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跪满一地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1879字
  • 2021-08-25 23:34:24

次日,一大早,云湖实业大门前,黑压压跪满一地人。

经过的路人不明原因,纷纷驻足拍照。

“这是什么情况?”

“这么多人全跪在这里是得罪了什么人吗?”

“其中我有个认识的,好像是唐氏茶城的负责人?”

“没错,他们就是唐家的,没看到吗?跪在最前面那位,正是唐家的老太君!”

听到围观路人的指指点点,唐家上下全都低下头去,不敢见人。

他们也不想做如此屈辱的事,成为延庆各界笑柄。

奈何,他们唐家连最后一步活命棋都走错了,再没翻盘可能。

被清水村的所谓“清普洱”坑得老底都不剩。

如今除了同云湖实业的张晓凡讲和,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此刻,艳阳逐渐从东边升起,唐家人全都被晒得汗流浃背,难受至极。

尤其是已经上了岁数的唐老太君,一双膝盖更是跪得生疼,身躯不停晃动,苦不堪言。

这时,唐剑锋从云湖实业大门走出,俯视跪满一地的唐家人,摇头叹息道:

“自作孽不可活啊!”

“当初,我好心好意提醒,你们不听,非要同张老板对着干,现在还不是自食其果?”

唐国威闻言,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你这个不孝子,还在这说风凉话?”

唐剑锋毫不客气道:

“唐国威,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不是说跟我断绝父子关系吗?”

唐国威还想大骂,但却被唐老太君压下,道:

“剑锋啊,这件事确实是你爸做得不对!”

“不过,奶奶年纪大了,一大早就跪在这了,求你向张晓凡通融一声,让他见上一面吧!”

“早干嘛去了?”唐剑锋连唐老太君的面子也不给:“我离开唐家时,是不是跟你们说过,以后别再哭哭啼啼求我?”

听了唐剑锋的话,唐家上下无不脸上发烧,无地自容。

没错,唐剑锋确实说过这句话,他们还当场讥讽唐剑锋不自量力来着。

现在他们跪在这,祈求唐剑锋为他们说话,这不是啪啪打脸,又是什么?

唐老太君知道唐家已经走投无路,直接向唐剑锋磕头道:

“剑锋,看在我曾经是您奶奶的份上,还请你向张晓凡说说好话,奶奶真的知道错了!”

见一把年纪的唐老太君,终于还是低下高贵的头,唐剑锋心软了,他还是没能做到铁石心肠:

“唉,我尽力吧!”

云湖实业顶楼办公室,张晓凡正在品着徐富贵送来的清普洱样本。

一份是雨季时期,清水村突然疯长出来的极品好茶。

另一份则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所谓假茶。

“嗯,这极品清普洱确实有其独到之处!”

“怪不得能够同我培育的大叶云湖龙井比肩!”

徐富贵从旁摇头叹息道:

“可惜,这样的好茶就像您说的一样,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

“如今,清水村所种的普洱,已经又生长回这种劣质到连猪都嫌弃的茶种了。”

顿了顿,徐富贵好奇问道:

“不过,张老板,我有一件事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你会知道这种茶,最终会变回劣茶?”

张晓凡笑了笑,将延庆市的地图,搁在作案上道:

“你看,清水村的位置就在我们云湖村下游,且河道想通!”

“雨季时,由于大坝事件,我们急于转移村民,顾不上管理茶山,茶山堆积了一些秘方肥料,全都被雨水冲走,汇入到河水之中。”

“你说,这些肥水会流到哪去?”

看着张晓凡手指的方向,徐富贵眼前一亮,豁然开朗:

“清水村!”

张晓凡点头道:

“没错,就是清水村,他们用我们的肥水浇灌了茶山,自然让那儿的劣质茶发生了品质改变!”

徐富贵连连点头道:

“原来如此,我说清水村没有什么像样的培育专家,怎么突然就种出了这种绝品好茶了。”

“原来都是我们疏忽大意,导致肥水流入了外人田!”

“没错!”张晓凡笑道:“我让你疏通沟渠,不让浇灌的水流入河道,就是要肥水不流外人田!”

“因此,得不到肥力滋养的清水普洱,很快就跌落神坛!”

这时,杜尚赢敲门走了进来,还没走到近前,就直接跪下道:

“张老板,您开了我吧,这次竞标,我差点就害了大家!”

张晓凡赶忙上前扶起杜尚赢,摇头道:

“这并不是你的错,而是出于你的经验,做出的合理对策!”

“继续保持你的经验和敏锐,至于这件事是个例外,除了我几乎没有人会预见这样的变数!”

“可是……”杜尚赢还想说什么。

但张晓凡却打住他道:

“别可是了,相信你自己,走,去会会唐家人!”

杜尚赢感动起身,突然想起一事道:

“张老板,今早安家也向我们发来求和意愿,你看?”

张晓凡毫不犹豫道:“让他也过来跪着,想跟我和解,不拿出点诚意怎么能行!”

“我知道了!”杜尚赢道。

电梯刚到,唐剑锋从中走了出来,他刚想恳求张晓凡再给唐家一次机会,张晓凡就开口了:

“剑锋,走,下去见见那老太婆!”

“你也不用游说什么,我自有分寸!”

两句话,让唐剑锋瞬间安心,这说明张晓凡早看出他心思。

电梯停在一楼,一群人浩浩荡荡从云湖实业走出。

唐老太君仰视出现在她面前的一堆面孔,顿感悲凉,当初被他们封杀的人,如今一个个都已经站在她无法匹敌的高度。

“老太婆,要是我第一次要你跪下来求我之时,你能像今天这般,或许我还会网开一面。”张晓凡冷漠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