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神农传承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1926字
  • 2021-04-15 18:05:51

被曹金虎这么训骂,肖强立即哈着腰向外面走去。

他拉张晓凡过来,本来就是想利用柳雪盈讹一笔钱。

现在曹金虎愿意出价更高,他当然乐意。

柳雪盈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男人会无耻到这个地步。

见曹金虎一步步逼近,她有些慌了。

看到她脸上的畏惧,曹金虎脸上的兴奋更盛。

会所里的那种女人他都玩腻了,像柳雪盈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

曹金虎咧嘴一笑:

“小妞,你老公这么多年没好好疼你,你一定寂寞坏了吧?”

“你放心,待会老子一定会好好替他补偿你的。”

说着,他已经伸出大手用力攥住了柳雪盈的胳膊。

柳雪盈吃痛,用力想要挣脱,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是曹金虎的对手。

情急之下,她不由焦急叫道:

“你别乱来!”

“你要是敢动我,我一定会报警的!”

柳雪盈的话一下子激怒了坐过牢的曹金虎,他的脸上出现暴戾之色。

“贱女人,敢威胁老子!”

话音落下,曹金虎挥手用力一巴掌直接甩在了柳雪盈脸上。

“啪!”

清脆的耳光声回响在里屋。

一个巴掌下去,柳雪盈的脸上立即多了一个红色手印。

曹金虎怒骂一声:

“老子把话放在这,你要是敢报警,老子叫人弄死你!”

面对曹金虎的威胁,柳雪盈两眼含泪,畏惧的捂住自己脸上的血手印,不敢再有丝毫辩驳。

曹金虎见状,冷笑一声道:

“不知好歹的婊子,早这么听话不就好了。”

说完,他便迈步过去,准备跨坐在柳雪盈身上。

看到这一幕,柳雪盈面如死灰。

她自问,自己长这么大,从未做过什么错事。

可为什么老天要如此惩罚于她?

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高中刚毕业就被迫嫁给了肖强。

她原本以为可以从此摆脱这种命运,却没想到,自己的丈夫是个为了还赌债不惜把她卖了的畜生。

从头到尾,她都只是一个标了价钱的货物。

她的人生,她从来都没有选择的权力!

念及此,她彻底绝望的闭上了眼。

这一刻,她多么希望,上天能再给她一次投胎的机会。

就在一切陷入黑暗之际,一声惨叫声突然传来。

柳雪盈睁眼看去,便见原本躺在地上的张晓凡正死死的咬着曹金虎的小腿。

显然,刚才的惨叫声正是曹金虎的!

“放了她!”张晓凡用力咬着曹金虎低吼道。

在看到柳雪盈绝望的那一刻,张晓凡只感觉自己心里特别难受。

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但他知道,他想救柳雪盈!

他必须要救柳雪盈!

感受到小腿上传来的阵阵钻心刺痛,曹金虎彻底怒了!

“吗的,找死!”

他攥紧拳头,一拳用力向着张晓凡的脑袋挥了下去。

轰!

伴随着剧痛传来,张晓凡只感觉自己的头都要被曹金虎这一拳砸爆了。

没等他缓过来,又是一拳落了下来。

曹金虎此刻心中尽是怒意,下手丝毫没有留情。

连续四五拳下去,张晓凡只感觉自己快要失去意识了,不得不松开了嘴。

见状,曹金虎怒骂一声:

“老子今天不想跟你计较,滚!”

话音落下,他一脚踢在张晓凡的肚子上,直接将他踢飞了三四米远,整个人重重的撞在了水缸上。

看到这一幕,柳雪盈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低声喊道:

“晓凡,你别管我,快走!”

曹金虎把张晓凡踢飞,正要上床。

却听背后传来一道有些疯狂的低吼声:

“我让你放了她!”

曹金虎转身,便见张晓凡此刻已经扶着水缸站了起来。

他的额头磕破了一块,半边脸都被血染红了,而在他的手中,正拿着一把冰冷的菜刀。

张晓凡盯着曹金虎,再次声音低沉道:

“放了她,否则我杀了你!”

话音落下,他已经提着菜刀直接向曹金虎冲了过去。

曹金虎没想到张晓凡会来真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看到那泛着寒光锋利无比的菜刀,他急忙向一旁躲去。

但依旧慢了一步!

噗嗤!

他身上的衣服被菜刀划开一道两寸长的口子,与此同时,腰上已经出现了一道小拇指长的血口。

刚刚退出里屋的肖强看到这一幕,急忙喊道:

“虎哥,这人是个傻子。”

“你千万别跟他较真,搞不好真会出人命的!”

闻言,曹金虎看向张晓凡的脸色顿时变了。

他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他很清楚,傻子动起手来,真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而今天,张晓凡显然对他起了杀心。

念及此,他不由深呼吸一口气,冷冷盯了张晓凡一眼道:

“今天就暂且饶了你。”

“这仇,老子记下了!”

“我们走!”

话音落下,曹金虎立即带着手下迈步离开。

见状,肖强也急忙跟了上去。

等曹金虎等人出了院子,柳雪盈急忙看向满脸是血的张晓凡关心问道:

“晓凡,你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张晓凡虚弱的看了她一眼,笑着回道:

“没事,我想睡会。”

说完,他整个人昏了过去。

“晓凡?”

“醒醒!”

“快来人啊!”

柳雪盈没有注意到,张晓凡的血顺着脖子下去,一直流到了他脖子上戴着的小鼎里。

那是一个用线绳穿起来的,看起来像是木质的暗褐色小鼎。

伴随着鲜血注入,小鼎之上,发出阵阵微弱的红光。

张晓凡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他似乎见到了一位慈祥的老人,老人端在他对面,声音慈和:

“我乃神农氏,既然神农鼎已经认你为主。”

“从今日起,你便是神农传人。”

“得我神农鼎,可造化天地万千生灵。”

“得我神农医经,可治世间无数病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