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店面被砸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38字
  • 2021-07-17 10:27:42

张晓凡一眼看穿柳雪盈心思,搂住她的小蛮腰,轻声说道:

“今晚,我想在家对付一宿,不知道你买了新睡衣没有!”

嗯,他就是想看看柳雪盈选衣服的品味怎样,真没有其他心思。

柳雪盈闻言,俏脸忽地一红,捶了张晓凡胸口一拳道:

“想得美!”

晚饭后,二老很识趣的很快就睡下了,至于柳子豪对张晓凡心有余悸,早早就回屋了。

就这样,客厅一下安静了下来,独留张晓凡与柳雪盈并肩而坐。

“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屋睡觉了!”柳雪盈不敢直视张晓凡。

张晓凡点头,没有挽留:

“去睡吧,刚好我也困了!”

柳雪盈闻言双眼顿时暗淡下去,这是外面有新欢了吗?

想看她新睡衣也是假的?

就在她落寞起身,就要回屋之际,张晓凡却直接将她抱起:

“今天就去你房间睡!”

“啊?”柳雪盈又羞又恼,她知道被张晓凡耍了,但内心却是甜滋滋的。

她象征性挣扎两下,就被张晓凡强行抱入了她的闺房之内。

一进房间,一股独属于女人的清香就钻入张晓凡鼻尖,让他气血更为旺盛。

柳雪盈这次也似乎完全放开了,她让张晓凡将自己抱到衣柜旁。

柳雪盈伸出白皙小手,扒拉开衣柜,只见里头摆满各式各样的睡衣。

有清凉的、有紧身的、有露背的、有收腰的,怎么魅惑怎么来。

柳雪盈俏脸烫的惊人,直接埋进了张晓凡身体里。

看到这么一排各具特色的睡衣,想起柳雪盈穿上的模样,张晓凡呼吸都粗重了。

就在他想选那套最显身材的紧身睡衣的时候。

叮铃铃!

手机却响了起来。

他本想直接挂断,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

可来电显示却是王晓慧打来,一般没有紧急情况,王晓慧都不会向他汇报。

为此,他只能先压下内心燥热,接了电话:

“王晓慧,有什么事?如果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明天中午以后再打给我!”

张晓凡心想,这一战肯定是要到天亮的,早上肯定起不来。

然而,王晓慧却给他带来一个极其不好的消息。

“张老板,柯奎龙他们被打伤了!”王晓慧语气急切道。

张晓凡能听得出来,王晓慧此刻的慌张,他连忙问道:

“怎么回事?”

柯奎龙他们可不是等闲之辈,又怎么会被打伤?

王晓慧心绪不宁道:

“张老板,今晚来了一伙人,不由分说就要砸我们的店,要让你滚出来!”

“柯奎龙他们上前阻拦,于是发生了剧烈冲突。”

“本来我们这边还占了点上风,但自从一个自称曹岩飞的人出手后,情况就一边倒了!”

接下来,王晓慧所说的,基本上都是柯奎龙他们是如何被一人完虐的事。

那曹岩飞显然具备相当不俗的身手,要不然柯奎龙也不会被人家碾压。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赶过去!”张晓凡挂掉通话,放下怀中的柔软娇躯。

对着一脸嗔怨的柳雪盈抱歉道:

“雪盈,今晚发生了很多事,所以我……”

刚才通话中,柳雪盈已经知道情况,她虽感到失望,但也觉得正事要紧。

“你还是赶紧赶过去吧,不过一定要当心!”柳雪盈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

这让张晓凡怎能不珍惜,深深在她额头吻了一口道:

“嗯,我会的!”

看着张晓凡匆忙离去的背影,柳雪盈脸上除了担忧之色外,还有一丝化不开的遗憾!

张晓凡马不停蹄,连夜赶到延庆市。

就见市中心街的山海楼分店,已经被人砸得七零八落。

玻璃门窗全部砸碎不说,就是里面的桌椅也全都被毁坏。

柜台墙面上,还被泼了鲜红的油漆,上面写着几个刺目大字:

“狗娘养的,有本事别做缩头乌龟!”

显然这句话是留给他看的。

“欺人太甚!”张晓凡将拳头握得咯吱作响。

胸腔之内似有无尽怒火,熊熊燃烧。

这时候,柯奎龙一瘸一拐走了过来,他嘴角还带着干涸的血迹,虚弱道:

“张老板,对不起,我没能信守承诺,守住这里!”

张晓凡目光从墙壁上的字挪开,落在了柯奎龙身上。

此刻,他全身衣物碎裂,右手臂用白布挂着。

哇的一声,柯奎龙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原本就惨白如纸的脸就更加苍白了。

张晓凡赶忙扶住柯奎龙,同时在他胸口,打出数掌,这是神农医经记载的柔掌。

配合人体穴道经脉走向,拥有稳定内伤的作用。

啪啪啪啪!

几记柔掌下去,柯奎龙就感觉自己的伤势好多了。

“张老大,我,我似乎好多了!”柯奎龙震惊,觉得张老大的医术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

以前见他为韦胤老大治病的时候,也不见得这般游刃有余。

“嗯,先别说话,你的手骨也要接上!”

说着,张晓凡揭开柯奎龙胳膊上吊着的白布,将他脱臼的手臂一拉一拽,只听咔嚓一声,手骨就这样被接上。

柯奎龙伸了伸手臂,吃惊道:“接,接好了!”

张晓凡点头,目光扫到其余被打成重伤的兄弟们,也使用同样的方法,帮他们稳住伤势。

兄弟们全都对张晓凡感激不尽。

张晓凡示意他们静养的同时,目光看向王晓慧道:

“还有受伤的人吗?”

王晓慧赶忙汇报道:

“一些伤势较重的,已经叫救护车送去了医院。”

“柯奎龙也伤得不轻,可他就是要等你过来,告诉你一些情报。”

张晓凡点了点头,示意他已经知道。

他写出几味强身健体,洗经伐髓的草药,让王晓慧帮他抓来。

他则走到柯奎龙面前,道:

“现在可以跟我说下那叫曹岩飞的家伙了!”

柯奎龙做直了身体,脸上已经没有多少痛苦之色:

“张老大,那曹岩飞是延庆最大的地下组织洪天会的人。”

“以前我在延庆之时,也曾在他手下办过事,要不是这层关系,我早已经是一具尸体!”

张晓凡目光一凝,沉声道:

“洪天会到底是什么组织,我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他们为什么要对我出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