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上酒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190字
  • 2021-11-05 23:34:44

魏子筠管理下的龙腾食府,生意已经开始显露颓势。

因为无法提供春江酒的缘故,许多老顾客都选择去了魏子恒那边的门店。

要不是山海楼的蔬菜,还有一定吸引力,恐怕魏子筠的龙腾食府,就该关门歇业了。

“妈的,老子的春江酒呢?怎么还不上?”一名五大三粗的顾客大吵大嚷道。

邻桌,一名老顾客提醒:

“不用叫了,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用!”

“听说这家龙腾食府,已经被春江酒的品牌商,撤销合作了!”

“如果你想喝上春江酒的话,可以去朝阳街那家!”

“那边不仅提供春江酒,还一律八折优惠!”

听到该顾客的话,一些最近才过来消费的顾客,全都变了脸色。

“该死,我说我点春江酒,为什么这儿的服务员老说缺货呢,感情是被封杀了啊!”

“吃饭不配春江酒,就算再好的饭菜又能怎样?味同嚼蜡!”

“不吃了,没有春江酒,以后都不会来了!”

说着,一帮顾客,丢下筷子就要离开!

但那五大三粗的顾客,可不好惹。

“这菜单上,明明还挂着春江酒,却跟我说没有,这不是愚弄老子吗?”

砰!

说着,那五大三粗的顾客,直接掀了面前桌子。

哗啦啦,杯盘顿时摔碎一地!

“叫你们的老板出来,如果今天不能给老子提供好酒,老子就拆了这店!”该顾客一脚踩在凳子之上,撂下狠话道。

服务员见状,客气上前解释,还给予免单。

但该顾客就是不听,还将服务人员也给打了。

“别以为我好糊弄,我郝广熊不吃这套!”五大三粗的顾客恶狠狠道。

“郝广熊?”

“他就是前不久刚被放出来的郝广熊?”

顾客们听到这个名字,纷纷震惊。

他们知道这家龙腾食府,恐怕要倒大霉了。

郝广熊可是出了名的酒鬼,如果不能满足他对酒的需求,他恐怕还真能做出砸店的事来。

之前,郝广熊就是因为跟一处酒家,发生冲突,不仅砸了那酒家,就连酒家老板都被打成了残废,而他也因此被抓了进去。

如今刚被放出来,却碰上龙腾食府无酒可提供,郝广熊不发飙才怪!

听到这边动静,一直监视这边的大黄牙,也给吸引过来。

见郝广熊带着一帮顾客要闹事,嘿嘿笑出声来:

“天助魏少啊!”

“这郝广熊嗜酒如命,发起狠来,那可是六亲不认的!”

“这下,我倒要看看魏子筠要如何收场!”

就在大黄牙,以及一帮顾客,准备看好戏之际。

大堂经理让人搬进来一箱箱楚歌臻品。

“各位顾客稍安勿躁!”大堂经理竭力安抚:“好酒马上就能给大家提供上!”

一听到大堂经理说能供应上好酒,顾客们的浮躁心情,这才得到些许慰藉。

可郝广熊依旧在气头上,根本不给面子,他踢飞面前的凳子,直接上前抓住大堂经理的衣领,凶神恶煞道:

“老子要的是像春江酒这样的佳酿!”

“如果你敢拿次酒糊弄老子,老子定让你脑袋开花!”

大堂经理闻言,顿时瑟瑟发抖。

对于郝广熊的凶名,他当然知晓,那是为了喝上好酒,连坐牢都不怕的主。

关键,他也不知道这张老板送来的所谓“楚歌臻品”,到底能不能满足郝广熊,以及在场所有顾客的味蕾啊!

如果郝广熊尝后,觉得这就是次酒,那他的脑袋岂不要开花!

“嘿嘿嘿……”躲在门边看着好戏的大黄牙,偷偷笑出声来,“春江酒可是江城第一,要拿出堪比春江酒的佳酿,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在他看来,魏子筠今天恐怕很难善了!

就是门店被砸,就此关门大吉都有可能!

这时,魏子筠听到动静走出,在她身后还跟着魏子淼,以及张晓凡。

她冲在场顾客宣布道:

“加上好酒的新菜单马上就出来!”

“为表歉意,今后三天,酒水一律五折优惠,且不限量供应!”

听到酒水打五折,比朝阳街那边魏少的龙腾食府打折力度还要大。

原本打算离开,往魏子恒门店去的顾客,又纷纷重新落座。

郝广熊也松开了大堂经理的衣领,另找了一张桌子坐下。

对他来说,只要有好酒,什么都好商量!

倘若胆敢糊弄他,那这家店就别指望再开下去了!

大堂经理整理了一下衣衫,小跑到魏子筠面前,后怕不已:

“大小姐,这酒真能挺过去吗?”

“要知道,那郝广熊可不好糊弄啊!”

魏子筠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张晓凡,道:

“放心,我们已经品鉴过了,肯定不比春江酒差!”

听到魏子筠给出如此高的评价,大堂经理内心依旧不安。

干餐饮这么多年,他就从没听说,在江城有什么酒能跟春江酒相提并论的。

魏子淼也没闲着,马上命人将加入了楚歌臻品的新菜单,给顾客们分发下去。

拿到新菜单的顾客们,第一时间就翻到了酒类一栏。

他们发现原本写着春江酒的位置,如今却贴上了“楚歌臻品”的名字。

且要价四百九十九!

这让现场顿时炸了锅!

“一瓶酒要四百九十九,你们怎么不去抢?”

“什么楚歌臻品,说白了还不是楚歌酒换了个包装而已!”

“楚歌酒充其量也就是中端品牌,以前卖一百多都过了,现在加了两个字,就要翻好几倍价格,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呢!”

这一下,刚被安抚下来的顾客,又全都群情激愤起来。

觉得这就是将他们当猴耍!

楚歌酒一百多块都没人要,更何况卖上四五百!

一帮顾客叫嚷着,就要当场闹起来。

怎料,砰的一声,郝广熊直接拍桌道:

“吵什么吵,如果真是好酒,这价格又算得了什么!”

“给老子来一瓶楚歌臻品!”

凶名在外的郝广熊发话,在场顾客全都收了声。

不过,他们倒想看看,待郝广熊发现自己被糊弄之后,到底会是什么反应。

恐怕将这龙腾食府掀了都不为过!

很快,服务人员将刚拆封的楚歌臻品送到郝广熊桌上。

郝广熊直接拧开瓶盖,就往自己酒杯中,斟了满满一杯!

随之酒水暴露在空气中,四周顿时香气四溢!

众顾客纷纷吸了吸鼻子,全都被这独特的酒香迷住!

“这酒香好特别,并不像是原版楚歌酒的味道!”

“的确,楚歌酒我以前喝过,根本不是这个味道!”

“这酒香似乎更浓,更纯正!”

“不用急,等郝广熊喝过之后,就知道这酒孰优孰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