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分钱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48字
  • 2021-06-28 20:21:12

到了村头,让他错愕的是满地都是扭打在一起的狗子。

他不知道好端端的狗怎么会打起来。

以前也有过村挑衅的狗,不过也是零星的几只,像今天这么多狗打群架,他还是第一次见。

“不好,我得回大棚看看!”闫大河想到什么,转身就要回去。

王黑子操起扁担打飞面前一只狗子,回头看了一眼闫大河,摇头道:

“一惊一乍的,一群狗子罢了,难道它们还懂调虎离山不成?”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一条开了灵智的大黄狗,智慧远超他们的想象。

它望了望树丛那边,想着这时候主人应该快到了吧。

所以,它决不能让这里的人回去。

“汪汪汪……”大黄叫着,朝往回赶的闫大河冲去。

闫大河刚要回头,就被大黄扑倒在地。

闫大河怒了,拿起锄头就要爆了大黄的狗头:

“你这死狗,敢扑我,看我不打爆你的狗头。”

然而,他刚拿起锄头,大黄就跳开了。

闫大河:“……”

他感觉这条大黄狗在戏弄他,可他没证据。

心里依旧担忧大棚的闫大河还想往回赶,可他刚一转身,就又被扑倒在地。

“妈的,我今晚不扒了你皮,我就不叫闫大河!”

大黄的举动彻底惹恼闫大河,闫大河挥舞锄头,追着大黄满地跑。

另外一边,张晓凡接着侧方树木的掩护,已然成功潜入到白桥沟村的大棚种植区。

他发现黄建洲不是一般的有钱,不仅几天之内让这里每一块土地都种上了大棚菜,还构建了统一的浇灌水槽。

这边水渠的砸门一打开,水流就会沿着水槽流到大棚里头。

“嗯,这样浇灌是方便了,还省了不少人力物力!”张晓凡赞赏地点了点头:“只不过同时也方便了我下药,嘿嘿!”

本来他还觉得这么一大片种植地,他下药起码要下到天亮呢。

现在简单了,他只要打开带来的毒药瓶盖,将毒药全部导入水渠搅拌均匀就可以了。

这种毒药无色无味,是他按照神农医经提前配制的。

关键它只对植物有用,而对其他人和牲畜并不会有任何不良影响。

倒完毒药,张晓凡又捡起地上一根树枝搅了搅。

让毒药彻底混合均匀后,他这才跑到水渠一端,打开了流向大棚种植地的闸门。

哗啦啦,听着水流通过水槽流入种植地的声音,张晓凡不禁摇头感叹:

“多么好的蔬菜啊,就这样糟蹋掉还怪可惜的!”

张晓凡知道这就是无硝烟的商战,有时候要比真刀真枪进行的真正战争还要残酷。

他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既然他们想搞死自己,那就别怪他不客气。

干完这一切,张晓凡毫不犹豫离开。

此刻闫大河、王黑子一帮看大棚的人还跟大黄一群狗子纠缠。

殊不知他们的大棚种植地已完全被毒水污染。

次日,白泉村迎来了发工资的好日子。

为了提振村民们的士气,张晓凡特意让人在村口摆起用钞票堆砌的高墙。

看到那一人多高的钞票墙,村民们多日压抑的低迷情绪全都一扫而空。

一个个都冲到钞票围墙面前又是拍照,又是发朋友圈的。

甚至有村民对着钞票墙又亲又摸。

然而,在兴奋的村民当中,却有一小撮村民被排挤在一旁,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因为他们都是白桥沟村过来干活的村民。

由于最近白泉村与白桥沟村水火不容,从而也殃及到了他们。

“李麻子,你说今天我们能拿到工钱吗?”一个白桥沟村的村民惶恐不安道。

李麻子是同王黑子一同前来投靠的张晓凡。

他是真心过来干活的,因为他家有五口子要养,今年家里老三还争气,考上了市里的大学。

他听说白泉村的张老板为人大方,童叟无欺,于是就同王黑子等一帮村民前来投靠张晓凡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临近月底,王黑子和一部分投靠过来的白桥沟村民,竟做出偷肥料的事。

当时,王黑子一帮人还叫他们一起走,说白桥沟村有了肥料配方,在聚福轩黄老板的资金支持下,会发展得更好,待遇更高。

可他坚守底线,并没有跟他们同流合污。

不仅如此,他还说服一小撮村民一起留下。

如今,终于熬到发工资的日子,他的心情也同其他同样选择留下的村民一样忐忑不安。

“我觉得张老板应该不是那种人!”李麻子也不敢确定道:“毕竟王黑子偷肥料的事,又跟我们无关。”

身旁一个白桥沟村的村民却摇头道:

“我看悬,难道你没看到最近几天白泉村的人对我们的态度吗?”

“看到我们绕道走就算了,就是很多活儿都不让我们经手,好像防贼一样防着我们。”

其余白桥沟的也纷纷附和:

“是啊,在他们眼中,我们同王黑子那帮人根本没什么两样!”

“早知道也跟着拍拍屁股离开了,现在不仅工资恐怕拿不到,就是白桥沟村的迅猛发展,也跟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搞到最后,我们倒里外不是人了!”

就在一帮白桥沟村人看着面前的钞票墙,感到前途一片灰暗之际。

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

“张老板来了!”

众人齐刷刷将目光投射过去。

只见张晓凡难得穿上一件还算体面的衬衫,在张宝和高大山的簇拥下缓缓走到钞票墙面前。

看到张晓凡到场,现场村民无不欢呼起来。

张晓凡拿起扩音喇叭,示意众人安静的同时,朗声喊话道:

“看到这里半人多高的钞票没有,这些钱都属于辛勤劳作的你们!”

“为了奖励大家即便在如此艰难关头,也依旧愿意留下来,选择同我张晓凡一起战斗,于是我决定……”

张晓凡顿了顿道:

“这个月除了基本工资外,还给每人奖励额外的三千块奖金!”

听到张晓凡的话,台下再次爆发欢呼声:

“三千块奖金啊!那可是不小数目!”

“果然跟着张老板干永远都不会吃亏!”

“你们说这些工资和奖金,白桥沟村的那帮人能拿到吗?”

“还用说吗,当然不会有他们的份,谁知道留下来的李麻子等人是不是帮凶。”

就在白泉村的村民们议论之际,张晓凡已经开始让张宝分发工资和奖金。

首先是白泉村的村民,张宝开始念他们的名字。

凡是念到名字的,高大山就会发给他们相应的工资和奖金。

当白泉村的人全都领到钱之后,众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了李麻子等白桥沟村人。

李麻子身旁一个中年人啐了口唾沫道:

“我说什么来着,白泉村的人是不可能让我们拿到工钱的,更别提三千块奖金了!”

另一个白桥沟村的也跟着抱怨道:

“这么一来,我们岂不是给那姓张的白打工了?”

“可恶,一开始就应该跟随王黑子反了的。”

“李麻子,这都要怪你,要不是你说那姓张的信得过,我们现在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副田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