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妙手回春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524字
  • 2021-09-18 23:52:04

此时此刻,魏子淼都要后悔死了,早知道,她就不让张晓凡出手了。

一个医生都不算的人,却敢用老中医都不敢贸然使用的银针,对他爷爷几个要害部位扎去。

张晓凡挡下魏子淼抓来的手,异常严肃道:

“如果你想你爷爷没事的话,就给我老实待着!”

看到这一幕的乘客,也全都心惊肉跳。

他们都觉得张晓凡有点太过冒失了,本来老爷子病情加重,也不是他的过失。

但现在你用针扎在人家身上,不是你的错也变成你的错了。

罗学究见张晓凡动用了银针,都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作死就不会死!

现在即便老爷子真出了什么问题,也跟他没多大关系了。

毕竟,他给老爷子服用的是,正规药厂生产的速效救心丸,而这人倒好,直接往人身上扎针。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魏小姐,你都看到了,现在到底是谁害了老爷子!”罗学究马上趁机推卸责任道:“小子,这下老爷子被你弄成这样,你要怎么负责?”

罗学究做贼的喊抓贼!

魏子淼心力交瘁,她现在不想追究什么责任,她只希望爷爷的病情能有所好转。

“求求你,别再折磨我爷爷了!”魏子淼拉着张晓凡的胳膊,哭出声来。

张晓凡为老爷子扎下银针的同时,还输入了一丝灵液进去。

不出意外的话,老爷子应该很快就能好转过来。

他这边还在全力救治,但罗学究却在一旁捣乱:

“小子,还不住手,你是要彻底害死老爷子才肯罢休吗?”

罗学究上前就要拔掉张晓凡布下的银针。

张晓凡哪会跟他客气,直接一巴掌将他扇飞。

“要是你敢再靠近半步,我不介意打落你满口牙齿!”

罗学究被打懵了,他没想到张晓凡力气这么大,但这正合他意:

“大家都看到了,如果老爷子死了,可全都是他的错,跟我可没半毛钱关系!”

关键,他上前阻止,还被打了。

这下就更没他什么责任了!

就在众人都觉得张晓凡太傻,为他人承担了责任之际。

“咳咳咳……”数声咳嗽从老爷子口中传出。

紧接着,老爷子手指微微一动,直接从地上坐了起来。

“我,我刚才怎么了?”老爷子迷茫望着众人问道。

此刻,不仅是罗学究、魏子淼,就是在场所有乘客,全都石化当场,呆呆看着眼前老爷子突然做起的一幕。

罗学究不停摇头道:

“这,这怎么可能?”

“病患都翻白眼了,几枚银针却让他迅速康复?”

一直都不看好张晓凡的魏子淼,也瞬间愣住。

这,这偷看我胸的家伙,还真的懂医术啊?

“爷爷,你刚才真的吓死我了!”魏子淼眼泪瞬间溢出,就要往老爷子身上扑。

张晓凡再次打住她,道:

“魏小姐,老爷子还需要静养!”

张晓凡提醒一句,并将老爷子身上的银针取下。

魏子淼连忙乖巧地点了点头,问道:

“我爷爷现在没事了吗?”

张晓凡将老爷子扶到一旁椅子上坐下,道:

“已经没什么大碍,只是老爷子有哮喘一类的疾病吧?”

“这次突然昏倒,也是因为哮喘引起的关联症!”

“脑部只要一缺氧,就很容易出现刚才那样的状况!”

罗学究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依旧站出来质疑道:

“什么哮喘?我怎么没有诊断出来!”

张晓凡目光如刀刮向罗学究,语气冷然道:

“如果你能诊断出来,我就不会叫你庸医了!”

“老爷子因为哮喘导致的昏迷,你还给他服用速效救心丸,这种加快血压循环,提振心率的药物,只会让老爷子的缺氧症状加剧。”

说着,张晓凡看向一旁安静听着的魏子淼道: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说那药不能给老爷子吃了吧?”

魏子淼有心反驳几句,但张晓凡说得有理有据,如今她也只能乖巧地点了点头,不敢再有任何无礼。

“先生大才啊!”老爷子听了张晓凡一番诊疗论述,不禁赞叹道:“没错,我是有轻微的哮喘,只是为了避免家里人担心,一直没同他们提起罢了。”

“只是最近一段时间,病情突然加重,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

老爷子话音未落,张晓凡突然出手,摘下了他腰间挂着的一个香囊:

“老爷子,这香囊谁送你的,问题就出现在这香囊之上!”

张晓凡抓过香囊一闻,就知道里面参杂了一些极易挥发的花粉。

一个哮喘病人长期吸入花粉,病状不加重才怪!

“你是说这香囊导致了我的病情加重?”老爷子看向香囊,目光闪烁。

张晓凡点头道:

“没错,这香囊要不是老爷子自己买的,那送香囊那人,就别有用心了!”

魏子淼想到了什么,吃惊道:

“爷爷,这香囊不是……”

没等魏子淼完全把话说出,老爷子就直接打断道:

“子淼,香囊是我自己购买的!”

魏子淼还想说什么,但老爷子却冲她摇了摇头。

张晓凡看出魏家似乎并不是像表面看起来那样太平。

不过,这都是他们的家务事,他懒得参合!

此刻,火车刚靠第一个站,距离江城还远着呢。

罗学究趁人不注意,就灰溜溜下了火车。

没办法,他身为医生的信誉已经丢尽,哪还有脸在呆下去。

他就不明白了,他一个省级大医院的主治医生,竟然被一个小县城的农民,用医术狠狠打脸了!

他无地自容,像这种事,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火车上,魏子淼依旧拉不下脸给张晓凡道歉。

张晓凡也没有要让她道歉的意思。

老爷子处理了香囊,主动上前感谢道:

“老朽魏振江,感谢先生出手救治,还不知道先生尊姓大名呢?”

“张晓凡!”张晓凡淡淡说出三个字。

“这家伙,也太高傲了!”魏子淼心中腹诽。

不知为何,她就是看不惯张晓凡,即便张晓凡救了她爷爷,她也觉得心里不服气。

可能张晓凡偷看她的胸,给她留下的第一印象太差的缘故。

“你救了我,不知道张小友,有什么需求,我魏家都会尽力满足!”魏振江再次感激道。

魏子淼也好奇,张晓凡会向她爷爷要什么好处。

刚才那叫罗学究的庸医,一听到她是魏家人,可是眼睛大亮,马上就站出来救治的。

她不觉得张晓凡不求回报,肯定也是奔着他们魏家来的,别有所图。

她都做好张晓凡会狮子大开口了。

没想到张晓凡却轻飘飘道:

“我救治老爷子,纯属因为老爷子为人谦逊,真诚,没有丝毫架子!”

“我救人,不求回报!”

不,不求回报?

魏子淼愣住,她不相信世上真有这么淡泊名利的人。

她觉得张晓凡肯定是在装,之所以不开口,只是想钓更大的鱼罢了。

她怎可能让张晓凡如愿。

“你可要想好了,要是你现在不提出要求,等过后,我们魏家可不会重新补偿!”

“还有,别指望不收好处,我们就会欠你人情!”

“魏家也从不欠人人情!”

张晓凡笑了笑,道:

“我说不需要,就是不需要!”

“还有,我张晓凡从不奢求他人什么人情!”

魏子淼觉得张晓凡就是在装,执意道:

“装什么清高,出个价吧,无论多少,对我魏家来说都不是问题!”

张晓凡有点不耐烦了,他都说不需要,这女人还不依不饶,干脆直接道:

“你非要我出价,那我就出个价吧,一百亿!”

“一,一百亿?”魏子淼当场傻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