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偷梁换柱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680字
  • 2021-11-07 23:46:51

“这样,你负责一下,将另外两家新店也开起来!”张晓凡把任务交给高悦悦负责。

两家门店的店长,也交给她来培训。

闻言,高悦悦感到压力山大,但最终还是应承下来。

只要有楚歌臻品这个炙手可热的品牌在手,她有信心将事情办好。

很快,另外两家山海楼分店,也一天之间开业迎客!

还是同样的套路,将楚歌臻品的海报贴起来。

打折优惠更是不要本钱往外送。

顾客们一闻到楚歌臻品,就好像海水中的鲨鱼,闻到血腥气一般,全都蜂蛹而来。

这一下,魏子恒的四家门店,就全都涵盖在了张晓凡山海楼的辐射范围之内。

生意瞬间从座无虚席,降到了惨淡经营的地步。

四家门店的经理,齐齐哭丧着跑来向魏子恒汇报:

“魏少,大事不妙,大事不妙啊!”

“山海楼一天时间,又新开了两家分店,如今我们所有店面的顾客,全都被吸引过去了!”

“再这样下去,这个月,我们甚至连工资都恐怕付不出来!”

听到四家经理的汇报,魏子恒都要吐血三升:

“欺人太甚!”

他知道山海楼此举,就是在针对他。

面对张晓凡的步步紧逼,他现在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更别提想到什么反击的计策。

当下,他也只能让四位经理回去待命:

“别急,你们先回去安抚下店员,很快我就会让那张晓凡好看!”

四位经理全都对门店生意感到担忧,但魏子恒让他们回去待命,他们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待人都走后,魏子恒当即给楚文杜打去电话。

电话一接通,魏子恒就破口大骂:

“楚文杜,你到底要狗到什么时候?”

“如果再不动手,我管理下的龙腾食府,就要先关门大吉了!”

楚文杜耳膜被震得嗡嗡作响,特意将手机拿远了些,回应道:

“魏少,你放心!”

“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行动就在今晚!”

“我向您保证,这次张晓凡必将输得底裤都不剩!”

夜晚,楚家酿酒厂烽火通明,机器运转声轰隆不断。

一阵阵沁人心脾的酒香,不停从酿酒区域飘出。

钟永达知道这次时间紧任务重,全身心都投入到了酿酒当中。

并没有留意到,厂区内多了许多生面孔。

他们都是副厂长赫町安插进来的人手,只待他一声令下,就能将整个酒厂彻底拿下。

此刻,赫町无比激动,他知道这次行动一旦成功,他也将彻底取代钟永达,成为酿酒厂的唯一厂长。

整个酿酒厂也将掌握在他的主子楚文杜手中。

这时,他的人偷偷凑上前问道:

“赫厂长,兄弟们都准备好了,什么时候行动?”

听到“赫厂长”这个称呼,赫町内心暗喜,但表面依旧不动声色道:

“低调,低调,现在还不是喊厂长的时候!”

“行动定在十点左右,那个时候,这第二批楚歌臻品也该收尾了!”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他给楚文杜发了一条信息。

与此同时,一股若有若无的特殊香味,钻入他的鼻孔。

他吸了吸鼻尖问道:

“你们有闻到什么香味吗?”

一帮他安插进来的人全都摇头:

“没有啊?”

“不就是酒香吗?”

“是啊,就是纯正无比的酒香啊!”

赫町摇了摇头道:

“不对,不是酒香!”

依他这么多年的酿酒经验,怎可能区分不了酒香和其他香味。

就在这时,在他面前一道白色身影,一闪而过。

他瞪大眼睛,手指向那一抹白色消失的方向道:

“刚才你们都看到了吗?”

“好像有什么东西跑过去了?”

一帮人全都齐齐回头,可还是什么都没看到。

“没有啊?”

“头儿,你是不是紧张过头了?”

一帮人全都觉得赫町突然变得神经兮兮的。

有点自己吓自己了!

砰!

赫町当即给他们脑袋来了一拳:

“你们才紧张过头了!”

“就这种小场面,还犯不着我害怕!”

可他莫名发现,自从那白色身影跑过去后,周遭那种特殊香味就更浓了!

就在这时,赫町开始感觉自己眼皮在打架,怎么都睁不开,且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奇怪,怎么会这么困?”他话音未落,就直接倒在了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他安插进来的人,刚开始还疑惑呢,怎么好端端,他们的头儿就睡着了。

没成想,下一秒他们也开始头重脚轻,直接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就在赫町一帮人呼呼大睡之际,一个穿着普通制服的员工,现身来到他们面前。

他手一招,一只白色毛茸茸的小东西跑了过来。

那正是大黄从野外勾搭回来的白狐狸!

以及早有准备的张晓凡!

“干的不错!”张晓凡揉了揉白狐狸的脑袋,表扬道。

他也没想到,无意中发现白狐狸喝了酒之后,散发出来的味道会将人迷睡这点,会帮上他的大忙!

不仅是赫町一帮人,就是钟永达、刘老汉一帮员工,也全都被迷倒在地。

张晓凡巡视了一圈,发现场内的人,几乎全都睡死过去,当即冲外面喊了一声:

“可以进来了!”

呼啦啦,柯途带着一帮人,快速涌入酿酒区域。

甚至直接将大货车倒着开了进来。

“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些原浆酒搬到车上!”张晓凡下令道。

来之前,他已经测试过,白狐狸散发出的香味,最多能让人沉睡半个小时。

当然如果现场不通风,时长还会更久!

所以,他们必须在半个小时内,将原浆酒全部打包带走。

这些原浆酒,只要稍微做下配比调整,再包装一番就可以出厂了。

也可以说,他们要带走的正是这第二批楚歌臻品。

“快将水给我重新注满酿酒池!”张晓凡指挥道。

很快,一队人马立刻冲出,将货车运来的水,全都倒入其中。

来了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梁换柱!

当一辆辆货车满载原浆酒离开,张晓凡带着白狐狸也迅速离开了现场。

十点左右,楚文杜带着一帮楚家子弟赶到。

他正想着美滋滋接收酿酒厂呢。

谁知一来就看到,整个酿酒厂的人都莫名其妙躺在地上。

一开始,他还以为出现了什么事故,当即让人查看情况。

“他们好像只是睡着了?”一个魏家子弟蹲下查看道。

闻言,楚文杜神情就更加古怪了。

“睡着了?一大场的人,就这样同时躺在地上睡着了?”这样的话,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楚文杜内心隐隐不安起来,他带人来到了酿酒核心区域。

就见他安插在这的副厂长赫町,以及一帮他的人,也全都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他就更加着急了。

“醒来,给老子醒来!”楚文杜一脚踹醒还在呼呼大睡的赫町。

赫町被踹醒,迷迷糊糊就看到楚文杜等一帮人围着他。

他当即吓得一激灵,直接困意全无,从地上弹起,战战兢兢道:

“二,二爷?”

楚文杜盯着他,质问道:“我不是让你们伺机而动的吗?怎么全都给我睡着了?”

赫町看了一眼还在睡梦中的众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含糊其辞道:

“可能这几天大家加班加点,累过头了吧?”

除了这个解释,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合理的原因来。

此刻,楚文杜第一时间想到刚酿造出来的酒。

当即猛踢了赫町的屁股一脚,怒斥道:

“饭桶,这样都能给我睡着,还不给我去检查酿造出来的酒!”

赫町闻言打了个激灵,如果这酒出了什么问题,楚文杜肯定会扒了他的皮。

他马上冲到酿酒池旁,就见里头的原浆酒一升没少。

香味也一如既往的纯正醉人。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大池子酒,早已经被张晓凡让人调换成了水。

之所以辨认不出来,那都是在满满一池子水上面,还覆盖了一层原浆酒,用来掩耳盗铃。

结果,赫町还真就被糊弄住了。

连忙兴高采烈跑去向楚文杜汇报道:

“我检查过了,最新酿造的原浆酒一滴没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