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神秘老者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73字
  • 2021-11-11 23:46:05

魏子恒一脸懊悔道:

“都怪我,相信了楚文杜那个草包!”

“爸,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魏宏明已经看开,叹了口气道:

“还能怎么办?”

“等待我们的只有被清算,剥夺一切资产,赶出魏家!”

“爸,家主看在血缘关系上,应该不会赶尽杀绝吧?”

“你太天真了!”魏宏明语气冰冷:“在家族,我从小就跟魏宏光打交道!”

“他绝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说话,尤其当你中下大错之时。”

魏子恒本以为这事还有回旋的余地,却不曾想过家主会赶尽杀绝!

“爸,那我们该何去何从?”

“在东窗事发之前,能捞一点是一点!”魏宏明眼中划过一抹阴狠:“想要做到这点,唯有让老爷子死。”

“啊?”魏子恒费解道:“这跟爷爷又有什么关系?”

魏宏明笑道:

“只有他死了,我们才能分到财产,否则最后我们什么都得不到!”

魏子恒咬了咬牙,道:

“好,我这就去找上次那位给爷爷制作香囊的高人!”

没错,火车上那次老爷子的突发病症,并不是意外。

而都是魏子恒父子有意安排。

可惜,那场危机却被张晓凡轻易解除。

要不然,他们早就分到楚家资产!

魏子恒开车来到他家在半山腰购置的一座隐秘别院。

以前每年夏天,他都会跟父母来这避暑纳凉。

如今则被他安排给一位神秘高人居住。

无论是那个诱发病症的香囊。

还是楚文杜想利用风水局,让楚铭瑞提前让位,都是出自这位高人之手!

“吱呀!”

魏子恒每次推开这个别院大门,都要做好十足的心理准备。

因为里头的画面,每次都让他惊悚。

院子里放着许多铁笼子,有些是空的,有些则关着各式各样的动物,如蛇、鹰、蜥蜴等。

这些动物全都目露凶光,一副野性难驯的模样。

其中,一头体型堪比家猫两倍大的狸花猫,最为显眼。

魏子恒只是跟它对视一眼,就有种要被吃掉的错觉,它的前爪还缠着纱布,好像受过什么伤。

他不知道像如此凶猛的动物,到底谁有本事伤它?

魏子恒将目光从那些笼子上移开,颤颤巍巍进入其中一间屋舍。

只见一个销售老人,盘坐在一堆动物尸体旁边,眼神阴冷看过来:

“怎么这么迟才过来,我让你带的东西呢?”

魏子恒无比恭敬回道:

“这个月没有找到符合您要求的动物!”

“不过,我已经加派人手去找了!”

闻言,消瘦老者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我再给你半个月时间,如果还没找到,休怪我无情!”

“知,知道了!”魏子恒答应下来,同时话锋一转:“前辈,上次您给我的香囊,并没有发挥应有作用!”

“所以,这一次我想向您求个见效快的毒药!”

“这种毒药最好是无色无味,且检测不出来的!”

魏子恒说完,消瘦老者并没有要回应的意思。

见老者沉默,魏子恒也只能解释道:

“给您寻找适合要求的动物,这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而我在魏家的处境岌岌可危,需要您的帮助,才能让我获得一部分家产!”

“只要有了这些家产,我们一定全力帮你搜寻。”

听到这可能影响到他的所需,消瘦老者这才取出一个瓷瓶。

“里面是一滴毒液,是从一条开了智的蛇牙中提取。”

“这种毒液,几乎检测不出来,但只要一小滴,就能要了人的命!”

听了老者的介绍,魏子恒双眼放光,伸手就要将那毒液接过来。

可消瘦老者伸出去的手,却突然收回,淡漠道:

“着毒液给你也行,不过我有个条件!”

“那就是,事后,必须将你获得的家产,分一半给我!”

闻言,魏子恒伸出去的手一僵。

他知道跟这个性情古怪的老头打交道,肯定讨不到什么好处。

上次只是要他一个香囊,就要占了他家消暑纳凉的别院。

更是每月要给他送满足要求的动物。

现在竟狮子大开口,将主意打到他分到的家产上来。

消瘦老者本来就是个人精,一看到魏子恒这神态,就猜到他内心所想。

“怎么,你不乐意?”消瘦老者语气不善。

“不不不,乐意,当然乐意!”魏子恒知道,为今之计必须先拿到毒液再说。

至于其他,都没有分家产重要。

消瘦老者料魏子恒也不敢戏弄他,直接将瓷瓶丢给他。

魏子恒一番感谢后,就拿着毒液离开。

由于楚家酿酒厂的消息,被楚文杜全面封锁,为此并没有传出来。

魏家上下也依旧压铸在魏子恒身上,觉得他将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家主。

当魏子恒回到魏家,一帮魏家子弟追随。

现在谁不知道,魏子恒手中握着楚歌臻品这个大杀器,那可是能够碾压春江酒,坐上酒类市场第一的品牌。

要是换作以前,魏子恒肯定会在人前吹嘘一番。

可现在他是一点兴致都没有。

“听说老爷子感染了风寒,卧病在床!”魏宏明凑到魏子恒耳边,低声道:“这正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

魏子恒点头,和魏宏明一起,径直往老爷子的房间走去。

路上有想找他攀谈的魏家子弟全都被他给无视了。

不仅如此,他还让厨房做了燕窝粥送过来。

老爷子的房间内,私人医生已经到场。

魏老爷子躺在床上吊着点滴。

魏子筠和魏子淼都从旁看护着。

“爸,您没事吧?”魏宏明一进来,就满怀关心地扑上去。

那焦急的模样,还以为老爷子已经不行了呢。

魏子恒也跟着上前,坐在了老爷子床边:

“爷爷,您一把年纪了,要注意好身体啊!”

魏子淼一看到这两父子假惺惺的模样,就觉得恶心。

“呸,猫哭耗子……”魏子淼没好气道。

魏子筠打断道:

“子淼,二叔和子恒也是关心爷爷才过来,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魏子恒当然听到了,但他并不在乎,反而更加关心备至道:

“爷爷,我让厨房做了你爱吃的燕窝粥,很快就能送来!”

别说,魏子恒装起孝孙来,还是有那么一点天赋的。

魏老爷子一下就被逗乐了:

“还是子恒想得周到!”

在他看来,无论族中子弟怎么斗,终究是他的血脉。

他不可能因为偏袒谁,就跟跟谁亲密,从而疏远其他人。

“这都是孙儿应该做的!”魏子恒说罢,厨房那边就送来了燕窝粥。

“粥来了,我帮您吹吹!”魏子恒完全一副孝顺模样,接过厨房送来的燕窝粥,就走到一旁靠窗位置,假装吹起来。

由于他背对着众人,所以大家都没看到,此刻他手中多了一个瓷瓶。

随之瓷瓶被打开,一滴无色无味的液体,被滴入热腾腾的粥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