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过江之鲫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1890字
  • 2021-07-29 22:58:12

陈俊杰脸上挂不住,他本以为他爸会站在自己这边,没想到却赏了他一巴掌不说,还要他跪下。

他咽不下这口气,语气依旧猖狂:

“爸,他不就是一个开饭店,和卖茶叶的吗?”

“我们家的恒春工厂在延庆做大之时,这臭农民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

“再说我的将来成就,也肯定不会输给他!”

陈俊杰是要跟张晓凡这个新贵比底蕴了。

恒春可是老字号工厂,你区区山海楼和云湖实业又算得了什么?

张晓凡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他知道此行陈佳叫他过来的目的并不单纯,所以他想看下陈家到底会给出多大的诚意。

砰!

只见陈万林直接一脚踹在陈俊杰小腿之上,将陈俊杰踹得当场半跪下去:

“就凭你也想跟张先生比?”

“赶紧给张先生道歉,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陈俊杰不服,还想起身道:

“爸,我哪里不如这姓张的农民?”

“我搞的恒春分厂,都已经同富民工厂谈代理了?”

“哦?”张晓凡似听到什么十分有趣的事情,笑道:“你说你已经同富民谈上代理了?怎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张晓凡的意思就是,你小子吹牛也不打草稿,这都卖弄到本家来了!

陈俊杰面露不善,很是不满张晓凡的插嘴,不屑道:

“我向富民工厂谈代理,你知道个屁!”

虽然他投递的合作邮件,全都石沉大海,但不代表他没有开始谈。

反正他又没说已经谈成功,又有什么问题?

但让他诧异的是,他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好像看白痴一般看着他。

陈俊杰摸了摸脸问道:

“你们盯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花吗?”

陈佳听不下去了,当场揭穿道:

“你脸上没有花,而是你口花花!”

“可能你还不知道,你所谓已经谈上代理的富民工厂,也是晓凡哥开的!”

听到陈佳口中说出的信息,陈俊杰脸上表情瞬间僵直。

原本仅剩的一丝优越感,也被瞬间击溃。

“这,这怎么可能?”陈俊杰拼命摇头,他看向陈万林,想从自己父亲脸上看到否定答案。

然而,陈万林面无表情,且还是那句: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给张先生道歉了吧?”

扑通!

陈俊杰原先的高傲瞬间消散一空,笔直跪在了张晓凡面前。

干工厂的,自然觉得自己干工厂这一行才是最牛掰的,其他赛道都只是旁门左道。

可当那人在你最擅长的领域,彻底碾压你之时,才会彻底崩溃和绝望。

“对不起,张先生,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您!”陈俊杰的道歉不似作为。

张晓凡索性也没有再追究的意思,像陈俊杰这个年纪难免年轻气盛。

张晓凡虽然不追究,但也没有要让陈俊杰起来的意思。

见张晓凡沉默无言,陈万林还以为张晓凡不打算原谅,也跟着上前赔礼道歉:

“张先生,让您看笑话了!”

张晓凡看向两父子淡淡道:

“你们叫我过来,应该不只是为了向我道歉这么简单吧?”

陈万林知道张晓凡并不在意,连忙提出合作事宜:

“那个,其实我们恒春早就想和富民合作了!”

“碍于没有门路,所以一直都没能跟您联系上!”

这时候,陈佳也赶忙上前道歉道:

“真不好意思,晓凡哥,其实我邀请你过来,除了参观工厂外,就是想同你谈上合作!”

“只是怕你不来,才会出此下策!”

张晓凡摆了摆手,对于这点他早就猜到,并不是很在意。

接着,陈万林将张晓凡领到了工厂的议事厅。

陈俊杰很识趣的,给张晓凡斟茶倒水,陈佳也尽量让张晓凡感到舒适。

至于吴依依坐在一旁,安静听着。

“我的富民工厂,在产能上确实遇到了瓶颈!”张晓凡抿了口茶,道:“搞饥饿营销,也是因为产能不足,而选择的无奈之举。”

陈万林听出张晓凡并不是油盐不进,而早就起了合作的意思。

“正好,我们恒春工厂的产能过剩,但缺乏爆款产品,所以很多厂房都浪费掉了,只要我们能达成合作事宜,可谓是强强联手,如虎添翼!”看得出来,陈万林对双方的合作,还是相当期待的。

张晓凡神色却并不是很急,只见他手指敲了敲桌面道:

“合作可以!”

张晓凡也不绕弯子:

“只不过,富民工厂绝不对外输出任何技术!”

“而且,恒春工厂也只能作为富民酱料的代工厂而已!”

“利润也不会给出去很多,我拿八,你们拿二!”

听到张晓凡一口气说出的合作条件,陈万林手一抖,茶杯都要掉落在地上。

陈俊杰更是直接站了起来,怒斥道:

“张先生,你这是开玩笑吗?竟如此狮子大开口?”

陈佳也一脸呆滞,她以为张晓凡会看在她和吴依依是同学,还是好朋友的份上,放宽同他们的合作。

没想到条件却是如此苛刻!

“晓凡哥,就不能再通融一点吗?”陈佳略带撒娇道。

然而,一谈到生意,张晓凡却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也根本不吃这套。

“富民工厂确实需要扩大产能,其实如果工厂用地能批得下来,我压根不用同你们恒春合作!”张晓凡开诚布公道:“我现在不差钱,更不差合作伙伴!”

张晓凡这话可不是夸大其词,他之所以被誉为延庆崛起的新贵,还不是因为他现在事业多线开花,资金充沛。

如今想同他合作的家族和企业,更犹如过江之鲫。

无论他提出多么苛刻的条件,都会有人承接。

他又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一整片森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