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一石二鸟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47字
  • 2021-10-11 11:01:51

他目不转睛盯着张晓凡道:

“没错,我伤的正是脾经,张老板竟然能够一眼看出来,难不成张老板还是一名神医?”

张晓凡谦虚道:

“神医谈不上,就是看过几部这方面的医书罢了!”

看过几部医书就能一眼看出他的暗伤?

牛正海当然知道这是张晓凡的谦虚之词。

他一把拉上张晓凡的手,激动道:

“张老板,帮我看下,我这暗伤还能痊愈吗?”

张晓凡自然不会错过卖对方一个人情的意思:

“牛队,你坐下来,我仔细给你把把脉!”

牛正海赶忙坐下,伸手放在办公桌上。

张晓凡将手指搭在他脉搏上,牛正海的大致情况,一下被他洞悉。

牛正海,外劲巅峰武者,比起那被他杀掉的闫枭要强上不少。

倘若脾经上的筋脉能被修复,实力也将更进一步。

就他的神农医经中,就有一百种方法彻底治疗好牛正海的暗伤。

不过,张晓凡并没有要立即治疗好牛正海的意思。

他可不是傻瓜,放着一个山海楼的长期免费保镖不要。

“嗯,你的脾经确实伤得不轻!”张晓凡娓娓道来:“要治疗你这暗伤,我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不过,我山海楼的菜肴,确实对你这伤势有奇效!”

“只要牛队经常来我山海楼用餐,要修复这脾脏经脉,也是迟早的事!”

牛正海点头道:

“我正有这个意思!”

张晓凡顺水推舟道:

“为感谢牛队为山海楼解围,以后牛队只要来我山海楼就餐,费用一律五折!”

牛正海没有推辞,他的收入虽说不低,但如果天天来山海楼光顾,还是有点吃不消的!

如果打五折的话,对他来说就没有多少压力了。

牛正海闻言哈哈大笑,拍了拍张晓凡的肩膀道:

“以后,山海楼的事,就是我牛正海的事!”

“如果张老板在江城需要什么帮助,也完全可以找我牛正海!”

结交了牛正海这样的治安队大队长,对于张晓凡来说,他在江城许多事情就好办多了。

送走了牛正海,张晓凡还特意给牛骁发去信息。

表示对他送的这个开业礼物,很是感谢,等回到延庆再一起小酌几杯。

一栋私人别墅中,传出魏子恒气急败坏的叫骂声:

“该死,一个小小的治安队大队长而已,有什么资格让我去见他!”

“还敢不给本少面子,坏我好事!”

赫川知道自己办事不利,拼命将锅往外甩:

“就是,那牛正海实在太不识时务了!”

“依我看,魏少就应该发动魏家的能量,将他从大队长位置上拉下来!”

赫川不仅甩锅,还想趁机接住魏少的力量,再往上爬上一步。

魏子恒目光一寒,他怎会不知道赫川的小心思,冷哼道:

“如果你不这么饭桶,我会不帮你上位?”

“想要我扶持你,那你也先要提现出自身价值才行!”

“连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山海楼都封不掉,我扶持你起来又有何用?”

赫川神情尴尬,他知道,短时间内魏子恒是不可能再重视他了。

可是要想搬倒山海楼谈何容易,现在那张晓凡的利益已经同牛正海捆绑在一起。

他一个支队长,总不能同大队长掰手腕吧?

今晚一直躲得远远看戏的大黄牙,凑上前来道:

“魏少,那张晓凡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砰!魏子恒直接一脚将大黄牙踹倒在地:

“我让你花钱请闫枭出手灭了那小子!”

“现在那闫枭人呢?”

“该不会拿了我的钱直接跑路了吧?”

大黄牙跪在地上,不敢有任何越举道:

“魏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我都将闫枭的手机打爆了,愣是联系不上他!”

“还有追随闫枭混的小弟,我也问过了,说闫枭那天开车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一旁的赫川落井下石道:

“这还不明显吗?那闫枭肯定是卷款跑了啊!”

“依我看,就应该通缉那闫枭!”

魏子恒此刻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他看向赫川道:

“这事就交给你追查,务必要将闫枭给我找到!”

“一周内,我魏子恒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赫川连忙应下。

他觉得自己实在太机智了,这不,他又得到了魏子恒的重用。

只要将这位爷伺候好,将来在商会内更近一步,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大黄牙苦着脸道:

“魏少,那山海楼这边呢?”

“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咱们的市场份额,被山海楼给蚕食掉吧?”

魏子恒目光闪烁,思考着对付山海楼的计策。

如今牛正海是铁了心要保山海楼,如果魏家家主要动牛正海,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只要一个电话,牛正海就得下马。

但身为魏家旁系子弟,他要想动牛正海,确实还不够格。

思索之间,他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个一石二鸟的绝佳计策。

“大黄牙,我问你,龙腾食府是谁的产业?”

大黄牙毫不犹豫道:

“当然是魏家的产业了!”

魏子恒嘴角上扬道:

“没错,既然是魏家的产业,那龙腾食府利益受损,那也是魏家上下所有人的利益受损!”

大黄牙还是不太懂问道:

“可朝阳街这家龙腾食府,却是魏少您负责的啊?”

这大黄牙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魏子恒恨不得直接一脚将他踹死!

“愚蠢!”魏子恒破口大骂道:“我这边利益受损,那也是唐家集体的利益受损!”

“魏子筠不是很看好那姓张的吗?”

“到时候,我要求她跟我联手一起对付山海楼,看她该如何是好。”

如果魏子筠同意了,那她跟那张晓凡只能决裂。

如果她不同意,就说明她胳膊肘向着外人,家主必定对魏子筠心生厌恶。

大黄牙终于是听懂了,连连恭维道:

“高,实在是高啊!”

“像这种一石二鸟的绝佳计策,也只有魏少才能想得出来。”

被大黄牙彩虹屁一拍,魏子恒这下舒服了,今天堆积下来的怒气,全都一扫而空。

“魏子筠,我倒要看看在家族利益和那小子之间,你到底要如何抉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