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满盘皆输!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29字
  • 2021-11-11 23:45:37

“什么事,大吵大闹的!”楚文杜上前质问。

魏子恒也皱了皱眉,他能看得出来,只是三个迟到的员工而已,至于这么兴师动众?

只见,赫町都已经将出纳员都叫来了。

一群员工全都跑来围观。

“二爷,他们三人不仅仅是迟到这么简单,他们还偷了一瓶楚歌臻品!”赫町向魏子恒汇报。

楚文杜恍然,如果是监守自盗的话,就不是一般事件了。

“哦,有证据吗?”楚文杜问。

出纳员上前,拿出报表道:

“他们所负责的区域,登记的时候少了一瓶酒!”

“尽管那个位置是视角盲区,不过这每瓶酒都是有出厂编码的,一查就知道!”

听了出纳员的话,魏子恒勃然大怒:

“你们好大的狗胆!”

见楚文杜发飙,三人就知道他们要完了。

三人脸色苍白,齐齐跪了下来,求饶:

“二爷,饶命啊!”

“我们也是一时鬼迷心窍!”

“还请二爷放我们一马,我们保证不会再犯了!”

楚文杜坐上这个家主之位,本来就是名不正言不顺,如今正好拿三人确立威信:

“来人,给我打断他们的四肢,让他们知道,我楚家的规矩!”

说着,几名人高马大的壮汉就要上前。

三人知道他们这一劫是怎么都躲不过去了,高个子突然想到一事,或许能赎罪。

“二爷,先别急着处罚我们!”高个子跪着上前道:“我们偷喝的楚歌臻品,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佳酿,而好似白开水般,令人作呕,且还伴有急促的头昏后遗症!”

赫町闻言,勃然大怒,当即将那高个子员工,踹得翻滚在地:

“别在这危言耸听,这可是最好的酒,怎可能有你们说得不堪!”

“别以为,通过贬低楚歌臻品,就想洗脱罪责!”

这时,魏子恒却皱了皱眉,其实他也感受到了,这里摆满了楚歌臻品,但散发出来的酒香,却没有他喝过那种绝世佳酿的味道。

“他们所说的,那是假酒才有的特征!”魏子恒建议道:“想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只要开一瓶验证一下就知道了!”

楚文杜也觉得这事非同小可,连忙让赫町拿了一瓶已经装瓶的酒过来。

“二爷,你别信他们的,他们就是狡辩!”赫町将酒递给楚文杜。

楚文杜先是在鼻尖闻了一下,眉头紧蹙。

因为这酒粗闻之下,还是很香,但细闻一下,便会发现这种香味很腻,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醉人的清香味。

魏子恒见楚文杜神情古怪,也凑过来闻了闻,顿时察觉这酒的问题:

“不对,你确定这酒是楚歌臻品,而不是其他劣质酒!”

“劣质酒?”楚文杜脸色难看道:“开什么玩笑,我楚家的酒厂,怎可能会酿出劣质酒!”

“再说,如果是劣质酒,我至于召集全场员工加班加点分装吗?”

“可是,这酒的味道明显不对啊!”魏子恒有种不祥的预感。

楚文杜不信邪,直接将手中的酒,咕咚咕咚入腹。

下一秒,他的脸色就变了。

旋即,哇的一声,直接将酒水喷了出来。

赫町猝不及防,被喷得满身满脸都是。

“二爷,怎么了?”赫町来不及顾及自己的形象,担忧问道。

魏子恒也一脸凝重,看向楚文杜。

楚文杜直接摔了手中的酒瓶子,恶狠狠道:

“这是什么玩意?”

“你们这帮员工,不给我好好加班就算了,现在还敢将这样的劣酒,混在我的楚歌臻品之中!”

怒不可遏的楚文杜,直接抓住赫町的衣领,怒斥:

“查,给我调监控查,看谁这么大胆子!”

赫町一脸莫名,彻底懵了。

魏子恒见情况不妙,也马上随地拿起一瓶,拆了包装,一口灌下。

当酒沾到舌头的一刹那,他就知道不对劲了,直接吐了出来:

“该死,说好的楚歌臻品呢?”

“这是什么?兑水的工业酒精吗?”

“再过两天,就是我承诺,在所有龙腾食府,全面上架新酒的日子啊,你们酒厂就给我搞出这样一批垃圾?”

“这,这可能只是个别现象!”楚文杜一边道歉,一边连续拆封了好几瓶已经包装好的酒。

可他越喝,就越绝望。

因为他意识到,这并非他以为的,被有心人混入几瓶劣质酒而已,而这一批次的所有酒都有问题。

不愿意承认事实的他,还要让赫町拆封了所有酒。

可魏子恒却打断他,一脸悲凄道:

“不用查了,我们被张晓凡算计了!”

当真相摊开在所有人面前,赫町知道他难辞其咎。

他直接跪爬到楚文杜面前,嘴唇颤抖道:

“二爷,我,我想起来了!”

“那天酒厂飘入一股特殊香气,后来我们全都昏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隐约听到大货车的声音!”

“而且,我们霸占了酒厂,以及已经酿造出来的酒,但张晓凡却选择忍气吞声,这明显不符合张晓凡的性格!”

听到赫町这么说,楚文杜也发现了其中端倪。

按照张晓凡的作风,那肯定会顽抗到底的。

可那天,他却直接选择了退让,这本就十分反常,那天他就应该发现的,要不然,如今也不至于落到如此田地。

理清一切头绪的楚文杜,差点没晕死过去。

“楚文杜,我这是瞎了眼,才会跟你这样的草包合作!”魏子恒此刻除了痛斥楚文杜,已经没有其他任何办法。

即便他们研究出了楚歌臻品的酿造秘方,如今也来不及生产了!

楚文杜面色惨白一片:

“我,我也是被那张晓凡给耍了啊!”

“草包,废物!”魏子恒怒斥,前所未有的愤怒:“楚家有你这样的家主,绝对会是一场灾难!”

时间紧迫,魏子恒马不停蹄回到家中,只见他爸在客厅看着报纸。

往常这个时候,他是绝不会上前打搅的,但如今……

“爸,我走投无路了!”魏子恒好像被阉掉的公鸡,走到魏宏明面前。

魏宏明诧异,如今他儿子,不是得到了家主的全面信任吗?

只要将事情办妥,魏家的家主之位,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怎么了?”魏宏明手中依旧拿着报纸。

魏子恒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说道:

“楚文杜中了那张晓凡的诡计!”

“楚家酒厂这次酿造出的酒,全都被张晓凡给调包了!”

“什么?”魏宏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忽地站起。

他手中看着的报纸,都被他激动撕碎。

“怎么会这样,在如此重要的环节,你们竟会犯如此严重的错误!”魏宏明也知道这事之后,恐怕他父子两人,再难获得家族信任,翻身无望!

一棋下错,满盘皆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