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来不及了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1967字
  • 2021-06-26 23:52:58

轰,三轮车发动,在村中一群母狗的殷切追随下,三轮车消失在道路尽头。

开上河对岸的出村小路,颠簸得张晓凡胃酸都要吐出来。

原本主路还没被破坏之前,半个多小时就能到县区范围,现在走小路起码要颠簸个一个多小时。

此刻,某个高档小区中,楚云曦在自家大厅来回踱步。

“怎么回事?这么久了都还没生出来?”

由于月月临产,将月月当自己女儿看待的楚云曦早早就请了懂得接生的保姆,好吃好喝供着。

如今懂得接生的保姆,都进入临时腾出的产房好久了,也不见传来好消息。

虽然,她也想第一时间见证月月孩子的出生,但她同时也不想看到月月痛苦的神色,所以一直待在外面等消息。

但此时此刻,她实在等不及了,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走进了这个临时产房。

里面下人都在配合着稳婆忙前忙后,见楚云曦进来,全都准备对她打招呼。

楚云曦摆手道:

“别管我,你们配合好稳婆接生就好。”

楚云曦本以为她提前准备好了一切,月月的生产应该会很顺利才对。

没想到稳婆却给她传来一个极其不好的消息:

“小姐,月月它,它好像难产了!”

“情况不容乐观,这里条件有限,必须送到宠物医院才行。”

“什么?”闻言楚云曦脸色大变,再也顾不上什么,用毯子抱起难产的月月就往车库冲。

张晓凡开着三轮正往楚云曦在县城的家赶。

谁知,楚云曦再次给他打来电话。

他还以为楚云曦这个急性子是等得不耐烦,催他带着大黄赶紧滚到她面前呢。

谁知,他一接听,就听到楚云曦的哭泣声:

“月月难产了,已经送到了县宠物医院。”

“如果月月有什么闪失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那条可恶的土狗。”

张晓凡闻言身子一怔。

说真的,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楚云曦哭得如此伤心。

原来这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还有如此柔弱的一面。

当张晓凡来到县宠物医院,随便将三轮往门前一停,就拉着大黄冲了进去。

大黄一看到这里是县宠物医院,心就凉了半截。

这说明主人是真的忍不了它惹下一堆风流债,准备将它阉了啊!

“张晓凡,你把你那可恶的土狗带来了吗?”楚云曦一看到张晓凡冲进来,连忙擦掉眼泪气呼呼迎来。

张晓凡知道楚云曦是想将月月难产的事,归咎到大黄身上了。

他连忙伸手拦住楚云曦道:

“楚小姐,冷静,月月难产也不是大黄的错啊!”

“它只是犯了一条成年公狗都会犯的错!”

此刻,在后面被张晓凡拖拽着的大黄已经映入楚云曦视野。

“我不管,我就要让它好看!”楚云曦此刻什么都听不下去,就要对大黄出手。

然而,也不知道是太激动,还是冲得太快,楚云曦胸前竟然同张晓凡双手来了个亲密接触。

这一瞬间,两人都如触电一般呆愣住,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

“变态!”楚云曦俏脸逐渐变得通红,伸出白皙小手就要打在张晓凡脸上。

张晓凡眼明手快,一下抓住楚云曦打来的手。

“那个,貌似是你自己撞过来的吧?怎么能说我是变态?”张晓凡觉得自己冤枉死了。

楚云曦却根本不听解释,俏脸通红,气呼呼道:

“如果你不伸手出来,我又怎么会撞上?”

“分明就是想占本小姐的便宜!”

楚云曦看到了一脸委屈模样的大黄,跟此刻张晓凡在她面前展现的神态一模一样。

联想到什么,她就更加气愤了:

“果然有其主,必有其狗!”

“感情这可恶土狗的习性,都是跟你这个死变态学的。”

张晓凡:“……”

他现在的感受是,他的一世英名恐怕要在今天毁于一旦了。

关键他养了这么一条风流成性的狗,是谁都会将他的品行联想在一块啊!

就在张晓凡想着要如何洗脱这一莫须有的罪名之时。

一个兽医助力着急跑了过来,冲楚云曦道:

“楚小姐,您的爱犬恐怕要不行了,你还是过来看看吧!”

楚云曦闻言大惊,将张晓凡占她便宜的事晾在一边,就急忙往诊疗室赶。

张晓凡也担心月月的情况,拽起大黄就赶忙跟上。

此刻,诊疗室内,大着肚子的月月正趴在小型手术台上,一副气息奄奄的模样。

一旁宠物监护仪上,月月的各项指标都极其不乐观。

为月月进行诊断的医生摇了摇头道:

“楚小姐,月月的情况十分不妙,即便进行破腹产,月月的性命也恐怕保不住了。”

听了兽医的话,楚云曦的眼泪如溃堤的洪水一般流下:

“医生,求求你,求求你了,救救月月吧,只要你能保住它的命,无论多少钱,我都可以付给你!”

年轻兽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走了出去。

这一刻,楚云曦整个人都站不稳了,晃晃悠悠,感觉一切都跟做梦一样。

张晓凡见状,赶忙扶住她道:

“楚小姐,你没事吧?”

楚云曦没有回应,只是脸色惨白,嘴角也没有一丝血色。

闻言,张晓凡不由开口说道:

“楚小姐,有我在,月月是不可能有事的!”

听了张晓凡的话,楚云曦顿时清醒不少,但她却并不怎么看好张晓凡:

“就你?”

楚云曦眼中透露出满满的不信任。

可即便兽医都断定了月月已经没有救,张晓凡也依旧平静。

因为他可是传承了神农医经,月月的情况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羊水破裂,妊娠无力,胎儿和母体都有死亡的危险!”张晓凡一口气说出月月病症。

楚云曦听到张晓凡对月月的诊断都愣住了,她难以置信看着张晓凡问道:

“你懂医术?”

张晓凡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道:

“不仅仅是懂,我还能保它母子平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