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冲突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16字
  • 2021-10-13 22:46:49

楚家要为楚家千金办生日宴,整个江城为之震动。

时间很快来到4月13号,生日宴当天,楚家上下张灯结彩。

无数名媛贵宾蜂拥而至,豪车云集,楚家所在的道路,已经进入全面管制。

你要是开着普通轿车,都未必能够进入管制路段。

今天张晓凡特意去手工西服店,定制了一套价格不菲的西服,穿起来还是像那么一回事的。

听说这次生日宴能带狗,他还特意带了大黄前来赴宴。

没办法,江城很多有钱人都喜欢养狗,正好大黄今晚也有用处。

殊不知,他带着一条土狗参加豪门宴席才更奇葩。

“应该是这了!”张晓凡按照许宛卿所发的地址,来到楚家划定的管制路段。

当他那辆崭新的奔驰大G,开到设置路障的保安面前,保安没有多少犹豫就放行了。

沿途停满各色豪车,张晓凡都怀疑,他如果还是开那辆二手皮卡的话,估计连进入这儿的资格都没有。

可他在周围兜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位置停车。

直到看到一个不错的位置,只不过这个位置上还立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此车位不对外开放”的字样。

“不对外开放?”张晓凡看着那牌子,自语道:“我跟楚云曦这么熟,应该不算外人吧?”

说着,张晓凡已经飞起一脚,将那立着的牌子踹开。

接着很麻利地将车停了进去。

停好车,张晓凡刚想牵上大黄就往宴会区走。

谁知,迎面就见一个穿着华贵的公子哥,怒气冲冲地盯着他。

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

“你竟敢踢飞我立的牌子?”这位公子哥死死盯着张晓凡。

从话中张晓凡不难猜出,这位公子哥就是楚家的少爷,兴许还是楚云曦的直系亲属。

“哦,我跟楚云曦挺熟的,不算外人啊!”张晓凡笑意盈盈道:“这位置留给我正合适!”

说完,张晓凡还不忘记给这位楚家少爷,说了声谢。

眼看,张晓凡牵着一条丑不拉几的土狗,就要在他面前走过。

这位楚家少爷顿时勃然大怒:

“我再说第二遍,将你的破车给我挪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闻言,张晓凡停下脚步,目光一冷道:

“我真是楚云曦的朋友,不信,你大可问她?”

听到张晓凡这么说,这公子哥就更为不屑了:

“就你,也配做我姐的朋友?”

“告诉你,我姐就许宛卿一个至交好友,你就别在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这位楚家少爷话锋一转,命令身旁的保镖道:

“去,给我把他的车砸了,我看他还怎么冒充我姐的朋友!”

见两保镖就要动手砸自己的车,张晓凡目光一凝,转瞬冲到这两名保镖面前,直接两脚踹出。

砰!砰!

两保镖连人影都还没看清楚,就被张晓凡踹得好像滚地葫芦一般,滚出去老远。

楚家少爷都惊呆了,他没想到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竟然这么能打!

他大叫道:

“饭桶,都他妈的是饭桶,还不给我爬起来,将他给收拾了!”

两保镖虽然被踹飞出去,但身上也只是一些擦伤,爬起来又马上冲张晓凡攻击而来。

张晓凡冷冷道:

“刚才只是一点教训,如果非要死磕,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即便张晓凡发出警告,楚家少爷也没有要让保镖停手的意思。

张晓凡索性不再手下留情,双手抓过两保镖砸来的拳头,就是猛地一扭。

咔嚓!咔嚓!

两声脆响传来,两保镖的手臂瞬间被废。

紧接着,张晓凡就是两个膝撞,顶在两保镖的下巴之上,两保镖闷哼一声,当场昏死过去。

张晓凡踩过两保镖,看向早已看傻了的楚家少爷,语气冰冷道:

“你叫什么名字,跟楚云曦什么关系?”

楚家少爷愣住,不知道面前这个狠人怎么突然问出这么一番话。

“快说,不说的话,我现在就废了你!”张晓凡一步踏出,气势摄人。

“说,我说!”楚家少爷吓得脸色苍白,连忙道:“我,我叫楚宇豪,楚云曦是我亲姐!”

“我跟我姐的关系很要好,她,她上次出逃,就是我暗中协助的!”

别说,眉宇之间,两人还是很相似的。

听到楚宇豪是楚云曦的亲弟弟,张晓凡索性放他一马道:

“很好,你的回答,我还算满意!”

“滚吧!这个车位,我要了,如果我参加完生日宴回来,发现我的车有任何刮花的话,我唯你是问!”

“是是是……”楚宇豪连连称是,乖巧无比,不敢再碰张晓凡的车子分毫。

当张晓凡走后,楚宇豪依旧心有余悸。

“那家伙实在太可怕了!”楚宇豪捂着自己砰砰直跳的胸口,自语道:“他真是姐的朋友吗?可我怎么没听姐说过,她还有一位身手这么恐怖的朋友?”

现在别说砸掉张晓凡的车了,他还要派人紧紧盯着。

要是这位煞星的车被磕碰到,他都要跟着倒大霉。

“还真是晦气啊!”楚宇豪暗骂一声。

张晓凡牵着大黄,来到宴会区,这里早已是鲜花和气球的海洋。

各路贵客,举着红酒相互攀谈着。

还有一些贵妇带着她们的名贵犬种,彼此交流着宠物之间的趣事。

张晓凡本想低调些,找个角落位置坐好,等待生日宴的开始。

可他手中牵着的大黄太过惹眼。

而且,他定制的西服还在刚才打斗中,裂开好大一个口子,让他想低调都难。

“那人是谁?也是江城富人圈的吗?”

“怎么还穿着这么破烂的西服过来?”

“还有,他带的是什么犬种?”

“如果看得没错的话,那应该是乡下随处可见的田园犬吧?”

说好听点,这叫中华田园犬,但说难听点,大黄就是土狗!

带一只价值还不到几百块的土狗,参加豪门举办的生日宴,还真是这帮富人生平仅见。

面对这帮贵宾的异样眼神,张晓凡根本不在意,叮嘱大黄不要乱跑的同时,随便选了个位置落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