况能比我家好到哪去?你哪来的钱?”

她前段时间一直在帝豪KTV打工,并不是很清楚村里发生的事情。

张晓凡得意一笑: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哥现在可是咱们村的有钱人,不信你回去问问村里人。”

“多的不说,三五万哥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听到他这么说,吴依依这才想起母亲跟她说过县里超市来张晓凡家收菜的事。

意识到张晓凡不是在开玩笑,吴依依没好气道:

“看把你能的,不就赚了点钱嘛?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她知道只要她开口,张晓凡肯定会借钱给她,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她还是希望靠自己家解决上学的问题。

这时,张晓凡已经背着她走到距离村里不远的地方。

站在两人的地方,正好可以一览白泉村的全貌。

早上的太阳如同金凤凰一般让整个白泉村大地上都多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村子里,烟囱里正在向外冒着袅袅炊烟,众多屋舍旁是一只只自家喂养的牲畜,从上向下看去,宛若一副山水画卷,美不胜收。

看到这一幕,背上的吴依依忍不住问道:

“晓凡哥,你说这十里八乡,为什么就数咱们村最穷?”

闻言,张晓凡不禁面露苦笑。

都说要想富先修路,白泉村被这片大荒林所包围,村里又没什么经济产业,根本不值得耗巨资去修路,这么多年,村里用的还是那条土路,这种情况下,不穷才怪。

回过神来,他不由缓缓开口道:

“白泉村虽然穷,却是生我们养我们的地方。”

“依依,我现在已经跟云来阁和晨曦超市达成了合作协议,咱们村的菜以后就不愁卖了,只靠这个摆脱贫困都勉强,致富几乎不可能。”

“我想过些日子,把咱们村好好规划一下,弄一个生态养殖基地,以后,让咱们全村人都有活干,都有钱赚。”

“我想让你、花婶、大壮还有咱们村里人以后都过上好日子!”

从小到大,村里大家之间虽然会有一些恩怨,但大多都是小事,他爸去世后,哪怕是先前跟他不太对付的肖家,也没少帮他家里的忙,这些恩情,张晓凡都默默记在心里。

如今,他拥有了神农传承,这个目标不再遥不可及。

听到张晓凡所说,吴依依怔怔失神看着张晓凡,片刻后,她笑着说道:

“晓凡哥,我相信你!”

张晓凡背着吴依依一路村里走去。

吴依依将头轻轻靠在张晓凡肩上,这一刻,她只觉得像是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她玩累了,张晓凡总会背着把她送回家。

感受到张晓凡宽阔后背传来的温度,她只觉得无比安心。

这一瞬间,她希望能化作永恒……

张晓凡将吴依依背回她家后,突然瞥见自家院子外面停下了许多黑色小轿车。

见状,他跟花婶打了个招呼,急忙向自家跑去。

……

雷翔武带着金禹鸿跟众多手下开车到了张晓凡家院子。

刚下车,迎面吹来的风夹杂着众多尘土,顿时把穿着名贵西装的金禹鸿弄了个灰霉土脸。

金禹鸿还从来没去过村里,原本以为会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穷乡僻壤。

他厌弃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

“这他吗什么鬼地方,我家狗都不愿意住这。”

闻言,雷翔武笑着安慰道:

“金少,等我们把事情办完了,马上就回去。”

金禹鸿不耐烦回道:

“那就赶紧。”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

“这些贱民真是走运,能给金龙大酒店供菜,那是他们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正说着,院子里突然冲出来一条大黄狗,看到金禹鸿跟雷翔武两人狂吠不已:

“汪汪汪!”

它一边叫,一边龇牙咧嘴的盯着金禹鸿两人,仿佛再警告两人不要乱闯院门。

金禹鸿皱眉道:

“滚开!”

见状,大黄丝毫不退让,反而冲他叫的更凶了。

见一条老黄狗竟然敢对自己乱叫,金禹鸿的脸上出现一抹暴戾,冷笑道:

“雷叔,咱们中午吃狗肉怎么样?”

“来人,给我弄死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