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立功的大黄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989字
  • 2021-04-01 13:42:48

见张晓凡这么说,肖家众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一个个无比懊悔。

一想到卖给高旭亮被吞掉的那些钱,他们只感觉心疼的厉害。

就在这时,肖家人中有人低语了几声,周围立即有人惊呼:

“什么?有这事?”

“吗的,这姓王的疯婆子,平时横点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现在都要把咱们整个肖家祸害了。”

“走,找她算账去!”

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越来越多的肖家人脸上出现了愤怒,带着这股愤怒,他们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张家院子。

肖家人离开后,高大山等人也打了声招呼走了,他们得赶紧回家看看自己的菜今年能多卖多少钱。

等众多村民全都离开后,楚云曦看张晓凡说道:

“你说的条件我都答应,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给我家月月赔偿医疗费才是。”

“自从我家月月咬了你的那只公鸡,她就生病了,肯定是那只公鸡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总之,你得赔钱!”

楚云曦满脸带着冷笑,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输过,今天这场子,她也必须赢回来。

正这么说着,她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呼一声道:

“月月呢?”

“宛卿,你见月月了吗?”

她急忙向四周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太专注谈合作了,月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跑没了。

见四处都看不到的爱犬,她不禁心急喊道:

“别站着了,快帮我找找我家月月!”

话音落下,她已经开始一边喊一边向四处找去。

见状,许宛卿和张晓凡也加入了寻找队伍。

过了一小会儿,楚云曦突然发出一声惊人的叫声。

许宛卿跟张晓凡赶忙走到她身旁,向她看的方向看去。

这才发现,不远处,一条猥琐的老黄狗正骑在眉清目秀的哈士奇身上欢快的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而在一旁,楚云曦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般。

片刻后,她回过神来,愤怒的看着大黄叫道:

“我要杀了你!”

说着,她便要冲过去。

听到她的声音,正沉浸其中的大黄反应过来,当它看到张晓凡时,立即选择了无视楚云曦,摇着尾巴向张晓凡跑了过来。

楚云曦跑到爱犬月月身旁,见爱犬被玷污,她满脸愤怒的看着张晓凡说道:

“姓张的,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赔钱!”

“否则我宁愿晨曦超市倒闭,也绝对不跟你合作了!”

张晓凡也没想到自家大黄竟然和那只哈士奇搞在一起了,一时有些尴尬踹了大黄一脚,没好气道:

“村里那些小母狗还不够你祸害的吗?”

面对愤怒的楚云曦,他开口说道:

“你先别急,我们先把事情搞清楚,说不定这事也不能怪我家大黄。”

听到张晓凡这么说,大黄立即高兴的蹭了蹭张晓凡的裤腿。

而对面,楚云曦已经接近暴走的边缘了:

“姓张的,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是我家月月勾引的你家那只臭土狗?”

先前月月因为咬了公鸡以后在家里郁郁寡欢了很久,这已经让她很愤怒了。

而现在,她家月月竟然被一只农民老黄狗玷污了!

这可是她无比精心养大的宠物啊,一个月仅仅月月的狗粮她就花好几千上万!

这种感觉,就像是花费无数心血养大的女儿被流浪汉糟蹋了一般,这让她如何接受?

张晓凡也知道愤怒的女人不好惹,他心平气和说道:

“不如这样,我们把自己的狗都松开,看它们谁先跑向谁,这样一来,事情的来龙去脉自然就清楚了。”

听到张晓凡的提议,楚云曦强忍着愤怒回道:

“好!”

“要是最后证明是你家大黄先动的手,你必须给我跟月月道歉!”

张晓凡微笑着点头回道:

“没问题。”

话音落下,两人同时松开狗,向后退去。

楚云曦松开月月后,月月先是有些迷茫,而后注意到了对面的大黄,立即撒花儿一般兴冲冲跑去了大黄。

而张晓凡松开大黄退开后,大黄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跟上了张晓凡的脚步,不断摇着尾巴,视美色为无物。

这时,月月已经跑到了大黄身旁,无比兴奋的跟在大黄身后,不断闻着大黄的屁股。

大黄见状,有些见色起意,叫了一声扑了过去,正要再战一轮之际。

楚云曦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惊叫一声赶忙跑过来把自己的爱犬从大黄身旁拽开来。

见状,张晓凡不由淡笑着得意说道:

“我想,究竟是谁先主动的,已经不用多说了吧?”

“你家哈士奇贪图我家大黄的美色,主动勾引我家大黄在先,这怎么都怪不到我家大黄头上吧?”

“真要道歉,那也该是你给我们道歉。”

楚云曦脸被气的惨白无比,她愤恨看了一眼张晓凡和他腿边猥琐的大黄,咬牙道:

“你赢了!”

“宛卿,我们走!”

楚云曦无比愤怒的拽着自家哈士奇,跟好朋友许宛卿一起离开了张家院子。

直到两人离开后,张晓凡才没好气踢了一脚身旁的大黄:

“狗东西,眼光挺高啊,村里的小母狗这么快你就看不上了?”

被张晓凡这么一踢,大黄的脸上顿时出现委屈之色。

见状,张晓凡笑着摸了摸它的狗头说道:

“不得不说,这事你干的漂亮!”

他早就不爽楚云曦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了,今天大黄的表现可谓帮他狠狠出了口气。

看到大黄和月月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大黄这段时间因为天天跟家里的鸡抢的吃灵液滋润过的粮食,已经变得皮毛水花,看起来极具灵性。

神农鼎中的灵液,对任何动物都具有难以想象的诱惑力。

品种狗又怎么样,说白了依旧是动物。

他之前装糊涂,只是为了好好气气楚云曦。

张晓凡正在逗大黄时,母亲王慧云推着旧轮椅从屋里走了出来。

见状,张晓凡赶忙上前:

“妈,你在家啊?那你刚才怎么不出来?”

他刚还以为母亲不在家,去村里其他家转了。

王慧云脸上带着笑意说道:

“妈这不是怕影响你跟人家的合作吗?”

顿了顿,她有些责怪看向自己的儿子:

“晓凡,你说你也真是的,不知道送送人家。”

张晓凡本能回道:

“她们又不是没长腿,有什么好送的。”

王慧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没好气道:

“就你这怂样,妈死之前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儿媳妇。”

张晓凡这才明白过来母亲的意思,满脸无语。

这时,王慧云叹息一声道:

“算了,是妈多心了,刚才那两个女娃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女儿,妈活这么久,还没见过长那么好看的女娃。”

“你也老大不小了,妈不求你以后能找多漂亮的,只求你跟找一个愿意跟你踏实过日子,好好生活的女人。”

闻言,张晓凡立即反驳道:

“妈,你说这话就是看不起你儿子了。”

“我保证,以后找一个比她们漂亮百倍千倍的老婆!”

王慧云没好气骂道:

“你就吹吧你!”

这时,张晓凡的目光落在了母亲腿上,不由问道:

“妈,你腿感觉有好点吗?”

母亲王慧云笑着点头说道:

“自然喝了你给我配的药汤,感觉好多了,至少晚上睡觉已经不疼了。”

张晓凡轻轻点头,这段时间,他一直再给母亲的汤里加灵液,现在看来,果然有效果。

只是,想要彻底根治,必须得弄到百年灵芝才行。

……

楚云曦回到自己车上,用力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气愤道:

“什么破村子,到处都是土,气死我了,以后再也不来了!”

许宛卿明白她这是在说气话,笑着说道:

“好,那我们以后就不来了。”

见许宛卿竟然取笑自己,楚云曦满脸委屈:

“宛卿,我是说真的!”

“你说,那姓张的怎么能这样,他一个大男人,让着点我能死吗?”

“月月也真是的,什么破眼光,那条大黄狗哪里配得上她?”

两人做朋友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楚云曦在别人身上吃这么大的闷声亏,她清楚楚云曦的性格,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笑吟吟看着她。

这时,楚云曦继续气愤说道:

“不行,这场子我无论如何都必须找回来!”

“气死我了,先是他讹我,现在又是他家狗,简直无耻至极!”

闻言,许宛卿突然开口道: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他的那只公鸡真值一万块钱?”

楚云曦一下子愣住了,回想起张晓凡的那些鸡蛋和西红柿,她很快明白过来。

但想起张晓凡和他家大黄的无耻模样,她故作生气道:

“好啊,你个许宛卿,竟然胳膊肘往外拐。”

“说,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姓张的了?所以你才这么替他说话?”

“你还不承认?看我不把你挠的求饶!”

两人在车里乱成一团,只剩下后座上满脸相思,忧伤望着窗外的月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