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恶化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1976字
  • 2021-09-18 23:51:33

张晓凡对这种唯利是图的医生,可没有什么好印象,当即质问道:

“你真以为老爷子患的是冠心病?”

面对质问,罗学究避而不谈,依旧盛气凌人道:

“你哪所医学院毕业的,在哪所大医院担任医师?就敢在这质疑我的诊断?”

火车上的乘客跟着为罗学究讲话:

“罗医生可是专业的,又怎可能会诊断错误?”

“倒是你,别在这哗众取宠了,不懂医术,就一旁乖乖看着,别打搅人家医生治病救人!”

张晓凡没有理会旁人怎么说,看向魏子淼道:

“如果你真为你爷爷好,这药就决不能给他服用!”

张晓凡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就看魏子淼如何抉择了。

此刻,魏子淼也开始纠结起来。

因为她爷爷身体一直都很好,没听说患过什么冠心病。

但罗学究的医生身份摆在这,自然要比偷看她胸的色胚靠谱。

就在她还在纠结之际,罗学究却擅作主张,将速效救心丸拍入了老者口中。

“魏小姐,我行医这么多年,就从没判断失误过!”罗学究自信道:“我敢保证,老爷子吃了速效救心丸后,保证立刻见效!”

魏子淼本想责怪罗学究,不经过她首肯,就擅自将药给他爷爷服下。

可很快,她就看到他爷爷的脸色,有了明显好转。

围观乘客们也纷纷惊叹:

“罗医生的医术果然高明啊!”

“还是罗医生果断,要不然就被这人忽悠过去了!”

众人吹捧着罗学究。

罗学究洋洋得意,藐视张晓凡道:

“看到没有,不懂医术,没有行医资格,就别瞎哔哔!”

魏子淼刚要上前感谢,张晓凡却摇了摇头道:

“他害了你爷爷,你还感谢?说你胸小无脑,你还别不服气!”

魏子淼被气到不行,明明他爷爷都开始好转了,可这色胚还在胡说,几个意思?

没等魏子淼开口,罗学究就率先道:

“你说我害了老爷子,你倒是说说看,我哪里害了他?”

罗学究这是要让张晓凡无地自容。

只要张晓凡说不出个所以然,他就有办法煽动众人,将张晓凡从火车上赶下去。

张晓凡连正眼都没看罗学究,道:

“很快你就知道!”

“哈哈哈……”罗学究当即笑出声来:“很快?有多快?”

魏子淼此刻也觉得张晓凡有些讨人厌了,明明他爷爷都开始好转了,还死鸭子嘴硬。

“请你离开好吗?”魏子淼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罗学究跟着附和道:

“没听到吗?魏小姐请你离开!”

“说真的,像你这种毫无本事,又爱多管闲事的家伙,迟早会被人打死!”

“要不是我在场,恐怕魏小姐还真会被你这骗子忽悠了!”

罗学究用长辈教训晚辈的口气道。

就在众人纷纷吹捧罗学究,罗学究正洋洋得意之际。

魏子淼的爷爷脸色忽地再次转青,而且这一次比刚开始还要严重。

全身不仅抽搐这么简单了,口中还开始不停向外吐白沫。

魏子淼见状当即哭喊着大叫:“爷爷,爷爷你怎么了?”

罗学究此刻也愣住了,惊慌失措道:

“怎么会这样,我的诊断没问题才对啊?”

四周乘客也纷纷担忧起来,很明显,老人家的病情比一开始要严重得多。

如果不及时医治,甚至还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不会吧,这药还真有问题?”

“应该不是药有问题,而是罗医生可能真的诊断错误了!”

“那貌似农民的家伙,还真给说对了?”

众人纷纷议论着,开始觉得张晓凡可能才是正确的。

“罗医生,还站着干嘛?快,快救救我爷爷啊!”魏子淼催促罗学究赶紧救人。

可这一次罗学究却无从下手,根本不知该怎么办是好。

魏子淼见罗学究没办法,当即哭了起来。

此刻,一旁看着的张晓凡,本想不管不顾算了,谁让他们不听自己的劝阻。

还将自己当成骗子!

可老人家为人真诚,丝毫没有身为江城三大家族魏家的架子,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老人家因为误诊而死掉!

“哭有什么用,有手帕吗?拿手帕给我!”张晓凡蹲下身子,冷漠道。

“啊?”魏子淼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如今他爷爷的情况,连罗医生都束手无策,他一个连行医资格都没有的人,又有什么本事?

“还愣什么,没有手帕,纸巾也可以!”张晓凡再次催促。

罗学究惊慌之下,依旧不忘记埋汰张晓凡:

“现在,连我都没办法,就你……”

罗学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晓凡的眼神直接瞪了回去:

“你无能,不代表我没办法!”

“还有,你这个庸医给我闭嘴,否则老爷子挂了,你第一个完蛋!”

别看老爷子好说话,张晓凡知道,要是老爷子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个自命不凡的医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听了张晓凡的话,罗学究当即闭上了嘴,但他依旧觉得张晓凡只是在哗众取宠。

不过,这样也好,倘若经过张晓凡的手,老爷子还是死了,他也可以将责任全部推卸出去。

“这,这是我的手帕!”魏子淼将自己常用的手帕递到了张晓凡手上,“你,你真的能救我爷爷吗?”

“少废话!”张晓凡没空理会她,救治高危病人,他必须全神贯注才行。

魏子淼被噎住,瞬间觉得张晓凡不仅是个色胚,还很凶,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她魏子淼好歹也是江城数得上号的美女,今儿却被一个小县城的农民呵斥了。

魏子淼对张晓凡是一肚子成见,然而,下一秒,让魏子淼瞪大双眼的是。

张晓凡用手帕迅速清理了她爷爷口中的异物,紧接着,数枚银针,就嗖嗖嗖往她爷爷胸口和咽喉落下。

魏子淼见状,当即气极,阻止道:

“你,你干什么啊?”

“我爷爷都这样了,你还用针扎他,你还是不是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