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跪地求饶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81字
  • 2021-07-23 10:45:06

“接住了曹岩飞的必杀一招?”胡菲儿重复一句,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她留学归国,闲来无事,就喜欢听他爸跟一些老前辈,聊延庆道上的事。

都说洪天会是延庆各大家族都不敢招惹的地下势力。

其中洪天会的龙头雷洪,更是延庆最厉害的人物,所收的弟子也厉害非常。

其中曹岩飞更是其中翘楚,杀人都只需一招。

可现在,那想高攀她的张晓凡,却轻易接下曹岩飞的杀招。

如此身手,还这么年轻,她却从来没从他爸和一些老前辈口中听说过。

刘冉也眨了眨杏仁大眼道:

“胡菲儿,他,他该不会就是你爸昨天晚上聊的,将洪天会一处据点砸掉的高手吧?”

昨晚,她去找胡菲儿玩,有幸听到胡菲儿老爸同人聊起过这事。

胡菲儿看向前方的张晓凡,摇了摇头道:

“刘冉,你想什么呢?我爸说了,如果真有人能够砸了洪天会据点,还能全身而退的话,那至少也是像雷洪一样的高手!”

一提到雷洪,几人就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

那是曹岩飞的师父,是想一下,就张晓凡那德行,又怎可能同雷洪比肩。

如今只是接了曹岩飞一招而已,接下来还不知道能支撑多久。

“菲儿,我们得自救啊,那张晓凡敢挑衅曹岩飞,也只会是送死而已!”刘冉回神提议道。

丁博听不下去,怒视刘冉道:

“刘冉,你说什么呢,晓凡是因为我们才挺身而出的,你还说这种话?”

刘冉冷哼一声,不屑道:

“是他自己要送死,关我们什么事?”

“没错,那张晓凡一看就是个乡下佬,根本不知道曹岩飞的恐怖,胆敢废了辉老大,就是找死,我们可不能背锅!”胡菲儿深表赞同道:

“趁那乡巴佬吸引了洪天会那帮家伙的目光,我们可以翻窗离开这里!”

林蕴担忧看向前方打斗方向,摇头道:

“撇下他,这样不太好吧?”

胡菲儿没好气道:

“林蕴,现在不是同情心泛滥的时候。”

“那小子很快就要被打死了,难道我们也要等死吗?”

说完,胡菲儿和刘冉就往窗户方向跑去,可还没跑出多远,就被一个壮汉堵住去路。

用凶恶眼神将她俩逼了回来。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乖乖待在这!”

胡菲儿委屈道:

“这位大哥,打伤打残曹星辉的人是那张晓凡,可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啊!”

刘冉也跟着哭哭啼啼起来:

“是啊,那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得罪了贵会,我们可不认识他啊!”

尽管两人极力辩解着,但那拦路壮汉,依旧不为所动。

现在她俩也只能期望曹岩飞再收拾了张晓凡之后,不会对她们动手了。

砰砰砰!

此刻,前方,张晓凡同曹岩飞对拼了好几回合。

曹岩飞看似占据了上风,压着张晓凡不停攻击。

而且,他也看得出来张晓凡毫无战斗技巧,远不及他从师父底下磨练出来的杀人招数。

可让他诧异的是,他的必杀袭击,受在毫无章法的张晓凡身上,却好像泥牛入海,对张晓凡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如果换作普通人,早被他打得全身骨裂而亡了!

“你小子是铁人吗?”曹岩飞暗暗惊异。

他对张晓凡出拳的同时,也受了张晓凡好几拳。

看似毫无章法的拳头,力道却大得出奇,每一拳都好像一记重锤,重重砸在他身上,震得他五脏六腑翻涌,虎口发麻,

“还差得远!”张晓凡知道在搏杀技巧上,他绝不是曹岩飞的对手。

所以他不能再拖下去,即便他通过灵液改造的身体强度远超常人。

但要是被切中要害,也很难免伤。

念及此,张晓凡接下曹岩飞重拳的同时,突然脚下不稳,胯下暴露巨大破绽。

见状,曹岩飞眼前一亮,他正愁无法攻击到张晓凡要害,谁知张晓凡却露出这么大一个破绽。

他二话不说就直接使出一记撩阴腿,猛地往张晓凡胯下踹去。

要是被踹中,就算不死,也要半残!

张晓凡目光一凝,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呼!

只见他直接抬脚,一记鞭腿狠狠抽在曹岩飞小腹之上。

曹岩飞全身心都投入在撩阴腿上,所以根本没时间防御下张晓凡这一鞭腿。

轰!

两人同时命中对方,张晓凡虎躯一震,鞋底在地面划出一米长的胶痕。

而曹岩飞则身躯直接躬成虾米状,一口老血喷出,好像破布麻袋一般重重砸在地面之上。

会所铺就的光滑瓷砖,都被他魁梧身躯砸碎,裂成蜘蛛网状。

“飞哥!”

一群手下不敢相信眼前一幕,全都冲上前搀扶。

然而,张晓凡根本不给他们上前机会,又是数脚,将他们全部废掉。

“张晓凡,你阴我!”看着自己手下,全都被张晓凡收拾掉,曹岩飞双眼充满血丝,咆哮出声。

张晓凡默不作声,宛如杀神一般,踩着碎裂的瓷砖,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朝曹岩飞走去。

曹岩飞终于感到畏惧,咬牙道:

“张晓凡,我师父可是雷洪,你要是敢动我,我师父一定会灭你满门!”

“威胁我?老子最不惧的就是威胁!”张晓凡大腿发力,轰,碎裂的瓷砖瞬间崩成粉末,一脚狠狠踹在曹岩飞一边胳膊上。

“啊!”曹岩飞惨叫出声。

见自己胳膊被踹得如麻花一般扭曲走位,曹岩飞这才幡然醒悟。

面前这小子哪是什么愣头青,分明就是比他还要可怕的杀神。

此刻,曹岩飞脸上充满了意外、惊惧、痛苦、绝望等无数表情。

最终也残留下无尽悔恨。

悔恨自己不该接下韩家生意,招惹上张晓凡这样一尊外表看似小绵羊,但实际却是怒狮的恐怖杀神。

“刚才你说要断我四肢?”张晓凡俯视曹岩飞一字一顿道。

“扑通!”

见张晓凡要废了自己,曹岩飞心里防线尽数崩溃,当场跪在了张晓凡面前。

“我错了!”曹岩飞痛哭流涕求饶:“张哥,不,张爷爷,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鬼迷心窍收钱砸你店,更不应该打伤你的兄弟,杀你更是无稽之谈!”

“求求您大发慈悲,放小人一条生路?”

见此一幕,在场众人全都懵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