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别玩死了!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32字
  • 2021-07-01 09:05:04

与黄建洲的狼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风光快活的柳子豪。

这几天他可谓春风得意,有了钱,不仅买了豪车,还换了好几个女朋友。

连山海楼分店都不怎么去了,成天都跟一堆狐朋狗友肆意挥霍,夜夜笙歌,可谓快活无比。

这一天,他同样跟狐朋狗友们在KTV唱着歌,左拥右抱着美女。

电话中还同他最近刚交往的一个白富美吹着牛逼:

“小娟啊,我告诉你,山海楼就是我的产业,只要你答应我,我可以直接送你两家分店做聘礼。”

没等那头回应他的话,KTV这个包厢大门被猛地踹开。

一群光头大汉凶神恶煞闯了进来:

“谁是柳子豪?”

其中一个光头大汉冷眼扫过在场所有人。

柳子豪一帮狐朋狗友见他们的好日子被打搅,顿时怒了。

一个个操起啤酒瓶顶上道:

“我们豪哥又岂是你能叫的……”

没等这帮狐朋狗友叫嚣出来,就直接被光头大汉一巴掌拍飞。

几个游手好闲的青年而已,又怎么会是混道上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全都被打趴。

此刻靠在柳子豪两侧的美女早已吓得花容失色。

柳子豪也没有好到哪去,他站起身哆哆嗦嗦道:

“告,告诉你们,我,我可是山海楼……”

不等柳子豪抬高自己,一个光头大汉就直接将他拽了过去,通过手机照片辨认道:

“没错,这小子就是黄老板让我们对付的柳子豪!”

柳子豪还什么都没整明白,一个个酒瓶就朝他脑袋招呼上来。

“啊!”柳子豪知道谁要对付他了,捂着头惨叫出声道:“各位道上的大哥,我跟黄老板可是合作关系,我提供给他的蔬菜,可是价值不可估量啊!”

“价值不可估量?”一个光头大汉笑了:“恐怕你这几天都在鬼混,压根没看延庆新闻吧?”

新闻?

看什么新闻?

柳子豪完全不知道这群光头大汉在说什么?

还有黄老板跟他合作得好好的,怎么会雇人对他下死手?

“我,我想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柳子豪还想辩解。

这时大汉之中走出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他直接一巴掌甩在柳子豪脸上道:

“误会,你用普通蔬菜冒充特供蔬菜,害得聚福轩所有店面被顾客砸掉,被勒令关停,黄老板信誉扫地,声名狼藉,你还好意思说误会!”

听着刀疤脸的话,柳子豪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彻底懵了。

“他提供的分民是特供蔬菜,什么时候成普通蔬菜了!”柳子豪这才意识到什么,大叫道:“对了,这是有人要害我,要害我……我可毫不知情啊!”

“要解释,就去给黄老板解释吧!”刀疤脸挥了挥手道:“给我往死里打,留他半条命,再拖去给黄老板交差。”

一群光头大汉上前,操起桌椅就朝柳子豪身上疯狂招呼。

“啊!”柳子豪被打得惨叫连连。

看得他一群狐朋狗友,以及两个陪酒女郎心惊肉跳。

他们全都不敢动弹一下,深怕自己也被连累进去。

就在柳子豪被打得头破血流,惨不忍睹之际。

包厢门再次被推开,另一帮混道上的走了进来,他们肩膀上都是纹身,气势也更摄人。

“打了这么久,你们也应该适可而止了!”其中一个威武男人淡淡说道。

这帮受雇的光头大汉一看到来人,全都吓得腿软,纷纷停下了手上动作。

因为他们已经认出对方身份。

“柯,柯奎龙!”为首的刀疤脸吓得虎躯一震,完全不敢动弹。

虽然韦胤的地盘在岭北,但柯奎龙最早闯出凶名的地方,可是在延庆。

所以在延庆道上,也依旧流传着柯奎龙的事迹。

而且,最近还流传着为韩家卖命的狠人温天雄和温天豹兄弟,也是被柯奎龙废掉的。

如今柯奎龙重新出现在延庆,将他们这帮还没混出门堂的混子,吓得头盖骨都要掀开。

“我,我们这就放人!”一帮光头大汉丢下柳子豪就靠墙一溜烟全跑了。

柳子豪虽然被打得浑身是血,模样凄惨,但并未伤到要害和筋骨。

所以见有人救了他,他连忙对柯奎龙等人感激无比,又是低头又是哈腰的。

柯奎龙无视柳子豪道: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柳子豪闻言,还以为他这是被哪个大人物看中了呢。

这是要认他做义子的节奏?

谁知,不一会儿,张晓凡赶到。

柯奎龙等人连忙靠边站好,对张晓凡九十度鞠躬道:

“张老大好!”

柳子豪,以及他一帮狐朋狗友,还有那两个女郎此刻全都张大了嘴巴。

“老,老大?!”一个刚被收拾过的流里流气青年凑上前道:“柳子豪,你不是说这姓张的,只不过是你手下一个破打工的吗?”

其他游手好闲的青年也纷纷道:

“是啊,没想到你手下一个破打工的都这么有派头?”

“看来我们跟着豪哥混,那肯定也差不到哪去了!”

柳子豪这帮刚被人修理过的狐朋狗友,顿时又开始趾高气昂起来。

他们还拽了拽柯奎龙手下几个兄弟戴着的金链子,出言不逊道:

“这么粗的金链子值不少钱吧,怎么还不摘下来送给豪哥!”

“真是的,这帮在豪哥手底下办事的人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也不知道呈上好东西,孝敬孝敬哥们几个。”

此刻,柯奎龙以及他一帮手下兄弟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

如果不是张晓凡还没发话,他们早将这群自以为是的家伙揍个半死了。

张晓凡也看不下去了,出声提醒柳子豪道:

“让你的朋友们都给我闭上他们的狗嘴!”

听到张晓凡敢对他们说出这种话,这群流里流气的青年二话不说就上前推搡张晓凡:

“小子,你嘴巴放干净一点!”

“你只不过是我们豪哥底下的一条狗,也敢这么对我们说话!”

“你是不想在豪哥的山海楼混了吗?”

张晓凡脸色冷了下来,看向柳子豪道:

“山海楼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张晓凡本以为柳子豪牛逼吹破,会跪在他面前乖乖承认错误。

没想到柳子豪却丝毫没有羞愧之意,反而戏谑笑出声来:

“傻子,我在分店的磨练也够久了,你也是时候将山海楼所有权转到我名下了。”

“如果你不这样做,我也会让我姐这样做,毕竟山海楼归根结底也是张家的产业。”

“既然是张家的产业,那也就属于我们柳家的!”

听了柳子豪的狂傲言论,张晓凡难看的脸色反倒如常起来。

他拍了拍柳子豪的肩膀道:

“看来你姐说得对,我就不应该对你太好!”

柳子豪以及他一帮狐朋狗友还没听明白张晓凡什么意思。

张晓凡就转身出去了,只淡淡留下一句话:

“柯奎龙,他们就交给你了,注意别玩太大把他们给玩死了!”

“是,老大!”随之柯奎龙等人恭送张晓凡离开。

包厢内大门被关上,里头传出一声高亢过一声的惨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