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韩向北之死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481字
  • 2021-08-22 00:05:16

见韩家的最强底牌,都被张晓凡轻易干掉,韩向北震撼不已。

不过,他依旧不惧,直面杀意滔天的张晓凡,面带嘲讽道:

“张晓凡,你不是一直对当年那场车祸耿耿于怀吗?”

“老子今儿就告诉你,没错,那场车祸就是老子安排的!”

“不就是一条卑贱的人命吗?弄死也就弄死了,根本不被我放在眼里!”

听到韩向北终于承认了当年的所作所为,张晓凡将拳头握得咯吱作响,怒火在胸腔燃烧。

“哦,对了,我差点忘记了!”韩向北戏谑的脸上,露出恍然神情道:“当年,你那个被我弟弄来的大学对象,也被我玩虐致死,让我叫人随便找了个公园埋了!”

“这件事,她家人毫不知情,但我还是封杀了她家人一切生计,迫使他们只能放弃寻找失联的女儿,离开了延庆!”

“呵呵,多么卑微啊,在我韩向北面前,你们都一样,都只不过是我随意玩弄,轻易就可以踩死的蚂蚁罢了!”

此刻,张晓凡已经满脸赤红,怒火已经完全将他包裹:

“怪不得,自那以后,我再没有任何她,和她家人的线索……”

一想到自己的大学女朋友,就因为长得好看,就遭受到韩向北的残忍虐杀,张晓凡的悲愤泪水,再也绷不住,流淌而下。

“韩向北,你就是个禽兽!”

张晓凡直接一拳,将韩向北抡飞。

韩向北被打得跌飞出去,嘴角溢出鲜血。

“哈哈哈,打我,打我啊,难道你还敢杀我不成?”韩向北抹去嘴角血迹,从地上爬起,脸上依旧写满不屑。

“你爸被我弄死,你的大学女朋友也被我玩虐致死,你又能拿我怎样?”韩向北怨毒看向张晓凡,大笑:“张晓凡,在我眼中你就是垃圾,孬种,懦夫,我能随便踩死他们,甚至你们,但你能吗?你敢吗?”

“农民就是农民,也妄图同日月星辰争辉!”

韩向北的自命不凡,已经到了一种癫狂地步,在他眼中,他可以残忍杀害任何人,但其他人对他只能望而生畏!

“韩向北,就你也配用日月比肩!”说着,张晓凡一步步走来。

那些阻拦在他面前的韩家所谓高手,全都一个个被他撂翻,废掉!

感受到张晓凡眼中的浓浓杀意,韩向北开始慌了,“你,你敢杀我?”

张晓凡掩饰不住内心盛怒道:

“我为什么不敢杀你?”

“韩向北,你所做的一切恶事,终究有还的一天,杀了你,都算便宜你,所以……”

“我要让你受尽折磨而死!”

一字一顿,语带铿锵!

韩向北见张晓凡一步步犹如死神一般临近,吓得他当场尿了裤子。

“张晓凡,你就是个臭农民,出身卑贱的种,你根本没资格动我,杀我更不可能!”

砰!

张晓凡别无二话,直接一拳印出。

“啊!”韩向北一声惨叫,倒飞出去,撞在一边墙体上。

鼻梁已经塌陷,鼻血流了一脸,狼狈不堪。

“你,你敢打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韩向北感受到脸上传来的剧痛,怒吼连连。

“杀我?”张晓凡语气森寒,提起韩向北又是直接往墙上磕去,“这句话,你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可结果呢,我还不是活生生站在这?”

这一下,韩向北原本帅气的脸庞,已经完全不成人样。

“张晓凡,你如果敢杀我,我韩家必定……”没等韩向北把话说完。

张晓凡抓住韩向北的双手,用力一转,直接拧成麻花!

“啊!”强烈的疼痛,让韩向北发出堪比杀猪一般的惨叫。

声音回荡在地下室内,让在场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寒颤。

尤其是韩家那帮被张晓凡打废了的所谓高手,更是心有余悸,头皮发麻。

他们本以为,这次清理任务,会像以前一样轻松解决,随意虐杀。

可到头来,不仅强悍无匹的灰鹰栽了,就是他们也一个个跟送菜一般,不堪一击。

最可怕的是,这个看似农民的家伙,根本就是一个疯子。

即便像延庆韩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也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连高高在上的韩向北,都被他拉下神坛,好像死狗一般凌虐。

“疯子,这家伙是个疯子!”有韩家的高手这样评价道。

其余韩家高手也全都深有同感,如果不是疯子,又怎么敢同韩家死磕,还要让韩向北血债血偿!

吴依依见到韩向北的惨状,都不敢看了,直接捂住了双眼。

打从记事起,她就从没看过如此血腥惨烈的一幕。

还有她的晓凡哥,也从来没有这么恐怖过,此刻在他双眼之中,也许只有刻骨铭心的仇恨!

她听母亲曾经说过,张晓凡的父亲是出车祸死的,没想到却是韩家的谋杀。

一想到韩向北这是罪有应得,杀人偿命,她也就释然了,不再有任何同情。

只听韩向北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传来,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这样下去,要出人命啊!”就连唐剑锋都不敢看了。

柯奎龙一直都没有移开视线,道:

“张老大这是要为父报仇,还有当年一切的总账!”

“杀了韩向北都算轻的了,像这种人渣就应该碎尸万段!”

咔嚓!

咔嚓!

张晓凡断了韩向北的四肢,此刻,在他手中的韩向北已经奄奄一息。

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张晓凡,我错了,我为当年所做过的一切道歉?”韩向北在张晓凡手中求饶:“我将云水集团赔偿给你,外加韩家的所有茶城?”

张晓凡提着韩向北不说话。

韩向北继续气息奄奄求饶:

“我把我的股份都给你,外加我包养的所有女人!”

张晓凡还是沉默。

“还,还有我的全部身家,都赔给你,赔给你……只求你饶我一命!”

韩向北涕泗横流,如丧家之犬,只求张晓凡能给他一条生路。

张晓凡终于开口,声音依旧如死神一般恐怖:

“韩向北,你以为失去的生命,能够用金钱交换?”

“那些因为你而惨死的人算什么?”

“就算你死上一百次,也不够偿还!”

砰!

张晓凡抓住韩向东的头,直接往地上按了下去,韩向北惨叫连连:

“这一磕,是你为我初恋女友家人磕的!”

砰!

又是一磕,韩向北满头是血:

“这一磕,则是为你侮辱并杀害的她磕的!”

砰!

最后一磕,张晓凡用尽全力!

连地面都在这一磕下,寸寸碎裂,呈现好似蜘蛛网般的裂痕。

“这最后一磕,则是为祭奠我爸的!”

这一下,韩向北彻底没了生息。

见状,张晓凡也跪了下来,两行清泪无声再他脸上淌落!

至此,时隔十多年,张晓凡总算为当年的父亲和女友报了仇!

韩向北身败名裂,并为此付出生命代价!

此刻,他的心情并没有大仇得报的怅然,反而依旧伤感,难过,哀婉。

他想起当年父亲得知自己考上大学之时的喜悦!

想起父亲送他来大学报道之时的叮嘱!

想到父亲为他所做过的所有点点滴滴!

而这一切,都无法再回来,有的只有空虚与寂寥!

“爸,当年儿子无能,没能让你过上好的生活,还连累你被害,儿子不孝!”

说着,张晓凡又磕了一个响头:

“不过您放心,如今儿子羽翼已经丰满,不再惧怕任何威胁,我一定会保护好妈,以及身边的亲人朋友,不让他们再受到一丝伤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